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罢工的话会发生的事 – 第1章 – 个人的坠机着陆 (1)

“鄭恩瑟!”

我一边喊着那个名字,一边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我平时不说梦话,所以不知道为什么我会这样叫出妹妹的名字。

我以如此奇怪的方式醒来,但我的身体居然感觉精神焕发。

看起来我没有做噩梦或以奇怪的姿势睡着。

“殿下”

我的天,差点吓死了我!

我的肩膀不知觉的缩了起来。

顺着声音的方向转去,我看到了一位陌生人。

“对不起,你是谁,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

“殿下睡得好吗?”

“啊——?”

这不仅只是一个人。

我看见不同肤色,头发颜色和眼睛颜色的陌生众人正站在那儿看着我。

有一位是拿着一个闪亮的水盆,站在他身旁的另外一个在拿着一块白布,还有一个……

“殿下,还有一小时您就该吃早餐了。请问殿下需要我们的帮助来洗刷吗?”

“啊?”

‘啊?’是人们在真正被震惊时唯一能说出口的话。

我唯一能想到的回应也就是 ‘啊?’ 而已。毕竟我现在不知道正在发生什么事。

这是某种隐藏的相机吗?恩瑟是否联系了电视网,叫他们这样对我做?

我的脑海在正最大的努力试图弄清楚我现在的情况。

“我猜您是还没完全清醒,殿下。”

“我想那也是真的……”

“您可能还在路途中感到疲惫。在这么长的行程后感受到这样是很正常的,殿下。”

行程?他在说什么?这几天这些电视节目都会为隐藏的相机走得这么远吗?

对于像我这样每日只上班回家的人来说,这理解对我太过详细了。

恩瑟在哪儿?她是在另一个房间察看着我吗?

“嗯,你能告诉我这是哪儿吗?”

我尽可冷静地开口问道。

其实,我没有很多事情可以去问。我迅速环顾四周,这不是我们的房间,也不是我们的客厅。

我发现我正在一个和我们整个房屋一样大的房间里,在一张和我朋友的公作室一样大的床,周围摆着看起来非常昂贵的房具。

壁纸上的是什么?不可能会是真的金吧?

“殿下,您一定是很疲累了吧。”

最先和我对话的中年男人使用了官方的语气回应道。

他示意站在他旁边站着的人,一个小男孩迅速把水倒入一个玻璃杯里,然后把杯子递给我。

“殿下,您要一杯水来帮助清醒心神吗?”

“嗯,好的。非常感谢你。”

我不多想就把递给我的水喝了下去,一口大约喝了半个杯子的水量。

那时我才意识到自己是多么愚蠢。

‘我为什么喝了水?如果不是水呢?我现在是被绑架了吗?’

*

说清楚,这只是一杯普通的水。

不是绑架,也不是所谓的电视节目。

这是身体占有.

“啊……”

我在洗脸时看到的面容是属于别人的。我设法客服了它的事实只说出了 “啊” 是一个奇异。

我在内心里蹦蹦跳跳的,大声地尖叫着。我的手心也开始冒出了汗水。

“殿下,现在您需要我们为您穿上衣着吗?”

“……好的,先生。”

我是洗完脸刷完牙才发应的。

在这种情况下,连一个小学生也不会做出任何奇奇怪怪的事情来引起怀疑或乱发脾气想着立刻回家。

我其实是可以用之前没有完全清醒的事实作为借口,但现在也可能不行了。

现在最重要的事是要弄清楚我目前的情况,并作出一个计划。

“请原谅我们,殿下。”

两位服务员走了过来,开始的为我换衣裳。

平时正常的我不会随便让人这样摸我,但现在我被吓得全身僵逼,我只能默默地让他们这样对我做。

以我现在的处境一样被传送到拥有角色身体的异世界的小说中的MC总是说:“这太现实了,不可能是个梦。”

真的是那样。

我不需要捏我的脸颊就知道这是真的。

衣服贴在皮肤上的感觉,以及衣服在移动时发出的 “沙沙” 声,都非常生动。

“殿下,您有感到不舒服的地方吗?皇家裁缝是参考了圣王国官中的便装后而创作服装的。”

“它非常适合,谢谢”

