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8 – 将其拾起(1)

深夜。

副管家汉斯站在德洛斯伯爵身前。他做了一个详尽的汇报,伯爵静静地听着。

“他当前正在他的房间里睡觉。”

汉斯说完了他的报告。

“车夫汇报说他去了弗莱恩商会庶子的茶店。今天,他带回来一个我们无法确认身份的年轻男子。就饮酒而言,他只喝了一小点,头脑很清醒。”

汉斯的报告很短,德洛斯却觉得这个报告十分耐人寻味。

“我们应该派人盯梢吗?”

他挥挥手否决了汉斯的疑问。他对弄清楚儿子在外边做什么的兴趣还没到要派人去盯梢的程度。

“不需要。只要他还在这城里,不管他去做什么我都有能力处理。”

在所有的年轻副管家当中,德洛斯最看重汉斯。他能出色地完成指令,并且人不错。

“继续做你该做的事吧。观察凯尔在屋内所做的事情,然后向我汇报。”

“我明白。”

汉斯低下头,简洁地回答道。

德洛斯。他没有什么特殊能力,也没有牢固的人际关系。但是,就像上一个伯爵一样,他能通过贩卖大理石和美酒来管辖这片海图斯的封地并逐步积累财富。他是那种能用恰当的方法来守护领地的人。

“凯尔变了。”

凯尔给人与以往不同的感觉。这并不是指他突然变得更聪明,强壮,而是说他的行为明显跟过去不一样。

“啊,汉斯。”

“在,伯爵大人?”

“给我找一些弗莱恩商会的资料”

茶店的所有者,钱哥。德洛斯知道这个弗莱恩商会的庶子,因为商会本身就是海图斯家族最大的酒业销售合作者。

“我马上就去办。”

“很好。”

海图斯目送汉斯走出他的办公室,一边开始了深思。除了凯尔奇怪的举止以外还有不少需要他思考的事情。

整片大陆都笼罩着不安的气息,就好似一座将要爆发的火山。就算他仅仅处在王国的一角,也仍能清楚地察觉空气中弥漫着危险。他永无止境地收到关于此事的信息,但就在今天的一封来自王室的情报甚至让德洛斯更加确信了大陆上的气氛。

海图斯领地的上一任伯爵总是会给继任者一句箴言。

‘无需被历史铭记,要活得快乐平和。’

‘我想,是时候该加固城墙了。’

他或许不是个好战士,但德洛斯会思考从危难中守护自己和家人的方法。

有时肉体会比精神更强大。

“少爷,见您睡得很熟,我没有叫醒您。”

凯尔睡过头了,而伦再次带了柠檬汁而不是凉水的事实让事情变得更加糟糕。然而,凯尔对此可不敢有什么意见。

这是因为伦的脖子上缠着条绷带。

“你受伤了?”

“……您在关心我吗?”

“不,只是看着心烦。”

“这没什么大事,我只是被猫爪子抓了一下”

嗯,‘猫’,是某种来指代无辜的人的方式吗。

凯尔确信有人在昨晚遇到了他们命中注定的事。他躲开了伦的注视。伦微笑着,走向了木屋的窗户,凯尔得动作快点了,因为他起的很晚。

“您现在就要出门吗?”

“是的。在外边我自己就能处理好一切。”

“我明白了。哦对了,少爷。”

凯尔松开门把手,转过身看向伦。伦还是保持着那个古怪的笑容。

“您觉得柠檬汁怎么样?”

“很好。味道不错。”

伦的声音低了整整一个八度。

“……是这样吗?”

“对。”

“你这是在问什么?”

由于伦是那种他不能忽视的人,凯尔只能尽量友善地回答这些问题,并且打开了门。

砰。他又飞快地把门甩了回去。

“……伦。”

听见凯尔的呼叫,伦走过去,带着笑低语道。

“少爷,您很惊讶吗?您昨天的客人正在门外等着呢。”

凯尔确实很惊讶。一开门就看见崔韩凝视的目光,吓得他猛地把门关上。他的手摸向衣服内侧的口袋,里面躺着的一千万加仑真令人安心不少。

伦看着凯尔,继续说道。

“由于您直接打开了门,我没有机会告诉您这件事。我告诉过他应该在房间里舒舒服服地等待,但他坚持声明要见,并且要在门外等您。”

“去他妈的没来的及。”

凯尔对这个坏透了的老头,明显是有那么多机会但就是不打算提醒的老头,实在是无话可说。在再次打开门之前,凯尔默默地朝远离伦的方向挪了一步。

“有什么事吗?”

