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罢工的话会发生的事 – 第2章 – 个人的坠机着陆 (2)

我在脑海中再次回复我的名字,‘鄭耶瑟’。

“殿下?”

本杰明和他的随从们的目光都集中在我身上。我站在那儿,无言以对。

我知道的一个和我一样名字的虚构人物……

就只有耶瑟·佩内蒂安了。

“啊……”

我眼前一切都突然变白了,我感到头晕目眩。

我感觉所有的血液都好像从我头上涌流了出来。

“殿下!”

“殿下,您没事吧?”

本杰明惊呼的大声喊道,其余的年轻仆人们变得焦急起来。

我几乎摇摇晃晃地用沙发的扶手来支撑自己。

我慢慢的坐下,抬起头来时,眩晕感已消失了,视野也比以前清晰了许多。

我先需要一些时间来整理我的思想。

“看来那次的行程确实对我造成了一些伤害。你们能让我单独待一会儿吗?”

*

“难怪。”

当我静坐不动时,我忍不住地自言自语。难怪看得那么眼熟。

这不是我第一次看到 耶瑟·佩内蒂安。那是因为恩瑟有向我展示过这个人很多的粉丝艺术。

“哈?”

应我的要求而带来了一个袋子的年轻仆人睁大眼睛看向我

那是这具身体的主人,耶瑟·佩内蒂安,从圣王国带来的行李。

我为让孩儿受到震惊而感到抱歉,并告诉他这没什么,也尽可以温和地去休息。

看着男孩关上门离开后,我坐在地板上打开行李。

“……他就这样空手而来的吗?”

也好吧,他作为外交人质来的时候不用带礼物,也没必要带很多物品,应为这里的人都会帮他照顾一切,包括他的服装。但真的吗?他必须如此轻带吗?

我甚至在包的小口袋里看了看,但只在王子的袋子内发现的也只是一本小笔记本,还有他在路上穿的几件衣裳。

没有武器,没有宝物,没有金钱,什么都没有。

或者也许王子已经接受了一切。

“唉。”

我盘腿坐在那里,打开了笔记本。

我原以为他来的时候会留下一个简短的日记,但很遗憾的是,笔记本上连一滴的墨水都没有。

懒惰的家伙。

我把它照了照些灯,心想书上是否有某种我不知道的魔法。

那完全没有任何作用。

我猜他是个很随和的人。

回到笔记本的第一页前,我对王子简单评价了一番。

我本来就需要纸来写下我知道的东西,所以我不放把它写在这里并保密。

我在桌子那里坐下,然后笨拙地拿起鹅毛笔。

当笔尖压在笔记本上时,黑色的液体一圈圈地渗出。

在顶部,我写下了我进入的小说名字。

《退社后变成异世界贵公女》

我深吸了一口气,感觉自己的双手正无缘无故的颤抖着。

“鄭恩瑟,你到底做了什么……”

我一边喃喃着妹妹的名字,一边开始地写下我记得的东西。

《退社后变成异世界的公女》又名为 ‘退溪宫’。一部让韩国风起云涌的畅销浪漫奇幻网络小说。

浪漫的幻想流派被称为‘罗潘’,但退溪宫差不多改写了罗潘的历史,是个超级热门的系列,日复一日的继续创下新的销售记录。

退溪宫在任何拥有网络小说的平台上都是在罗潘类别排着第一名,自然而然的占据了直播的头把交椅,每日、每周和每月最佳,以及稳定的卖家排名。

即使没有阅读过罗潘类小说的人也知道退溪宫的标题以及封面图。

作为罗潘世界有史以来第一部达到前所未有的百万销量高数的小说,它迅速扩展到其他媒体。

Webtoon只是一个开始,它人气爆棚,以至于韩国最大的webtoon平台的服务器在第一集发布之前就崩溃了。

甚至有人谈到了一部耗子巨大的动画系列。

众多知名声优出演的退溪宫电视剧CD在预购开启两分钟内就被抢购一空,在粉丝们的支持和誓言下,额外数量不得不增加300%。

他们甚至聘请了顶级演员,最近还录制了一本有声读物,其中录取了退溪宫的官方OST。

由近来当红偶像演唱的MC主题曲,理所当然地登上了音乐榜榜首。

我怎么知道这一切?

