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9 – 将其拾起(2)

当凯尔回到贫民窟的顶端时,他带着一个比昨天还要大两倍的袋子。姐弟俩在那儿再次迎接他。

孩子们看向凯尔时闭上了嘴。凯尔微笑着拿出两个小袋子,将他们推向孩子们。

“拿着。”

小女孩慢慢接近他,凯尔皱眉看着那个灰发的女孩走来。当她一瘸一拐地走向他时,她的手贴在身体一侧。

“喂。”

凯尔将两个袋子推向那个小男孩。

“你过来这儿,拿走。”

小男孩飞快地冲过去抢走了袋子,然后迅速跑了回来。与凯尔鲜红的头发相比,这个男孩有着粗糙的深红色头发,在他奔跑时还会晃动。

凯尔转过身,走向吃人的树。

“哇!”

“这不是面包,是肉和蛋糕。”

他能听到姐弟俩在谈论食物,可他并不在乎,继续往吃人树的领域走去。

呜——

“…… 有点吓人啊。”

那棵没有任何叶子的黑树似乎正在摆动树枝来欢迎凯尔。这种怪异的感觉让凯尔很紧张,但他还是把袋子里的东西倒进了树下的洞里。

面包很快就不见了。

就在那一刻——

“…… 更多,给我更多。”

“…… 我快被逼疯了。”

他在小说中读到的那个回应出现了,是一个虚弱的女孩的声音。是的,这个饿死的人是侍奉上帝的女祭司。然而,与当今寺庙或者教堂里的女祭司不同,古代的女祭司是巫师,大多数古代巫师都可以被认为是拥有超能力或是控制自然力量的人。

凯尔迅速抓起包走了。

​“凯尔,今晚来我的书房。”

这是在去领零花钱时,他的父亲德洛斯对凯尔说的话。这就是他最迟必须要在晚上之前离开这里的原因。

‘一半。’

他来这里的目的,是照顾这颗树今天的一半暴食。他下山去拿更多的面包,能看到姐弟二人嘴上叼着蛋糕正看着他。

“啧。”

凯尔经过这对姐弟时皱了皱眉,并发出了咂舌的声音。

之后,凯尔前往开着很多家面包店的那条街道上。他已经清完了昨天早上去的面包店的存货,因此他们还需要一些时间来补货,正是因为这样,他需要再找一家面包店,就在那时——

“少…少爷。”

一个女人的声音让凯尔转过头来。一位中年妇女笨拙地笑着,指向了她的商店。她的手在颤抖,整个人充满了恐惧,却仍然有些信心。

“我们有很多面包。”

凯尔露出微笑,这是个懂得做生意的女人。其他商贩偷偷看向他们,想知道发生了什么。

凯尔扔给她一枚金币,那个女人很快便把它捡了起来。

“把你所有的都给我,快点打包起来。”

​那一瞬间,中年妇女脸上绽开的笑容变得更大了,她立即走进商店,很快就带着一大袋面包回来了,她早已提前打包好了。

“给您,少爷。”

‘噢,她真是个不错的商人。’

这是一个懂得如何赚钱的人。

“我也可以再准备一些!”

凯尔更中意这个女人了。然而,在那一刻……

“少爷!!我们可以做更多的面包!”

街对面的一位老人一边冲过去一边举起了手,他身着面包师的制服。凯尔喜欢他合适的服装,向他扔了一枚金币。

“接下来我会去你的店,去准备一袋吧。”

“非常感谢您!”

凯尔对这些供应商感到很惊讶。由于他是伯爵家庭的垃圾,他们仍然惧怕着他,可他们却能毫不犹豫地向他赚一些轻松的钱。虽然这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凯尔没有殴打任何不是歹徒的人,但他仍然能理解为什么海图斯地区发展得这么好。

凯尔昨天花了一枚金币买了一袋子面包这一事实已经像野火一样蔓延开来。100万加仑,其他人为这一周的利润倒吸了一口冷气,同时他们的眼睛也开始发光。

“我明天可以去那三个地方买面包。”

既然他给了他们每人一枚金币,他明天应该也可以从他们那里得到又一袋面包,凯尔很高兴事情进展得如此顺利。

然而,有人正从远处看着他。

“嗯……”

是厨师比卡罗斯,就像他父亲那样,他的脖子上缠着绷带。他正从一个拐角后面看着凯尔,在回贫民窟之前,他只看到凯尔买了一袋面包和一些草药。

“…… 他疯了吗?”