我摸了摸自己的肩膀和胸口,然后才在脑海中收集了些线索。

基于房间的布局 和人们的衣装来看,这是一个‘中世纪奇幻’的异世界。

我从潜在全顶选项列表中删除了我昨天正在阅读的网络小说,《我以为我死了,但我是个征服者》。那是一个关于MC如何在古罗马皇帝的身体中醒了过来的小说。

“殿下,这是您的镜子。”

那个中年人让一些仆人拿来了一面大全身镜子,这样我就可以检查我的新衣服的整体外观。

我轻轻地喘了一口气。

之前洗脸的时候,只是知道这具身不是我的。

如果我知道了我现在的样子,我能猜测到我被摔到那儿的吗?

“……嗯”

“殿下,您喜欢它吗?”

高大的身躯,明亮的金发,紫色的眼睛。我笑了笑,我可以看到我的嘴角在镜子里上扬。

镜子里,一个每人可以说是英俊的青年正盯着我看。

我勒个去……?

“是的。非常感谢你,先生。”

我随口嘟囔了一句。

忘了喜欢的衣裳吧,这么帅的男孩也应该是主角吧。

但我读过大部分的小说中主流是黑发的MC,我从未见过一位金发的。

这意味着 ‘我’ 可能是配角,无论是MC的密友、党员,甚至是MC一路上击败的中级boss。

哈……我什至不知道我将如何回家。我希望我不需要扮演重要角色。

“那我们现在就去吃早餐吧,殿下。”

我平静地向他点了点头。

在移动之前,我又最后瞥了一眼镜子里的自己。

他和我一样高吗……?咦?

“……我以前在哪里有见过。”

“殿下?”

“啊,对不起。没什么。”

我刷掉了那个直觉,继续地跟在中年男子的身后。其他的仆人便跟在我的身后。

当我经过投射在广阔花园上的巨大窗户时,我整理了自己的思绪。

首先,我所拥有的这个身体是来自圣王国的一位 “王子” 。

他看起来出奇地熟悉,但我不知道他是谁。

我还未听见王子或圣王国的名字

我也不知道他来到这儿的目的。

这是一个有皇帝的帝国,因为这里有个‘皇室’,但我也不知道这个国家的名字。

“这里,殿下”

中年男人打开了餐室的门,把我带到大桌子旁,然后帮我拉出椅子。

”殿下,您想吃什么?我们这儿有各种各样的南方咖啡豆和北方茶叶。”

自从我醒来的那刻起,这个一直在领导所有谈话和日程安排的男子介绍自己为, “本杰明·吉拉尔丁”。

他还补充说:‘我不配,但我是带领朱丽叶宫里的仆人的。’

不过,无论是人名,还是宫名,它们对我来说都十分陌生。

该死的。

“请问我可以喝些凉茶吗?”

说完这句,我才想起自己是正在别人的身体里。

我原来的身体有严重的胃炎,所以我不能轻易消化咖啡,酒精,甚至碳酸饮料。

所以当我去咖啡馆时,我总是会把我点的东西都吐出来……但如果是在这具身体里的话,我应该会还好吧。

是否应该要一杯酒的轻率想法一时闪过我的脑海。

“……我太粗心了。好的。”

在我的回答中,本杰明的扑克脸上有一瞬间的裂痕。

我对其他的仆人扫了一眼,看看我是不是说错了什么,但他们的脸在其他方面很不寻常。

有些人一脸震惊,而有些人则是一脸惊讶。

要一杯茶有这么大的问题吗?

“这是一些甘菊茶,殿下。”

“谢谢。”

服务员赶紧给我拿来了一个热气腾腾的茶壶和茶杯。

“这顿饭,殿下您喜欢吗?”

