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11 – 将其拾起(4)

‘少爷,我从副管家那里得知了一切。我,伦,会尽自己的微薄之力来确保您在首都光辉四射。’

走出伯爵府时,凯尔的肩膀开始颤抖。他在回想今天早上刚一起床便与伦展开的对话。

‘这将是你第一次到海尼图斯的领土以外去,对吧?我很擅长打野兔。在外头扎营时,我会打些野兔给你。’

伦平静且和善的声音回荡在凯尔耳旁。他感觉就好像他仍能听到伦的声音像来自外面浓雾中的幻觉一样不停回响。

凯尔被伦在早上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向他解释如何去狩猎一只野兔这个事实吓到了。

‘对付像野兔这种容易受到惊吓的小动物时,你要很小心。既然你不知道它什么时候要怎么逃跑,你需要随时注意周围的环境并一击毙命。啊,你还要在捕获后移除它的内脏。这件事我也很擅长。’

看到伦正模仿着用手剖开一只兔子,凯尔只得转过身去。伦兴致高昂。然而,凯尔此刻唯一的想法就是伦把他当成了个玩具。凯尔只对伦会和他一起去首都这事感到欣喜。

我可以带上比克罗斯做我的私人厨师。

伦。比克罗斯。凯尔在今早就已经告诉过汉斯了,如此一来他能让父子二人都与他同行。当然,伦也在场。

‘汉斯,我想带比克罗斯做我这场旅途的私人厨师。’

“容我冒昧的问一句,为什么选比克罗斯?他在厨房中十分忙碌。”

‘我不知道。但除了比克罗斯做的食物,其它东西我根本吃不下去。我会带走他的,剩下的你自己去想办法吧。’

汉斯开始有些焦虑,但伦看起来对能和儿子一同出发这事感到很高兴。

‘少爷,犬子会十分高兴的。不管怎么说,我们也有去首都的需要。我会把您的话准确地传达给他。’

听到伦的回复,凯尔放松下来。他曾担心他们会拒绝,但比克罗斯应该也喜欢离开海尼图斯的领地,去首都旅行一趟。

凯尔走过雾气弥漫的西城,思索着他将要一同带去首都的同伴们。故事的进程与书中有那么一点点不同,但这不意味着他能放弃为自己谋取一些利益的机会。

‘少爷,您今天到得真早。’

在和凯尔见过几次面之后,烘培师看起来很放松。凯尔只是淡淡地问他。

“面包呢?”

烘培师笑着递给凯尔一个装满面包的大袋子。

“当然,我已经做好了。但今天真的就是最后一天吗?”

“为什么?渴望得到更多钱?”

“是的,我绝对想。”

凯尔露出笑容。他喜欢这样诚实的回答。凯尔拍拍烘培师的肩膀,令他甚至更加轻松,然后走向贫民窟。

“当我想再吃些时,我会回来的。”

烘培师带着期盼的目光目送凯尔消失在雾气中,然后开始祈祷。他祈祷凯尔能早日光顾,然后花上一大笔钱。

凯尔自然不知道当他走过贫民窟时,烘焙师做了祈祷。他看见那对姐弟在等他。

‘这两个孩子没有家吗?’

凯尔比平常要早很多。然而,他们俩已经蜷缩在一起在等着他,就好像俩人在山顶上等了整个晚上。年幼的弟弟似乎斜靠在姐姐怀里。

姐弟两人安静地看着凯尔。他们的头发和衣服潮乎乎的,可能是因为这个雾蒙蒙的早上。

当然,凯尔装作没注意到。

“这儿,拿走吧。”

那个小男孩从凯尔那拿走了他们俩的部分。等到男孩把它捡起,凯尔才转身朝那棵吃人树走去。

雾气让看清楚变得困难。由于这座小山丘,而不是伯爵府,是西城的最高点,这里的雾甚至更加厚重。没有人能看到凯尔在做什么,或者更重要的,凯尔从树中得到了什么。

——更多,请给我更多。

凯尔将一袋子面包倒入洞穴中,一边像往常一样听着那个充满怨恨的灵魂所发出的怪异声音。洞中的黑暗缓慢地从灰色变成白色。凯尔笑了起来,心想付出到底是有所回报的。它是时候了。

——更多,更多,更多!

‘什么?’