凯尔似乎从昨天开始就疯了。

即便他的父亲说凯尔是个有趣的孩子,比卡罗斯仍然从不关心凯尔。但是,他看到的越多,他就越是赞同父亲。似乎观察凯尔会和观察黑发小伙一样有趣,比卡罗斯的眼睛开始闪闪发光。

​钱哥,有着最高视野的茶馆老板,在收到下属的报告时啜了一口茶。

“凯尔少爷正在出入贫民窟吗?”

“是的,比洛斯大人。”

“我明白了。”

“我们也收到了首都的来信。”

“是这样吗?”

钱哥睁大了他那由于脂肪而难以看见的圆眼。在继续报告之前,下属犹豫了一会儿。

“是的,里面提到国王很快会召集人们,因此他们希望比洛斯大人回去并开始工作。”

当啷。

钱哥把茶杯放在桌子上,用下巴示意。

“你现在可以出发了。”

下属迅速进入阴影中消失了,钱哥盯着他的下属刚刚站着的位置,嘴角的一边向上翘起。

“他们认为我会成为他们的狗,再次看家吗?”

他凝视着窗外,似乎他的目光能够到达遥远的首都。

​“这,这不是面包,不是面包……”

“那又怎样呢?”

望着那个小女孩手里拿着草药,一遍又一遍地喃喃自语“不是面包”,凯尔哼了一声,朝着吃人树的方向走去。然而,小男孩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不能死。”

现在,是这个小男孩在说他不能死。凯尔刚刚从小男孩身旁走过时,他甚至没有皱眉。

凯尔,不,金绿树。

他是个孤儿,没有任何名字,这就是为什么,有很多人向可怜的金绿树表示同情。

有什么理由要对穷人表示出同情?

那是他在更小的时候一直听到的。

“小乞丐。”

“可怜的孤儿。”

‘你不需要一个理由来表示同情。’

过去的一段时间里,他只是从表面上理解这句话,但随着年龄的增长,他开始理解它的真正含义。

你的心吸引你去做的事情并没有逻辑上的原因,你不需要一个理由。

‘太烦人了。’

凯尔讨厌看到小孩子受伤,然而,他也没有任何照顾这个年幼女孩,以及任何安慰她的想法。当回答他们时,他皱着眉头看着一拐一拐走向他的小女孩还有她旁边的小男孩。

“我不会死的。”

一旦他这样说后,姐弟两人终于不再跟踪他了。凯尔一想到他做了自己最讨厌的事就很不高兴,他很讨厌那种明明没有被要求,还要来管别人事情的人,可他却做了给女孩草药这种管闲事的行为。

呜——

-更多,给我更多……

“好,把它全吃了。”

凯尔也不管袋子是怎么落下的,就把它扔进了吃人树里,他并不害怕。面包立刻消失在黑暗中,现在这片黑暗太亮了,还不能被称作黑暗。凯尔现在可以看到新的灰色的光芒,可对他来说,那只是灰色的。

‘我想这算是我花的钱的回报。’

凯尔回家时,把另一袋面包倒进了洞里。他再也没有看见那对姐弟了,但这对凯尔来说更好。

然而,当看到两只苦苦挣扎的小猫在回家的路上时,他退缩了。

‘是昨天的猫。他们不应该记住我,不是吗?’

银色皮毛和金色眼睛,深红色皮毛和金色眼睛,两只猫盯着凯尔时甚至没有喵喵叫。凯尔不想惹上麻烦,只是在回家时移开了视线。

这之后,他从父亲那里听到了一些几乎让他昏倒的消息。

“…… 你能再说一遍吗?”

“好的,凯尔。”

拜森也站在凯尔旁边,小说中没有提到的海图斯家族的故事就此展现在凯尔的眼前。

“你应该作为我们家族的代表去首都。”

凯尔感到一阵头痛向他袭来。

“本来应该是拜森去,但是,你是我们家的长子。”

当凯尔看着德洛斯伯爵带着温柔的微笑坐在那里时,他只是反复张开,又闭上嘴。在这种时候拜见国王,在德洛斯继续说话时,凯尔很快想到了《英雄的诞生》中的内容。

“王室正在举办一个大型活动,每个地区的贵族家族都受邀齐聚。这将是你第一次拜见国王,而拜森在过去的两年里一直在参加类似的活动。但是,这次我希望你去。”

​由王室举办的大型活动,这让凯尔想到了一个事件。

广场恐怖事件。

当首都的许多民众聚集在一个地方时,一个秘密组织实施了恐怖行为。我们的英雄崔韩设法阻止了他们阴谋的一半,这会是崔韩和秘密组织的第四次相遇。

结果是,崔韩能够拯救广场上的众多市民,并与皇太子建立联系,之后他们之间很快就建立了友谊。

凯尔突然感到不寒而栗。

由于小说从崔韩的视角描述了这一事件,所以没有过多地谈论贵族的聚会。它所提到的,只是崔韩在事件前后获得了一些团队成员,以及皇太子的大力支持。

但他必须去恐怖袭击现场吗?

