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10 – 将其拾起(3)

副管家汉斯立即让另外一个仆人去叫崔韩过来。

“他现在在哪?”

“啊,他同伦一起在比卡罗斯厨师的厨房里。”

凯尔走进书房,心脏砰砰直跳。他们仨能和预想的一样和睦相处吗?

“据我所闻,他正向比卡罗斯厨师学习做一些基本的餐点。”

“做菜?”

“是的。”

凯尔咧了咧嘴角。

‘去他娘的做菜。’

他们这么称呼它,“做菜”,但他八成是在学拷问的方法,又或者,是比卡罗斯和伦在欣赏崔韩的剑术。凯尔不用看就知道。

凯尔自然地走过去,坐到书桌上。然后他随口向无所事事地站在角落里的汉斯问道。

“他要求了什么?”

“啊。”

汉斯看起来被凯尔突然的问话吓到了,然后迅速摆出一副严肃的表情开始汇报。这与凯尔所预料的情报一致。

当提及哈里斯村发生的惨剧时,汉斯掩饰不住他的悲伤与失望,并且和崔韩一同前去伯爵那里交付崔韩带来的村长的牌匾。

“父亲与他见过面?”

“是的。伯爵立刻下令举行葬礼,并派遣侦察员、骑士和士兵前去调查。”

唔唔。汉斯停顿了一下,略微犹豫后继续说道。

“不过,客人已经表示他不会跟我们一起回去。”

汉斯回想起他同崔韩与伯爵的会面,那时崔韩向伯爵解释了这一切。
崔韩用平常的语气说话,但他的指尖颤抖着。随后,汉斯意识到崔韩才17岁。他能保住一条命的原因只是因为他恰巧在大屠杀发生时独自外出采药,而他这么年轻就目睹了自己的邻居和朋友被残忍地杀害。他会受到多大的冲击啊?

“这样好吗?”

这就是汉斯询问凯尔的原因。崔韩不去做最后的告别真的可以吗?

“是他的决定。”

凯尔回答了汉斯的问题,然后转变话题。他知道崔韩不想回去的原因。崔韩早已在埋葬村民的时候与他们道过别。剩下的事情便是向那些夺走他们未来的人复仇。

“伦有好好地照顾他吗?”

“是的。他确保客人吃完每一餐。他也对他十分友善。”

这三个人看起来的确相处得不错。

“啊。”

汉斯似乎想起了什么,说道。

“伦先生似乎又在工作时把自己弄伤了。他的手腕上缠着绷带。”

“真的吗?记得给他一些药品。”

‘他可能是杀掉了某个家伙。’

这便是凯尔心中所想的,他又听到汉斯的声音。

“……我会确保把少爷的您话和感受传达给伦先生的。”

“当然。随你吧。”

汉斯看着凯尔漠不关心的表情,正要开口说些什么,但一种不同的声音在书房中回荡起来。

咚 咚 咚

崔韩到了。汉斯打开门,凯尔看见崔韩站在外面。凯尔挥手让汉斯离开,而汉斯低下头,悄悄地走出书房。房间里只剩下凯尔和崔汉。

凯尔确保俩人之间隔着一张桌子,同时指向对面的椅子。

“来,坐吧。”

崔韩一边慢慢地环视书房,一边坐到那把椅子上。凯尔留给他足够的时间来打量书房。

同一个典型的纯洁而聪明的英雄一样,崔韩喜欢书。这也是为什么他从黑暗的森林里出来,来到哈里斯村后做的第一件事便是向村长学习识字。在环视了很久之后,崔汉的目光终于落到凯尔身上。

“要怎么回报?”

凯尔露出微笑,崔韩一上来就直奔主题。

回报。崔韩对他所欠的债相当认真。

凯尔,金绿树,意识到他要改变“英雄起源”的开篇内容。他能看到有更多的事因此而改变,因此他也竭尽全力不去影响太多的事,但……

他得去首都。然后甚至更多的事会变。

凯尔将一页纸放到书桌上并看向崔韩。

“这儿有一个你偿还食物的方法,但我得弄明白你是否适合做这件事。简而言之,现在是一场面试。”

“请继续说。”

崔韩瞬间认同了凯尔关于检查他能力的说法。凯尔开始问道。

“你知道怎么保护别人吗?”

“……你这是指什么?”