“我不知道我应该为此感到幸运还是不幸。”

我的妹妹(20岁,大学生)是这部作品的忠实粉丝。

即使是热情的形容她似乎也缺乏表达,但确实如此。

退溪宫是在恩瑟19岁左右,即去年1月左右开始连载的作品。

退溪宫对恩瑟来说是一次绝妙的逃避,他一想到要在三月份成为一名真正的高中生来说,就很敏锐。

当她在6月份的模拟考试失败时,退溪宫给了她很大的安慰,她声称退溪宫给了她力量,因为她在9月份的模拟考试中表现出色。

当她通过SAT中大奖时?我什至没什么好说的。

‘我的生活是一部完整的小说。我是认真的。当它结束后我该如何生活?’

恩瑟比我小九岁,比我哥哥小十二岁。

我和哥哥把最小的妹妹像女儿一样来抚养大,问要不要来,很快我们就被恩瑟对退溪宫风暴般的爱像街上无数人在健身房传单一样席卷了。

上大学后我打开了从未见过的服务器时间页面,等待着戏剧CD的预订,而在家工作的哥哥的劳动歌曲是退溪宫OST。

恩瑟强烈强调我们需要帮助提高流媒体的数量。

当我们三个兄弟妹围坐在餐桌旁吃饭时,退溪宫总是我们的一个热门话题。

恩瑟会分析每日章节的内容,给出几乎一篇关于为什么男二 ‘耶瑟·佩内蒂安’ 应该成为主要主角的论文。

‘废德里克真的很糟糕。他又得罪我们的克莉丝特尔。 她最终应该和耶瑟在一起。’

起初,听到一个和我同名的角色在恩瑟的嘴里来来去去很尴尬。

但是,就像所有事情一样,我最终习惯了。无论如何,他也只是小说中的一个角色罢了。

‘男主的名字是废德里克吗?’

‘啊,哥哥。你上次也是这样问我的。’

‘粉丝称他为 ‘废德里克’ 因为他的行为真的很糟糕。’ [1]

恩瑟曾多次要求过我和哥哥一起阅读退溪宫。

然而,一直苦读到中途的哥哥宣布辞职,说这不是他的那种小说。恩瑟感到一些失望,但并没有继续强迫他读。

至于我自己,去年年初,我的身心都在忙着准备离职和换工作。

在我找到一份新工作后,我努力再次适应它

我甚至无法读我以前阅读的另外三四本网络小说。

恩瑟知道我的情况,所以她并没有让我读它。当她进入大学时,退溪宫的事情也自然而然地慢慢消失了。

哥哥常说他喜欢听恩瑟谈论关于退溪宫的东西,而不是退溪宫的本身。

我从来没有读过退溪功,但我总是默默地同意他的观点。

啊,对了。

我不是退溪宫的读者。

该死的。

“我怎么能被传送到一本我没读过的小说里?”

我只能难以置信的嗤之以鼻。

尽管如此,知道我是耶瑟·佩内蒂安,占有的原因大致可以预料。

读完昨天的章节后的恩瑟都一直在痛苦的哭泣。

她说自己感到麻木,如何给作者写信,还闹得沸沸扬扬,然后说她要先睡觉,明天早上再继续考虑。她甚至在晚上10点之前就进入了她的房间。

在最新的章节中,耶瑟·佩内蒂安死了。

“这是身体占有和时间倒退吗?”

看到死人还活着,一定是有人把我送回过去救他的。

我这样随机而不是读者被送运来的原因可能以我妹妹恩瑟有关。

等下,送像恩瑟这样对每个细节里里外外都了如指掌的人来这里不是更好吗?为什么是我被送到这儿的?

恩瑟是个有强烈行动感和独立性的孩子。

如果发生这种事情,她会自己主动解决它,而不是把事情留给哥哥或我来处理的。

那么恩瑟的悲伤是我来这儿的原因吧,但是真的有其他人把我带过来的嘛?