凯尔瑟缩一下,被变调成尖叫的声音吓得直往后退。

‘那本小说没提过这样的事。’

——更多,更多!我会给你一个礼物只要你给我更多。一个礼物。

礼物。一个令凯尔目光闪烁的词语。尽管他没料到这灵魂会变得如此疯狂,但结果还是差不多的。

“只管等着。”

漆黑的树枝开始摇摆,仿佛是在冲他点头。跟恐怖电影里的情节跑了出来一样。凯尔哆嗦一下,穿过浓雾往回走。虽然是上午,但太阳仍没有显露,而雾气仍在变得愈发厚重。

看起来是下雨的前兆。

他没有看到那对姐弟,他们一定是去到别处了。凯尔认为他们是去躲雨,然后把第三袋面包放在吃人树前面。

‘这应该是最后一袋。’

洞里的光现在就像凯尔身边的雾气一样白。

‘它应该在吞入这最后一袋面包之后变得透明。’

凯尔满怀期待地把最后这袋倒给吃人树。

然后终于。

哦哦哦哦哦哦——

一个完全不同于以往的隆隆声从凯尔面前的树中倾泻而出。这向着凯尔的隆隆声却并没有引起他的注意,因为他看到洞穴逐渐开始变得透明。它本应该由于树荫的缘故是阴暗的,但现实逻辑并没有在这里出现。

那就是古代力量。

在凯尔看到古代力量的时候,他能听见那个一直以来都在要求更多食物的声音。

——这真是,太,太好了。

那声音实在是……烦人。

——面包柔软的质感!我尤其喜欢你带来的第三袋面包。我想食物大概也随着时间改进了。在我那时候,可没这么好的面包!这大麦一定是在非常肥沃的土地上长出来的!是的,不是所有大麦都一个样——

……这声音在点评面包的味道。

一场由这声音造成的风暴扑向凯尔。

‘这和小说里说好的不一样!’

一个由怨念而被囚禁在地下的灵魂,正通过评价面包来解脱怨念。凯尔更用力地皱起眉头。他只是思考着“英雄的诞生”中的古代力量。这个坚不可摧盾是唯一一个在书中提到过,但从未被人获得的古代力量。

‘不用想就知道,没有人能最终得到这个力量。但为什么作者要提到一个可能有用,但实际上没有被人拿走的东西呢?’

凯尔思索着,然而,恼人的声音仍在喋喋不休,令他无法集中注意力。

——这就是为什么我如此满足!它太好吃了!

叽叽喳喳。听起来就好像这个怨魂的成因是无法说话而不是无法吃东西。

听完灵魂唠叨好几分钟,点评过凯尔带来的不同面包,凯尔点点头试图让它就此打住。

——这样的东西在古代是吃不到的。黑暗森林的家伙自称是上帝的仆人,却只给我一些没味道的东西。

不过,凯尔决定再花一点时间,来听灵魂讲述古代的事情。

——我是,自然而然地,被他们流放了。他们说我是个暴食者。去他妈的暴食。当然,我和朋友一起离开的,我们打算让世界重归正轨。

对于像他这样需要古代力量的人来说,认真聆听有关古代的故事是非常重要的。然而,故事很快就结束了,灵魂也转而去说一些食物之类,以及其它无用的东西。凯尔快速地插上一嘴。

——即使变得肥胖,我也不认为我能放弃去吃这样的美味。真是不公平,我只能啃泥土,然后最终死掉!

“是的,这真是一场绝妙的,专业的点评。你有点太——”

灵魂直接打断凯尔的话。

——你懂我的点评。真是给不错的家伙!谢了!

……凯尔拿不准他是否真的能和这个灵魂沟通。

凯尔实在是没弄懂当下的情况。至少,那个声音在对他说过谢谢之后便停下了。凯尔看向面前的树。

“真有趣。”

吃人树,原本是漆黑的吃人树,逐渐变为白色。随后它开始慢慢地长出几片绿叶,由于凯尔正被浓雾环绕,此情此景看起来甚至更加神秘。

哦哦哦哦哦哦——

这噪声比以往更有重量感。凯尔跪下来,坐在树根露出地表的部分。明亮的白光正从洞穴中倾泻而出。

凯尔将手伸入光中。随后,他闭上双眼。

“这一定就是了。”

一种温暖而强大的力量包裹着他的手。再次听到那个声音之前,他已经露出了微笑。那是纯粹而温暖的声音。

——它会保护你。

唰——

短短的一瞬,光芒包裹住凯尔。这道光是银白的,并且逐渐被凯尔的身体吸收。纳入的光芒汇集于他的心脏处。

“哈啊——”

凯尔长吁一口气,睁开双眼。它并不会令人疼痛。它是温暖的,其中包含的存粹力量令他愉快。

凯尔立刻撩起自己的衬衫。

“我做到了。”

那儿有一个小小的银盾刻在他的心脏处。它与纹身不同。如此美丽精致的盾将其标志放置在凯尔的心脏上。

这个盾会将所有者的生命置于一切之上。此承诺的位置是心脏。盾牌会与凯尔同在,直到他的心脏停止搏动。

“多棒啊。”

凯尔能感到这股力量围绕着他的心脏。它不会造成任何问题。实际上,这就像是盾牌将心脏严密地环绕着,尽全力去保护它。

类似这样的古代力量会在被激活时留下它们独特的标志。

凯尔快速地用小说中所写的方法去激活古代力量。

啪——

“坚不可摧盾”出现在凯尔眼前。

那是一个仅能覆盖住凯尔上半身的银色盾牌。在盾牌的侧边还有两个银色翅膀,这使得护盾可以在凯尔身边的一定范围内移动。盾牌尺寸也是可调节的。

凯尔开始控制盾牌的大小,就像是对待自己身体的一部分。立刻能熟练地掌握也是古代力量的一种特性。这也是即使只是作为支援,英雄们也会选择去使用的原因。

凯尔淡笑起来。

‘最多是两次。’

凯尔想,如果是崔汉,当下他身边最强的人,这个盾牌应该能抵挡两次崔汉的攻击。

‘盾牌的力量比我预期中要强。英雄有什么理由不随时都用上这力量呢?’