崔韩畏缩一下,然后问。凯尔的目光逐渐变得凌厉。他盯着桌上的那张纸,而不是崔韩。

尽管他不得不快速地更改了计划,但这可能会给他带来比以往更多的收益。他可以在阻止阻止崔汉的团队获得古老的力量同时夺取他自己所需要的部分。

不管怎么说,这部分力量对他们并不重要。

目光仍保持在纸上,凯尔说道。

“简单。你有保护人,而不是杀人的能力吗?”

寂静充斥着房间。崔韩没有给出答复,凯尔将视线从纸上移开,看向坐在椅子上的人。崔韩坐在那儿,低着头,但最终还是回答了。

“我不确定。”

啧。凯尔轻敲他的上颚。这正是现在刺激崔汉是件危险事的原因。

“但你能杀个人?”

这次的答案简单得多。

“当然。”

“那么,你也能保护人。”

崔韩的眼神动摇了一刻。

“那很困难。”

“而困难不意味着不可能。”

这世上,因为困难就能逃避的事情很少。凯尔曾经的人生便是如此。这也是为什么他对能附身到一个废物,就像凯尔,的身体上这么高兴,他现在能为所欲为了。然而,不幸的是,当下还有个该死的大山横在他与平和的未来之间等着去翻越。

凯尔在找一个能为他去攀登并翻转那座山的人。

崔韩在脸上挤出了一个苦涩的笑容。

“我猜这是真的。”

“是的,这就是。现在是最后一个面试问题。”

“好。请问吧。”

凯尔看向崔韩坚定的目光,问出最后一问。

“你的名字是什么?”

“你不知道我的名字?”

‘确实,我知道。你就是那个要打我一顿的人。’

“我从别人那里听说过,但我想听你亲口说一遍。”

“崔韩。”

崔韩将手伸出来。

“我的名字是崔韩。”

凯尔握了握崔韩的手。

“很好。我是凯尔·海图斯。”

这个被称为面试的简短对话很快便结束了。当然,评价是合格。凯尔将桌上的纸推向崔韩。

“你能报答我的方法很简单。”

纸上写着两个名字,并且指明他将在哪里会见他们。

“与这些人一同去首都。”

这些便是崔韩会在他去首都的路上遇到的团队成员。比卡罗斯和这两个人将会与崔韩一同成长,变强,一直到第五卷。

罗莎琳和洛克。

一个是在暗杀行动中幸存,正要返回自己王国的邻国公主。另一个是受伤的孩童。当然,那孩子是狼王的继承人。他有变身为狼的能力。

罗莎琳公主强大而冰冷。她有仅次于崔韩的爆发力,并且能理性地运用力量。

她对继承王位并不感兴趣。相反,她的目标是创造大陆上最伟大的魔法塔,并且随着她向自己的目标迈进,她将成长为一个英雄。

‘那个谋划了对罗莎琳的刺杀的王国大公,将会在未来惨遭比卡罗斯的折磨。’

一想到书中如此详细生动描写的虐待场景,凯尔的心脏便开始颤抖。他的心脏在最近几天抖得稍微有点多。

“罗莎琳。洛克。”

凯尔随着崔韩的话语点点头。

“是的。这两个人。我很高兴你能读字。”

崔韩继续盯着那两个名字。凯尔的目光落到洛克这名字上。

野兽人。这包括兽类,鸟类,甚至昆虫。野兽人与怪物的区别在于道德观的出现。

‘洛克有着最纯正的狼人血统。’

洛克拥有来统治狼群的血脉。血脉最纯正的野兽人在动物或人类形态时,往往看起来弱小而平庸。然而,一旦进入狂暴状态,他们会变得比其他任何人更加残忍,暴力。而洛克是整个蓝狼部落唯一的幸存者。

凯尔从抽屉里拿出一张地图,将其在桌面上铺展开。

“你将与我一起出发,开始旅程。”

随后他指向地图上的一处。

“我们会在这点分离。你跟随我写在纸上的东西就好。”

崔韩没有问任何问题,只是静静地听着。凯尔观察了崔韩一会儿。崔韩要跟着他直到特殊的点是有原因的。

‘我需要避开那条疯龙。’

在“英雄起源”的开篇,就像其它小说一样,新的坏蛋要在凯尔之后出现。然而,这些敌人可不像凯尔一样好对付。

下一个反派是领导一个贵族派系的侯爵。在小说前期,他挡了皇太子和崔韩的道。他在卷二左右被摧毁,但崔韩第一次碰到侯爵是在去首都的路上。

那个混蛋养了一条疯龙。

它绝对是一条疯龙。

它仍只是一只小龙。那条黑龙正秘密地被侯爵未来的继承人折磨。他们训练它,让它服从侯爵的指令。

‘那帮人也疯了。龙是这世上最强大的存在。他们怎么会认为他们能驯服一条龙?’