“……就是没办法知道。”

我越想越觉得这件事很复杂。

我决定的慢慢做出一些我现在能做的事,然后一点一滴的学东西。

我把我的名字,嗯,我会把我在这里被叫的名字,写在笔记本里。

我也顺便记录了我知道的一些事情。

– 耶瑟·佩内蒂安

我现在拥有的身体。退溪宫的男二。圣王国的王子。

至于我对为什么他被作为外交人质送到这里并被囚禁在朱丽叶宫内的原因不明。

后来他在战争中为了保护皇太子而死了。

然后我在下面写了MC的名字。‘克莉斯特尔’……

“她的姓名又是什么?萨尔柯基?”

不,不是那个。我觉得那个是不对的。

记住她的姓名并不容易,因为恩瑟通常只称她为 ‘我们的孩子’ 或 ‘我们的克里斯’。

– 克莉斯特尔

退溪宫的MC,粉红色的长卷发,浅蓝色的眼睛。狂野的个性。

设定是一个辞掉工作的女人最终醒来的时候变成了克里斯特尔。

考虑到她被称为少贵妇,意味着她必定是一个贵族家庭的女儿。

我记得她的头发和眼睛颜色,因为我经常看到退溪宫的封面。

我想起了那个经常搂着她的腰,从侧面保护她的男人的脸。

“废德里克的真名又是什么?”

男主的名字是什么。。。

他有一种男主般的酷酷的名字,但我不记得了,因为妹妹总是叫他废德里克。

但是我知道它是以‘C’开头 [2]

– 废德里克

退溪宫的男主。帝国的皇太子。黑色的头发和红色的眼睛。

以克莉斯特尔显着的身高差异大。

我相信他是一位剑术大师。

据说他的性格很渣。

我记得男主是一位皇太子,因为恩瑟总是说:“那个臭小子是个皇太子,但他。。。”
并且抱怨很多。

可惜我没有读过原著就来到了这个世界,但我很欣慰我有妹妹的闲言碎语要解决。

我希望我能记得我从她哪儿听到的每件事。

从此,我随意写下在我从脑海中记回到的事实。

妹妹昨晚哭的时候说的话,上周说的话,甚至上个月出外就餐时说的话。

现在还在记得它们的时候把它们记下会比较明智,因为我将来可能会混淆或把它们都忘得一干二净。

写下来也更容易记得。

我写了满很多页后才意识到太阳已经升起来了。

我写下了最后一个主题。

– 我的目标

如果我的猜测是正确的,我来拥有这具身体是为了拯救这具终有一天会死在战场上的身体。

那就只有一种方式可以拯救一个应该死去的朋克。根本不要参加战争。

一个本该代替皇太子献出自己的生命的,也只有一个活法。不要和皇太子扯上任何关系。

不和皇太子扯上关系的方法应该也很多,但在这部小说中,事情的核心是,太子和我是为同一个人士心的竞争对手。

恩瑟说耶瑟·佩内蒂安救了皇太子,并为克莉斯特尔的幸福而投身。

我停下思考,然后写下最后一个事件。

– 我的目标

不和MC扯上任何关系,活到最后,让我一件无失肢地回家。

不做出任何突出的事情,只是静静地吃好,让自己活下来。

不要做任何违背我良心的事,但不要乱插手,尽可让其他人来处理事务。

尊重我上下的人。

“嗯,对我这种独来独往的人来说,还是挺容易的。”

如果我不得不插手他们俩的关系,那是一回事,但我比起别人跟有信心与他们完全无关。

我很有自信来这样做,因为我是 #永远孤独#。

————
译者注:

[1]‘废德里克’ 的原名是 ‘塞德里克’。在小说原版里,‘세드리크’[sedulikeu] 是塞德里克的原名。原者以塞德里克的名字开头 ‘세’[se] 以 ‘쓰레기’[sseulegi] 这个词合拼在一起, ‘쓰레기’ 的意思是‘垃圾/废物’。所以在原版里,塞德里克的原称呼是个双关词。但我是跟着EAP的 “Crapdric” 来翻译成 ‘废德里克’的。

[2]塞德里克:Cedric 和 废德里克:Crapdric 都是以C开头。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