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5 – 他们相遇(2)

‘他今天早上会在城门被人赶走。’

埋葬了亲爱的村民之后,崔韩往他们谈论过的方向走,那就是西城。

他是高一的时候被传送到这个世界的,但那也已经是十年之前。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黑暗森林之中命悬一线地生活,所以养成了有点扭曲的性格,但即使如此,他在这场灾祸之后的反应也很正常。

‘要去城堡的领主那里报告。’

哈里斯村是个偏远的村子,但还是在海图斯伯爵的领地之中。所以崔韩先来到了西城,至少想为村民们办一场小型的葬礼。

他还打算调查他杀掉的那些杀手。但是复仇之前,要先让死者安息。

‘仔细想,他还真是个感情细腻的家伙。’

十年都独自彷徨在黑暗森林里,好不容易有给予他爱的人,却全部失去了。也不能怪崔韩会变得扭曲。小说里,凯尔在这个时候还跑上去踢了他一脚。

[“为什么我父亲要关心没用的村民的死活啊?我手里的酒比你们这些废物的生命全部加起来都要珍贵啊。”]

崔韩笑着问了一个问题。

[“真是有趣,我想知道你会不会改变这个想法。要不要试试?”]

试试,意思就是把凯尔打到差点去世。但是最绝的是,就算这样,凯尔还是没有半分改变。

“啊,好害怕。”

凯尔揉着手臂上的鸡皮疙瘩,吸了一口钱哥带来的茶,然后又看向窗外,鸡皮疙瘩又回来了。

‘就是那个混账。’

城门打开的时候,穿着像在火堆中滚过一样黑漆漆的衣服来到这里的年轻人,就是崔韩。

凯尔没有站起来,观察着他。

马车要走一个星期的路,他直接像疯子一样跑了过来。速度很快,但是人看起来也像疯子一样。当然,这不仅是跑步的结果,还有村子里发生的冲突。

低着头,看上去非常疲惫的崔韩被卫兵拦了下来。凯尔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但他看见崔韩摇了摇头。

‘肯定是在问他有没有身份证明。’

西城的卫兵通常很温和,但对于规矩也很死板,和他们的领主德鲁斯的性格一样。

‘把他赶出去了。’

和预想的一样,崔韩只能走出门外。他居然没有生气。大概是跑了一天之后恢复的些许理智告诉他不能杀无辜的人吧。

‘他会等到晚上再从墙上翻过来。’

然后遇见忙着喝酒的凯尔。

凯尔突然站了起来,椅子被推开,发出尖锐的声音。他下楼,告诉柜台后的钱哥。

“我很快回来,留着我的座位。”

“好的少爷,期待您回来。”

凯尔走了出去,无视了钱哥胖乎乎的脸上的微笑。

“他竟然什么也没砸!”

凯尔听见店里传出的声音,但没在乎。他今天要做的是获得坚不可摧盾的准备。

坚不可摧盾。

这不是实物盾牌,它和巫师的屏障更加相似。但它又不是魔法,是一种更像超能力的东西。

最有趣的是在创造它的中途死掉的那个家伙还是个信奉过神却被开除了教籍的人。

‘这小说怪怪的。’

这个世界也有自己的远古时代,那个时候魔法和武器都没有发明。

占主导地位的是人与生俱来的能力,或者经历了灵异事件之后获得的能力。最强大的是超能力、神力、或者自然之力。

有一些力量今天仍然存在,隐藏在一些特定的场所或者物品之中。如果条件刚好,就可以把它们收入囊中。

远古之力。

英雄们找到了它们,但这些力量都只是辅助性的能力,并不足以支撑一个英雄的传奇。

但凯尔又不是英雄。

‘除了神力,我都要。’

管它是神是鬼,凯尔都不想扯上关系。

所以他在找的是那些从自然中来,到自然中去的力量。

‘不要我努力的才是最好的。’

像剑术、魔法这种要练习的东西,他敬而远之。

和其他书不一样,《英雄起源》里的古代文明并不强盛。

随着现代文明的发展,魔法和召唤术取代了自然之力和超能力。再精湛的超能力也顶不过魔法的一击。

所以那些英雄也不怎么用这些能力。

‘但我的目标就是收集这些超能力,能保护自己就行了。’

而且他还知道能加强超能力的古代力量在哪里。

天才第一步。他要找到西城的古代力量,他知道要怎么做。

“少、少爷,欢迎光临。”

凯尔对脑袋低到泥土里的面包师点了点头,装作没听见对方吸气。抱歉,爷是流氓。

“给我一些面包。”

“请问您说什么?”