这其实也说得通。

侯爵设法通过秘密组织入手一枚龙蛋,并且一旦它孵化就用魔力限制链将其禁锢起来。对凯尔而言那个秘密组织的力量深不见底。

然而龙能毫无理由地被称为世上最强大的存在吗?

这条不足五岁的黑龙,仍是一条龙。最终,龙变疯并狂暴了。

它可能年幼,但在小说中,它爆发出足够的魔力去摆脱魔力限制链。由于它的魔力受到限制,它所释放的力量实际上是它自己的生命力。

在经历过囚禁在洞穴中,经受如复一日的折磨而不曾见过阳光,幼龙剖开了自己的生命力来追寻自由。

在设计出逃后,龙丧失理性,变得疯狂。

崔韩当时所停留的村庄因黑龙而处于危险之中,他便与黑龙战斗。

【崔涵凝视着这条不到一米长的小龙。它用这个小小的身躯炸平了一座山,将村民们置于极大的危险之中。然而,崔汉不能轻易地攻击这条龙。】
【龙丧失理性的双眼被痛苦与悲伤充斥。但是,它的嘴是笑着的。崔韩对此感到极度的难过。】

崔韩最后还是杀死了那条黑龙,赠与它名为死的解脱。

凯尔得去那个村庄。

要么崔韩来对付它,要么我来阻止它变得疯狂并找一个方法来放走它。

这儿没有其它的选项,因为村庄就在他去首都的路上。如果要避开那个村庄,他得走一大段冤枉路,耗费相当的时间,并且改变故事的走向。他还会因为绕远路而在首都迟到。

‘作为一只疯龙,它被描述得挺可爱的。’

小说将其写成一只有小短腿的可爱黑龙。它也提到这样可爱的存在变得疯狂,引发混乱,是一种更加令人害怕的事情。凯尔决定暂时地停止去想这条龙,转而告诉崔韩剩下的要求。

“与这两个名字的所有者一同去首都。这就是你报答我的方式。”

崔韩问了个问题。

“……我只是要保护这俩人吗?”

“如果你想的话。”

这两个人应该强大到不需要崔韩的保护。尤其是罗莎琳公主,即使让一卡车带着坚不可摧盾的凯尔们同时攻击她,她也不会挪动哪怕一寸。

“随你的便。然而,你一定要去首都。你也必须要毫发无伤地在那儿和我碰面。你能至少确保自己的安全,对吧?”

凯尔和崔韩本没有理由在那之后再次见面。崔韩在与洛克相识后碰到了另一场与秘密组织的不友好遭遇。同小说里的一样,与洛克相见应该能让崔韩阻止在首都的危机。

“为什么你不回答?你能做到吗?”

崔韩的目光变得更加清晰。

“是的。我能做到。”

他似乎在用比以往更加敬重的语气说话,但凯尔就由他去了。看到崔韩将那张纸放进胸前的口袋,他放松下来。

‘我应该像当时那样喝点酒的。’

用凯尔的身体跟崔韩讲话真的很累人。

“现在你能离开了。”

凯尔冲崔韩挥挥手。崔韩看到凯尔的手势后开始向房门走去。凯尔将背靠在椅子上,看到崔韩伸手去开门后又说。

“此外,我们在此所说的一切都是秘密。我确定不用说你就知道。”

崔韩没有回头,他在推开门时说。

“当然。”

崔韩的声音似乎表明他是在笑着的,但凯尔并不在意。一旦他独处,凯尔便拿出一张纸和笔,开始用韩文写字。在写了一会儿之后,他离开书房走向父亲的办公室。

“父亲。”

“是的?”

“我需要钱。”

“好的。我会叫汉斯去给你一些。”

凯尔需要一大笔钱。当凯尔带着胸前口袋里的另一笔千万加仑的支票躺在床上时,伦靠近他,并在说话前将一个瓶子放到床头柜上。

“这是温的柠檬蜂蜜茶。是我的儿子为您特制的,少爷。祝您睡得安稳。我会一直在您身边。”

凯尔的睡意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管发生了什么,他一定要确保这俩人全都和崔韩一起离开。

第二天,凯尔·海图斯一醒来便前往贫民窟。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