“是的。我喜欢,这很好吃。调味得恰到好处。”

这不是谎言。

新鲜出炉的面包,浓浓的奶油汤,我从未尝过的调料汁,还有香喷喷的肉类菜肴,配上新鲜水果。

这顿早餐让我的眼睛很开心,我的嘴巴像是感觉到了上天堂的感觉。

我可以无忧无虑地享受自己,我不认为那些把我叫醒、洗漱、换上新衣服的人会在我的食物中下毒。

现在我需要吃饭与填饱肚子,这样我的大脑才能正常工作,并为我找到回家的路提供动力。

“殿下,您吃得一干二净。”

本杰明用惊讶的语气对我说道。

我猛地回过神来,发现我正在用叉子刮沙拉盘的底部。

我赶紧放下叉子,因为虽然我来自异世界,但连我自己都知道这不是个很礼节的动作。

“哈哈,走了这么远,我估计是真的累了,吃的比平时多。谢谢,我真的很享受这顿饭。”

我引用了今早从本杰明那里收听到的信息。

我不知道从圣王国到这里有多远,但来自这个世界的人说这是一段漫长的旅程,所以距离也应该会非常远吧。

“那我应不应该告诉他们不要把甜点拿出来?”

“不,甜点有单独的胃。”

*

对于甜点,我喝了热的路易波士茶和一些装满了奶油冻的蛋挞。

我想仆人肯定想要品尝一些,因为当我咬下第三块蛋挞时,他们发出了 “哇” 一声,倒吸了一口凉气。

“我吃饱了……”

当我回到房间,我拿本杰明递给我的毯子,扑通一声坐在沙发上时,我能听到仆人小细细的笑声。

我从没想过会这样,但我想我真的没有给别人以超凡魅力的第一印象。

“殿下,要我为您拿一本书看吗?”

“好的,谢谢你。”

一位随行的孩子问道,然后我高兴地接受了。 一本书会很棒。

只要能帮到我收集关于这个地方的线索,什么都好。

我辩论过我是否最终写了一本网络小说以外的东西,但我有一种感觉,并非如此。

高中毕业后,我就没有什么看过网络漫画或漫画书了。

虽然我经常有和家人一起看电影和电视剧,但我从未看过这样的古装剧。

我从20岁以后也脱离了文学书籍,但音乐剧似乎太牵强了。

我什至不想考虑我掉进了“不同的世界”而不是某人的创造。

这意味着唯一剩下的就是一本网络小说,但我无法搞清楚它可能是哪一本,我在上下班后回家的路上时读了这么多本网络小说。

“我们接下来的日程安排是什么?”

我向本杰明询问了今天的日程安排。

在房间和餐厅之间来回走动时,我密切注意走廊里的装饰品和镶嵌物,但没有任何一个都对我有帮助。

我也没看见汤匙与刀子末端上的皇家徽章

我想我现在需要更加活跃一点。

“……殿下,我们现在没有日程安排。”

等等,他刚才是不是看起来有点迷茫?

“毕竟您昨晚来晚了,陛下吩咐我们今天让您休息。”

“好的。那明天的日程安排是怎样的?”

尴尬的沉默。

肯定有东西的。

他那精明的态度一时变了,看起来就像一个典型的管家角色。

另一方面,我的思绪也慢慢地变得清晰起来了。

“我在这整个星期都是在休息吗?”

“是的殿下。”

“不过,我觉得只待在宫里会很无聊。我可以去别处走走吗?”

最后一个问题几乎是本能地问出来的。

一个住在皇宫中的异国王子,竟然没有外交日程是值得怀疑的。

本杰明回答我的问题时,脸色看起来很烦恼。

“我很抱歉,殿下,但那是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能?”

当我们的目光相遇时,他很快就低下了头。

“如果你真的很沮丧,你至少应该可以在花园里散散步。”

“啊,那也好。你知道我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吗?”

“……”

原来如此。 这位王子是被囚禁在于此。

他被送到了远离故土的地方,被囚禁在了一座大概是空荡荡的宫殿里。

热情好客还不错,但即使出去散步,也需要征求仆人的意见。

然后就只有唯一一个答案。

“我现在就想去散步,帮助消化。我早先透过窗户看到了花园,哪儿很漂亮。”

我是一名外交人质。

“……我会向我的上级传达您的要求。”

我点了点头,本杰明悄悄地通知了他的其中一位随从。

“去罗梅罗宫找卡普森先生,告诉他,耶瑟王子要求在花园里散散步。”

我从沙发上跳了起来。

我简直不敢相信我刚刚听到的东西。

震惊让呼吸变得一些困难。

‘耶瑟’ 是我的名字。

————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 (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