凯尔指向面包店里所有的商品。

“从这到这,全都要。”

哐啷。凯尔拿出的金币在柜台上旋转。

“给我包起来。”

面包师似乎冻在了原地。

“再来两三个金币,这周所有的面包,够了吧?”

看着金币的眼神移到凯尔身上。他付的太多,面包师的瞳孔地震。

“你不要我就找别家。”

“不,不是这样的,少爷!我立刻装!”

面包师极为恭敬的理由变了。过了一会儿,凯尔的肩膀上多了一袋沉甸甸的面包,离开了。

即使只是面包,也很重。凯尔开始皱眉。面包师站在他背后,看着他离开。

凯尔悠闲地走在路上,所有和他眼神接触的人都会飞快地回避。大多数人甚至直接跑开。

‘这和韩国太不一样了,确实是西幻世界。’

凯尔看着给他这种感觉的集市。

“嗯。”

“哼。”

只要他看向一个商人,他们就会惊恐,避开他的视线。真实的凯尔肯定对得起流氓的称号。凯尔一边说自己坏话,一边穿过集市,往西边走。

那是贫民窟的方向。不管领地多富裕,总会有穷人。大概有人在期待这样的事了,

‘和贫穷的人分享食物吧,这样你一定会获得命运的报答。’

错误,不是这种展开。

凯尔能感觉到贫民窟的人窥探的目光。恶人和懒人都生活在这里。

穷人可能不认识领主,但不会不认识凯尔。一无所有的人对他这种在集市、酒吧、广场,任何叫得出来的地方都在闹事的人格外关注。

‘啧’。

即使他们都知道凯尔的臭名,也抵御不了他肩膀上面包的香味。凯尔无视了那些视线,继续走着。

昂贵皮鞋的鞋尖开始被泥水弄脏,他也闻到了臭味,忍不住皱眉。

所以他走得更快了。贫民窟在小山的一侧,都是些破败拥挤的老房子。凯尔要去的地方是山顶。快到的时候,身后的视线和脚步开始减少。或许是凯尔警告的视线起了一些作用。

‘这里好多了。’

终于离开了贫民窟,凯尔站在山顶,转身俯瞰西城。当然,这里还没有伯爵府高,领主是不会住在比贫民更低的地方的。

凯尔走向四周都被围起来的树,那些木板和他的身体一样宽,但有一个地方腐烂了,凯尔轻轻一推,开了。

这棵巨大的树已经有几百年了,贫民窟的树一般都会被砍来做柴火,或者作其他的用途,但这棵树却屹立不倒。

理由很简单,凯尔现在也听得见,有两个从贫民窟跟上来的人正在警告他。

“不要靠近那棵,棵树!”

凯尔无视了,又有一个人开口。

“不可以!那棵树会吃人!”

吃人。在这棵树上吊死的人都会在一夜之间变成干尸。而且,粘在树上的血迹还会立刻消失。

树周围甚至寸草不生,只剩下土。

这就是凯尔找的地方。

很久以前,回到远古时期,有个侍奉神明的人,因为太贪吃,被赶了出去,最后饿死了。

这棵树听说就是在他的尸体上长成的,所以那个人的不满和力量都被它吸收了。凯尔找的坚不可摧盾就在这里。

原始、神秘又古怪!远古的力量大多就是这样。

凯尔拿出一个面包,仔细观察那一个成人的头大小的洞。在开始之前,他要让刚才和他说话的人走开。但凯尔还没来得及开口,那声音变得更大了,大概是因为他蹲了下来,从围栏外面看不见他的身体。他们的声音在发颤。

“你会死的,快停下来啊!”

