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罢工的话会发生的事 – 第 4 章 – 水槽骑行 (1)

从那时起,一个星期已过去。 “殿下,佩内帝安圣王国的第一位王子,耶瑟·佩内蒂安,您好。” “你好,园丁先生。” “耶瑟王子,您今天的日常散步比其余几天都早呀。” “是的先生,我很想知道早上时花园会是什么样子的。” 我轻易地对迎接我的园丁笑着撒谎道。 早上的花园很漂亮,但我来到这里的原因不是为了探花。 前五天,我早上的日程安排包括吃早餐,闲逛一会儿,然后阅读最新一期的《每周销售 里厄斯特》或过去的问题,以了解帝国的运作方式。 吃完午饭后,我会去阳台读卡纳尔和随从的孩子们推荐给我关于帝国基础的历史书,然后在身体感到僵硬的时候去散步大约一个小时。 但是之后…… “这里的山茶花是不是很漂亮?我们会特别地注意这里,因为罗梅罗的后花园是殿下最喜欢的地方。” “嗯,它们很漂亮。” 这对我来说也听起来毫无灵魂。 是的,那个该死的皇太子就是问题所在。 塞德里克·里厄斯特,也被称为 “废德里克”。 未来的皇太子,也是《退社后变成异世界贵公女》的男主。 如果不是他每天那个时候到训练场挥剑,我本来可以在平时下午散步的时间呼吸新鲜空气。 “皇家园丁现在很忙,因为快到郁金香季节了。我本来是想给您看一朵紫色的郁金香的,自从您是从圣王国来的,但是……” 一位园丁脸上露出失望的神色。难道郁金香不是在这个花园里生长的? “没关系,园丁先生。我相信未来会有机会的。” 我其实对花都一无所知。所以没得看郁金香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所以我只是一笑置之。 园丁们快速地向我鞠躬,然后再次拿起修枝剪。 本杰明明明说过皇子‘有时’会使用训练场来练剑,但自从我在窗外看到他之后,他每天都在朱丽叶宫后面的训练场里挥剑。 那家伙似乎太努力了。帝国又不是在打仗,对本杰明看来,皇子已经是帝国最强者之一了。 他是不是因为压力大还是什么的? 不管怎样,只要他在外面,我就避免去散步。 即使是巧合,我也不想碰上皇子,因为我们的日程已经排好了。 但几天前,他开始在我每日散步的时间同时来到训练场。 Continue Reading →

男二罢工的话会发生的事 – 第 3 章 – 个人的坠机着陆 (3)

在整个上午整理好笔记本后,我做出了一些愚蠢的事,应为我终于有时间独处了。 “……系统窗” 当然,一个半透明的窗口或文字并没有出现在我的眼前。 本来我想知道自己是不是变成了游戏世界里的主角什么的,但现实实在是太冷酷了。 我已自己的感到非常尴尬,脸颊和眼睛周边都变红了一些。 “我现在该去吃饭。” * “殿下,我为您带来了一些您可能会喜欢的书。陛下还允许您随时可以在花园里散散步。” “那太好了,非常感谢你。” 和我早上走同样的路线去吃午饭后,早上给我那包的服务员拿来了一些书和好消息。 因为本杰明和其他随从离开了我,让我一个人呆着,我以为这孩子也会随着与他们离开。但却像是想要什么似的犹豫了。 “你有话要对我说吗?” “啊,那个……” 他大约看起来是十四岁左右。他有一头荧光天蓝色的头发,有个过目不忘的金色大双眼。 “我,我的名字是 卡纳尔·卡拉马尔,我是卡拉马尔子爵的长子。”  “我是耶瑟·佩内帝安。” 这真是个陌生的名字。 听他的自我介绍就觉得一点别扭。于是我把我的名字也告诉了他,男孩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好像没比之前那样的紧张了, 卡纳尔的脸红得像一个番茄,然后赶紧地继续说下去。 “殿下,我想帝国内没有人知道您的尊名。虽然其他人都不会展示出来,但大家其实都对您很好奇……帝国有很多虔诚的信徒。但从圣王国来到帝国的皇家神官是历史性的事件。” ‘哇,刚在我是不是得到了大量的信息?’ 我紧握着想要下垂的下巴,让自己看起来平静一点。 我正想把卡纳尔刚刚说的信息都写进笔记本里,但现在我并不能这样做。 虔诚的信徒,皇家神官,历史事件…… 卡纳尔继续说,他在这种情况下遇到我很不幸,但能在我身边为我服务是卡拉马尔家族的荣幸。 我猜他是在说我作为外交人质来到这里很伤心,但因为我在这里,他真的很高兴。 让我震惊的是,这么健谈的孩子能够保持他今天早上的情绪。 “卡纳尔,你能告诉我你的年龄吗?” “在去年二月,我满16岁。殿下,我比您小十二岁。我的成年礼很小,那是因为我正准备进宫。” Continue Reading →

