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12 – 将其拾起(5)

啪,啪。即使凯尔粗暴地拍着它们,小猫也只敢僵硬地看着他。凯尔想起了自己第一次见到崔汉的时候。受伤的小银猫开始咆哮,小红猫挨着它发出哼哼的声音。

‘银的应该是灰头发的姐姐,这个红的就是弟弟。’

凯尔的笑容变得非常愉快,看着猫咪们开口。

“我们之后再谈。”

或许是兽人的姐弟避开了他的视线,汉斯疑惑地询问,

“……您在和我说话吗?”

“不是。”

汉斯看着凯尔和猫咪,更加疑惑地抱紧了后者,好像想带着它们远离危险人物,但他又不得不和凯尔搭话。

“请问您现在又要出去吗?”

“嗯。”

凯尔换了外套,准备再次出发。

“请问您是要去哪里呢?”

“我和人有约。”

“……少爷,您会准守约定?”

汉斯看起来很吃惊。

“你好像越来越没礼貌了。”

“我很抱歉。”

副管家飞快地道歉。

‘他真的有可能成为管家吗?但他对待崔汉的方式好像还挺得体。’

凯尔感觉这个傻笑着摸猫的人不太靠谱。

‘我要把他也带去首都。’

凯尔在考虑汉斯做梦也不会想到的事情,或者说梦到了会哭的事情。他突然问起了有一阵没见到的家伙。

“伦呢?”

汉斯脸上露出了满足的微笑。

“我听说崔汉先生会作为护卫的一员随同您去首都,这是真的吗?”

他居然在想崔汉,那家伙打爆了伯爵家所有的骑士,强得超出预料。作为结果,只要凯尔愿意,很容易就能让他成为护卫的一员。

当然,汉斯和那些骑士都不知道,崔汉现在也不过在隐藏实力。

“伦先生听说崔汉先生会同行之后,带着他去买旅行需要的衣服和物品了,比克罗斯厨师也和他们一起。”

“知道了,我很欣慰。”

“他们看起来关系很好。”

凯尔的脸上浮现罕见的轻松的笑,和他漂亮的红发非常相称。汉斯也高兴了起来。

“伦先生,崔汉先生,甚至比克罗斯都因为能侍奉您非常激动。”

凯尔的脸色瞬间凝固了,汉斯不明白他为什么一副失去了胃口的样子。

他们走向门口,凯尔登上马车,对目送他的汉斯发问,

“哦,汉斯,管家会学武术吗?”

“当然。”

“你是最有力的候选人吗?”

汉斯的嘴角弯了起来又放下。德鲁斯伯爵器重他是因为他的能力和性格。

“是的,少爷。我会基本的格斗术、匕首和矛。”

好的管家得学会基础的战斗,以防家族成员遇到危险。

“很好。”

“我可能是有一点厉害吧。”

凯尔看着汉斯的嘴角随着耸肩的动作又开始翘,笑了。小猫看着他们摇头。

“我走了。”

凯尔决定让汉斯去解决他在去首都的路上所有不想碰的烦事。他关上了门,马车驶入雾中,雨变大了。

茶香诗语。

凯尔看了一眼招牌,然后开门。

门铃响了。

清脆的声音回响在空荡荡的店里。

“雨把客人都赶走了吗?”

“欢迎光临,少爷。”

钱哥。弗林商会的私生子。他欢迎的方式像认识了凯尔很久一样。凯尔在柜台前坐下,看着他。

“我说了会回来,我信守承诺了。”

“当然,我们当然应该遵守承诺。我为您准备上次的书和茶?”

“请给我三杯。”

“您想要哪些茶呢?”

凯尔点了三种,钱哥去准备了,他直接走上三楼。

滴答,滴答。

雨变得更大了,凯尔啧了一声,坐在上次的位置,眺望窗外。

“雨可真大啊。”

钱哥在他面前坐下,放下了一杯茶。凯尔仔细地观察着他。

‘崔汉,比克罗斯,伦,现在轮到你了,钱哥。’

这些人在第一卷之后还会出现。钱哥在第一本里就只有两行字介绍他是崔汉路过的茶店的老板,第三卷的时候他会再次登场,发誓效忠崔汉,并说明了他的野心。

这个家伙藏得很深。

‘他一直是个贪婪的人。’

钱哥和洪吉童可不一样。(大家可以自行搜索洪吉童这个韩国历史人物)

他不因为父亲和兄长不接纳自己而悲伤,相反,他期望的是撂倒他们的一天。

他想让他们不得不接受他。

‘他应该很累吧。’

凯尔觉得钱哥的一生很费劲。但他并不讨厌那种有人性的样子。

他不喜欢的是有能力却想放弃,觉得自己没有选择的人。能得到的东西为什么要放弃,不是人。

总之,他得在第一卷的范畴内见崔汉一次。

钱哥的声音打断了他的思考。

“少爷,我听说您要去首都。”

“你为什么一直坐在这里,没事做吗?”