当然,他不知道贵族们是否也会聚集在广场上。凯尔开始回忆《英雄的诞生》中的信息。

[成千上万的人在广场上聚集,平台仍然是空的,这是为即将到来的国王准备的。崔韩可以看到其他一些看似身居要职的人。可是,对崔韩来说更重要的,是许多市民,无论是男女老少,都聚在这里这一事实,他的心跳开始加快。

他不想再次看到一群无辜的人死去。]

看似身居要职的人会包括贵族吗?

凯尔转身看向拜森,即便他的父亲还在继续说话,拜森还是坚忍地站在那里望着他的父亲,而没有望向凯尔一眼。

‘德洛斯说拜森通常都会参加这样的活动,我应该叫上他去吗?’

凯尔的嘴巴持续反复地张开又闭上。他不想去危险的地方,然而,他又无法叫出拜森的名字。

一段不好倒也不坏的关系,这就是原本的凯尔和拜森之间的关系。拜森认为凯尔很难相处,但也仅此而已。

凯尔的思绪开始变得复杂起来。凯尔会参与到这个情节中来吗?德洛斯不可能把混混送往首都,那他为什么要送他去?凯尔想知道是不是他做错了什么,才导致了这种情况的发生。

​“你将在五天之后离开。”

五天后,听到德洛斯这么说,凯尔明白了小说中的凯尔并没有去首都。

在小说中,四天后,他就被崔韩揍成肉酱,并被送进了伯爵的庄园。在那种情况下,他不可能去首都。

“凯尔,在拜森开始做这件事之前,你已经参加过所有的这些庆典。回想一下那些时候,度过一次轻松的旅行。”

“父亲。”

德洛斯看着凯尔呼唤他,拜森缓缓转过身来看着他的哥哥。

“由于事出突然,我感到有些焦虑。这两年来我从来没有出席这些场合。我不明白为什么我突然得去了,请让我考虑一下。”

德洛斯同意了,并告诉他的两个孩子他们可以离开了,兄妹两人很快便离开书房。凯尔正忙着思索各种各样的事情,如果凯尔大发雷霆并引起一场骚乱,德洛斯可能就会派拜森去,但那会让他觉得有些苦涩。

就在那时——

“兄长大人。”

凯尔能听到他弟弟拜森的声音。凯尔转过头,可以看到拜森仍然坚忍地走着而没有望向他。15岁的拜森总是这样说话,从不进行眼神交流。

“兄长大人,你没有理由不去。”

唉。凯尔叹了口气。

当凯尔离开书房,走向自己的房间时,拜森甚至都没有看向他。凯尔盯着拜森看了很久。

“…… 不应该是这样的。”

凯尔已经被赶出了继任者的位置。即使他的弟弟从两年前开始就竭力表现得像是这个家族的继任者,凯尔也无法停止混混般的行为。他是这个家族的笑话。

这就是为什么,他有很多理由不应该作为家庭代表,去参加王室的传唤。然而拜森说,他没有理由不去参加活动。

拜森说,凯尔有充分的理由作为家族代表去前往。

‘事情会像这样变得复杂。’

凯尔皱着眉说。他不喜欢事情的进展。

可另一个问题是……

‘值得一试。’

他认为值得去经历即将发生的事件。

原因是凯尔回来时没有死亡或受伤的几率相当高。

‘如果拜森死了而无法担任伯爵职位,也会让我觉得很麻烦。’

为了让凯尔过上平静的生活,拜森需要活下来,还有他们最小的妹妹莉莉,但她太小了。此外,凯尔需要在占领位于吃人树上的古老力量之后离开西城,以便占领位于海尼图斯领土之外的其他一些古老力量。

凯尔脑中的天平开始倾斜。

他开始盯着正朝他走来的副管家汉斯。汉斯的表情很紧张,但并不阴暗,他看起来有些苦涩,但他的眼神却很澄澈。

“少爷,你的客人提出请求要——”

“汉斯。”

由于他讲了别的事,凯尔打断了他。

“把那个客人带到这里。”

“什么?”

凯尔不会任人摆布,如果他将不得已行动,还不如选一种对他来说最舒适、最有益的方式去做。

“啊,如果他不想来,就告诉他这个。”

根据汉斯的表述,凯尔确信崔韩的问题得到了妥善解决。在小说中,德洛斯伯爵为村民们举行了一场真正的葬礼,即便在崔韩把凯尔揍成肉酱之后,他也处理好了这一切。这些一点都不应该改变。

“付钱。”

“什么?”

“叫他过来,因为他还我钱的方法有了。”

【萌阳】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