男二罢工的话会发生的事 – 第 2 章 – 个人的坠机着陆 (2)

我在脑海中再次回复我的名字,“鄭耶瑟”。 “殿下?” 本杰明与服务员看向我。我站在那儿,忘了我要说什么。 我知道的一个和我一样名字的虚构人物…… 那就只有 耶瑟·佩内帝安。 “啊……” 我眼前一切都突然变白了,也感到有些头疼。 我感觉说有的血液都好像从我头上涌流了出来。 “殿下!” “殿下,您没事吧?” 本杰明惊呼的大声喊道,其余的年轻服务员们变得焦急起来。 我几乎些无能用沙发的扶手来支撑自己。 我慢慢的坐下,抬头一看,眩晕感已消失了,我又可以看清楚了。 我先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我的想法。 “我认为那次的行程确实造成了一些损失伤害。能让我单独待一会儿吗?” * “难怪。” 我坐在那里,忍不住地自言自语。难怪看得那么眼熟。 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 耶瑟·佩内帝安。优斯有向我展示过这个人的很多粉丝艺术。 “啊?” 一个为我拿来了一个包的年轻助理员睁大眼目地看着我。 那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耶瑟·佩内帝安,从圣王国带过来的一部分东西。 我为让孩儿受到震惊而感到抱歉,并告诉他这没什么,也尽可以去轻柔的休息。 我看着男孩关上门,然后坐在地上打开我的东西。 “……他怎么手空而来的?” ‘也好吧,他作为外交人质来的时候不会带礼物,也没必要带很多物品,应为这里的人都会帮他照顾一切,包括他的服装。但真的吗?他必须如此轻带吗?’ 我甚至在包的小口袋里看了看,但只在王子的东西内发现的也只是一个小笔记本,还有他在路上穿的几件衣裳。 没有武器,宝物,金钱,什么都没有。 Continue Reading →

男二罢工的话会发生的事 – 第 1 章 – 个人的坠机着陆 (1)

“鄭优斯!” 我一边喊着那个名字,一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我平时不说梦话,所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叫出妹妹的名字。 我以如此奇怪的方式醒来,但我的身体居然感觉精神焕发。 看起来我没有做噩梦或以奇怪的姿势睡着。 “殿下” 我的天,差点吓死了我! 我的肩膀不知觉的缩了起来。 顺着声音的方向转去,我看到了一位陌生人。 “对不起,你是谁,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殿下睡得好吗?” “啊——?” 这不仅只是一个人。 我看见不同肤色,头发颜色和眼睛颜色的陌生众人正站在那儿看着我。 有一位是拿着一个闪亮的水盆,站在他身旁的另外一个在拿着一块白布,还有一个…… “殿下,还有一个小时早餐就要开始了。请问殿下需要我们帮您洗刷吗?” “啊?” ‘啊?’是人们在真正被震惊时唯一能说出口的话。 我唯一能想到的回应也就是 ‘啊?’ 而已。毕竟我现在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 ‘这是某种隐藏的相机吗?优斯是否联系了电视网,叫他们这样对我做?’ 我的脑海在正最大的努力试图弄清楚我现在的情况。 “我猜您是还没完全清醒,殿下。” “我想那也是真的……” “您可能还在路途中感到疲惫。在这么长的行程是很正常感受到这样的,殿下。” ‘行程?他在说什么?这几天这些电视节目都会为隐藏的相机走得这么远吗?’ 对于像我这样每日只上班回家的人来说,这理解对我太过详细了。 ‘优斯在哪儿?她是在另一个房间察看着我吗?’ “嗯,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 Continue Reading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