坚不可摧盾,不像它的名字,实际上是能被打碎的。然而,它不会在被破坏后消失。如果盾牌受到一个超出上限的攻击,它在破碎前尽全力会吸收冲击力,来保护所有者的心脏。一段时间后,盾牌会重新恢复力量,并且能再次被使用。盾牌力量来源于持有者的心脏。

搏动的心脏。这颗心成了盾牌的力量。心脏增强盾牌,而盾牌反过来保护心脏。所以,如果心脏自身变强,盾牌会发生什么?

‘它会变得甚至更坚硬。“

有许多能强化古代力量的方法。凯尔将在去首都的路上强化这盾牌。

一旦成功,他就能当有崔汉那样强大力量的人试图用全力杀死他时,创造一个至少持续10,不,5分钟的盾牌。

古代力量,通过这棵吃人树就能看出来,除非你‘恰巧撞上它们’,是很难获得的。而对一到五卷中的所有古代力量最为了解的人,可能便是凯尔·海尼图斯了。好吧,是现在的凯尔·海尼图斯。

凯尔露出微笑。他伸手触摸到盾牌。它的感觉很好。然而,这儿还是有一点他不太喜欢。

“……它看起来过于圣洁。”

在全盛的力量下,它看起来就像神话中佩着剑的上帝之骑的神圣盾牌。

当然,这面盾牌的前主人是一位厌倦了神的女祭司,而现在的所有者,凯尔,只是不喜欢神。

“看起来我不会有很多去使用它的理由。”

他打算把战斗之类的事留给别人去做。在首都的恐怖袭击。如果有什么危险事在那发生,他可能得用到它。但他会保证盾牌足够小而微弱,不让别的人注意到。

凯尔把盾牌收回心脏,轻拍那棵变为白色的树,随后离开了。浓雾中朦胧的细雨润湿凯尔的双肩。

凯尔喜欢这场雾,但不喜欢雨。他加快脚步走向家。他需要一辆马车。

就在这时。

喵呜——
喵。

凯尔立刻感觉脖子后起了一阵恶寒。那是伯爵府外头的一条小巷。凯尔能看见两对圆圆的,金色的眼睛。他开始皱眉。

那里有两只小猫咪,在雨中显得格外狼狈可怜。它们不停地喵着,逐渐靠近凯尔。随后,它们开始用脸颊在凯尔的腿上蹭来蹭去。

“唉。”

凯尔叹出一口气,开始走步。两只小猫跟在他的后边。即使腿那么短,小东西们还是尽力跟上了凯尔。

“少爷,发生什么事了?”

在家中向凯尔问好的人是副管家汉斯。汉斯眼睛睁大,露出困惑的神情。他看起来很震惊。凯尔轻啧一声,将双手拿着的东西递给汉斯。

“别问蠢问题,只管收下它们。”

汉斯的瞳孔略微颤抖。

“多,多么可爱亲人的小猫啊!”

这个副管家看起来确实是做管家的料。凯尔小心翼翼地把两只小猫放到非常激动的汉斯手里。

那两只被汉斯拿着的小猫,仍旧盯着凯尔看,即使它们在汉斯的怀里。

“少爷,请问我能照顾这两只可爱的小猫阁下吗?”

“随你怎么做吧。”

汉斯充满幸福地笑着。凯尔走过激动不已的汉斯,又补充几句。

“啊,你还得知道,只要给它们食物,它们就会安静下来。他俩还是姐弟。”

两只小猫瑟缩了一下,开始发抖。它们的圆眼睛大睁着,看向凯尔。

“抱歉,您说什么?”

当汉斯困惑地提问时,凯尔又转身走向汉斯。随后,他低下头,抚摸着两只小猫。

他在过去几天中一直在想这件事,但他怎么可能到现在都没发觉呢?

银毛小猫身上有一种虚幻的药草味,是他曾经给小女孩的那种。而且,当他早些时候捡走两只小猫时,他还能闻到今天早上给他们吃的牛排和培根奶油意面的香味。

凯尔确定下来。有关这几天的事情凯尔终于得出了结论。

“你们真觉得,我不知道吗?”

两只小猫的金瞳仍在颤抖。凯尔看着这对他这几天一直在投喂的姐弟,露出微笑。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