凯尔装作恼怒的样子让钱哥露出微笑,他没有掩饰自己的想法,这位少爷真的让他觉得非常有趣,他可以看出他聪明的头脑。

“我也会去首都,我会跟着您去的。”

“所以呢?”

这凯尔早知道了。第三卷的内容。

凯尔喝了一口茶,看着窗外,钱哥面无表情地问了一个问题。

“少爷,您好像变了。”

凯尔的视线回到他身上,钱哥又开始笑了。凯尔动了动下巴,示意他继续。

“您和您的昵称好像不一样了。”

“哪一个?废物?”

钱哥看着凯尔的嘴角似翘非翘,这个凯尔和他知道的废物并不一样,那个家伙不会露出这种表情……略带苦涩的微笑。

‘……我该喝醉一点,摔张椅子吗?’

钱哥不知道凯尔在想什么。

“对。废物。您难道不一直都是特立独行的少爷吗?”

他为什么无所畏惧?凯尔想到,他居然对领主伯爵的长子说这种话,他醉了吗?

但他不想和钱哥冲突,他会主宰一个大商会,而且他现在也很认真,没有笑,确实是想问他这个问题。

‘你难道不一直都是特立独行的废物吗?’

凯尔决定回答他,这个问题也不难,比弄钱简单多了。

“比洛斯。”

凯尔叫了他的名字,冷淡地微笑。

“你叫不了自己的父亲和兄长应有的称呼吧。”

钱哥的眼神变得冰冷,这个少爷在触碰他的痛脚,和他自己刚才的行为一样。凯尔只是默默地看着他。

雨越下越大。凯尔打破了沉默,露出真正的微笑。

“你想一直当私生子吗?这样行吗?”

钱哥能感受到锋利的视线。

“你不想吧。”

凯尔靠到椅子上,看上去在回忆过往。

“我从八岁开始,当了十年的废物。”

‘哇,确实是,凯尔.海尼图斯从八岁开始就不像样子了,十五岁就开始喝酒,什么人啊。’

想到原本的凯尔的过往,他都忍不住笑。这个笑容在钱哥的眼中就很恐怖了。

小小的噪音穿过雨声,传到了他们耳中。

吱嘎,吱嘎,谁在上楼。

凯尔看着钱哥背后的楼梯,一个黑发的脑袋,崔汉,他身后是伦。凯尔叫了一个仆人让崔汉今天到茶店见他。

凯尔不再看他们,继续他和钱哥的对话。崔汉和伦走了上来,看着他说话。

“比洛斯。”

钱哥的脸色非常阴沉。

“十年的习惯也可以甩掉。”

凯尔的眼中燃起了一种亮彩。

“我不会永远像废物一样生活。”

对,不当废物也可以随便花钱。他要作为有钱贵族的儿子过安逸的生活。即使他的意思和钱哥的理解不一样,但都是舍弃过去的人生。

“你不一样吗?”

钱哥的嘴角慢慢地弯起,他低着头窃笑,笑够了之后再次抬头,看着凯尔。

“我也确实很累了。”

钱哥在笑。

“我说了吧。”

凯尔耸了耸肩,示意崔汉和伦上前。钱哥站了起来。

“少爷。”

“嗯?”

“我们在首都再见。”

凯尔皱起眉,如果他们很快在首都再见,事情会很麻烦。

“没必要。”

凯尔示意他走开,钱哥恭敬地鞠了一躬。伦和崔汉和他相视了一眼,然后全都无视了彼此。

‘很好。’

凯尔觉得可以接受。崔汉和钱哥的萍水相逢,和书里一样。凯尔满意地露出微笑。

“伦,我知道你和他一起。汉斯说比克罗斯也在,但我觉得他的责任感会让他直接回厨房。”

“少爷,您和那个人相熟吗?”

凯尔耸了耸肩,这是他没有料到的问题。

“不熟?”

“……我知道了。”

凯尔没当回事,但伦在思考,他听见了凯尔不想再当废物的发言。凯尔不再看他,看向崔汉。

“传闻果然不可信。”

凯尔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他无视了崔汉的发言。钱哥带着凯尔先前点好的另外两杯茶上来了。

“这是为两位先生准备的对吗?”

“嗯。”

凯尔又露出了微笑。

“我都点好了。”

凯尔亲自把杯子放到他们面前,给崔汉的是他随便点的茶,至于伦嘛——

“你很喜欢吧,我特地点了这个。你每天都给我喝这个吧?”

是热柠檬茶。伦古怪的表情是凯尔今天最高兴见到的东西。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