凯尔用手指按着太阳穴叹气。

靠近这棵食人树,跟着他的人已经减少了,但这两个人真的很顽固。

‘不管去到哪里,总有好管闲事的人。’

凯尔皱着眉回头,看见一个十岁左右的女孩,抓着自己弟弟的手看着他,眼里满是担忧。

看着凯尔皱着眉看她,小女孩犹豫着开口。

“这棵树会吃人,你会死,死的。”

“我不会。”

凯尔拿出两个面包,扔给那个小女孩。在地上滚了几圈也无所谓,因为每个面包都单独裹好了。

“拿着滚蛋。”

小男孩立刻抓住了面包,但女孩还在犹豫。凯尔决定利用自己的身份,站了起来,把头伸出围栏。

“你们不认识流氓凯尔吗?”

女孩的脸白了。男孩看了凯尔一眼,为姐姐捡起另一个面包,开始拽她的手臂。

“姐姐。”

“嗯,嗯。”

即使被拉着,女孩的视线还是在凯尔和树之间来回移动。

“不要死。”

凯尔咋舌,在树下坐下。只要没有人来到围栏前面,是不会看到他在做什么的。

“开始吧。”

他把面包拿出来,放进洞里。他的手可以伸进洞里,面包消失,他感觉到凉意。

他怕手被吃掉,赶紧拿了出来。

树底的洞还是一样阴暗。

“如果你死不瞑目,老子就让你把眼睛闭上。”

食人树其实并不只吃人,它吃一切,因为它的力量来自于一个饿死鬼。这就是古代力量,荒诞的现实。

‘应该是要喂到黑暗消失对吧。’

洞里的黑暗并不是阴影,是执念。

他不能让别人帮忙,得自己持续地用食物把黑洞填满。只要黑色消失,隐藏的光就可以看见了。

等他把那束光吃掉,坚不可摧盾就是他的了。

“想吃多少就吃吧。”

凯尔把袋子里的面包都倒了进去。正常的情况下,洞应该会被填满。但这个洞确实是黑洞。

“可能还需要十袋。”

颜色好像比之前稍微淡了一点。

十袋面包,只有凯尔这种有三百万加隆的零花钱的人,才能轻松地说出这种话。

嗯呜隆——

树发出了古怪的叫声,似乎在说“饿饿,饭饭”。凯尔感觉洞里可能突然伸出什么抓住他。

“……有点恐怖。”

他立刻起身,感觉此地不能久留。

“都饿死了还能怎么样。”

鬼还是很恐怖的。

“明天再来。”

凯尔对着嗡嗡叫的树告别,走出围栏之外。靠近贫民窟的时候,又发现了那对姐弟。

看起来吃得很开心。应该喜欢这个口味吧。

“瞧瞧你们的样子。”

凯尔哼了一声,无视他们的视线,但他们看得其实不是他,而是他身上变空的袋子,小孩子们很好奇。

但也做不了什么。

这些小孩应该很害怕那个食人树,不过不敢靠近也是好事,万一把脑袋伸进那个洞里,就缩不回来了。

[贫民窟的孩子无所畏惧,一粒米都能让他们无视劈向自己的刀刃。死亡总是伴随着他们,所以他们并不畏惧死亡。饥饿比无形的死亡更为可怕。]

《英雄起源》里是这么说的。

所以凯尔决定和他们搭话。

“如果明天还想吃面包,就给我保密。”

姐弟没有说话,但立刻表现出了服从。先前犹豫的小女孩把手放在了弟弟嘴上,假装没看见凯尔。凯尔为这聪明的反应露出微笑,很快离开了。

知道他去了山顶的人都在好奇他到底做了什么,但凯尔不关心他们的想法。

“啊,少爷,您回来了。”

凯尔回到茶店,钱哥高兴地迎接了他。

“对,给我一杯新茶,这次要提神一点的。”

凯尔回到他在三楼的座位。店里的客人现在应该不少,但没人敢坐在三楼。大家都想避开伯爵家的废物。所以凯尔可以自己放松。

“这是您的茶,少爷,我还拿来了一些甜点。”

“啊,很好,谢谢。”

凯尔喝了一口茶,继续观察城门。钱哥神情古怪地观察凯尔的脸,听见这位爷的感谢是一件很诡异的事。

凯尔一直看着窗外,直到天空变成橘色,太阳落下。他不断地续杯,点上新的茶点,直到夜晚降临,才终于站起来。

是时候去会会翻墙进来的危险分子了。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