凯尔表现得像从来没有把门摔在崔韩面前一般主动与他交谈,并且观察着崔韩的外表。

在洗完澡,整理好头发,换身新衣服后,崔韩展现出一种纯粹而干净的气质。然而,看过他的眼睛后就很难这样想了。

崔韩仍在一个扭曲的阶段。这也是凯尔看向他的眼睛时会感到害怕的原因。崔韩在他终于开口说话前也回看向凯尔。

“来还债。”

“啥?”

“我会还那顿饭钱的。”

崔韩用与昨天不同的正式语气说着。更重要的是,凯尔因为这句“来还债”皱起了眉头。

“换我的债?他是想要我得心脏病吗?”

谁有那个胆量让崔韩做他的劳工?凯尔只想请这尊大神赶紧走,走的越快越好。

当然,只要凯尔说是能报答他的事,崔韩都会去帮忙。他就是这种人。不过,对凯尔来说崔韩身上没什么能去利用的。

“不用了。你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他飞快地回绝崔韩的建议,然后把问题反抛回去。崔韩又开始更加认真地观察起他。这样的凝视不禁让凯尔想起他原本在小说中是如何被痛扁成一团浆糊的,胳膊上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这时,崔韩讲道。

“有一些事情,我想请求你帮忙。”

听到“帮忙”一词,凯尔闭上了他的眼睛。他不想去深入与崔韩的关系。而,崔韩所说的“帮忙”只可能是哈里斯村的事。

小说中的凯尔痛骂哈里斯村村民很没用,也因此被狠狠的揍了一顿。凯尔默默地想着,说。

“告诉汉斯你的需求。他会处理好一切的。”

睁开眼后,凯尔与像雕像一般站在那的崔韩做了个眼神交流。

“他是给很有天赋的副管家,他能帮你处理几乎所有的普通需求。”

凯尔将一只手放在伦的肩上。他能感觉伦瑟缩了一下,但凯尔打定主意要让他们两个同时从他的视野里消失。

“这是伦,同样是个很有能力的人。他也能帮你摆脱麻烦。伦,他是我的客人。请确保不论他需要什么都能得到合适的照顾。”

凯尔在将手移开伦的肩膀前也对伦下了一道命令。然后他听见崔韩对他大声说。

“但你甚至不知道我是谁。”

凯尔转过头看去,崔韩仍在注视着他。崔韩散发出的那种可怕感觉已经消失了,凯尔只能感到一些出乎预料的纯洁从崔韩身上浮现。

“为什么我得知道你是谁?帮助那些没有我富有的人是需要理由的吗?”

崔韩因为凯尔的话略微皱了皱眉头。非常不起眼,但作为一个近距离观察过崔韩的人,凯尔当然是看见了。

‘他是因为我说那些没有我富有的人而在生气吗?’

凯尔快速地接了下去。

“根据你的情况来看,我对你有什么困难的需求这件事表示怀疑。好吧,如果真的有麻烦事,我确信汉斯很清楚底线。”

他把伦推向汉斯然后飞似的从这俩家伙身边离开了。

凯尔快速地走向父亲德洛斯的办公室。他今天需要得到一大笔的零用钱。他听见汉斯的声音从身后传来。

“少爷,既然您吩咐,我会照做的。”

“我才不在乎你到底是去做还是不去做。”

既然他们是主要角色,那就应该自己去搅合到一块,而不是让凯尔来。既然他们都得为凯尔让俩人提早了四天相见这事儿说声多谢凯尔,为什么他们不能更快地熟络起来?

伦深深地盯着正在远离两人的凯尔,然后低头看向手中的空杯子。

“有趣。”

那个无畏的小狗可不喜欢酸东西,现在依旧。然而,他会把它喝下去了。

伦伸手抚上了自己的脖子。这是他很久以来的第一次受伤,但又比伤口更吸引他注意力的东西在心中抓挠。

无畏的小狗是在怕他。

他知道了些什么吗?

“带路。”

伦把头转向声音的来源。他能看见崔韩用厌恶的表情盯着他。小混混似乎在昨晚的短兵相接中发现了他是个杀过人的家伙。

“当然。”

这个小混混,散发着相似的血腥味,在假装自己一干二净。伦觉得一个扭曲的家伙用这种方式做事还真是可笑。

昨晚才相遇的小混混散发出黑暗森林里那种暴力,令人作呕,充满杀戮的气场。而伦和比卡罗斯能将其轻易从普通人当中辨别出来。

当然,杀戮的气场不是崔韩一人的。崔韩从那些他杀死的杀手身上继承了那种气场,并且经过清洗,现在他已经不存在杀戮气场了。

‘我猜那些人是不会自己送上门的。’

罗恩思考着昨晚发生的事,一边开始和这个似乎在过去几天里经历不少的男孩搭话。

“跟上我。”

伦服从他小狗少爷的指令往前走去,崔韩跟在他的身后。崔韩的目光短暂地朝向凯尔所去的方向,又转回看伦。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