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4 – 他们相遇(1)

当美食摆在面前时,他顾不得想别的了,话语自然地从嘴里流出。

“哈,这真不错。”

副管家由于凯尔脱口而出的这句话打了个寒战。凯尔独自坐在桌前,汉斯站在他身旁。

除早餐以外,海图斯伯爵一家倾向于自由安排其它几餐。说实在的,这主要是因为他们都有各自的事务。

没人说过做一位贵族是件容易的事。

尤其是在行政机构或政坛,你得执行一套严格的日程安排,并且在收到上头的指令后扔下手头一切事务。

由于德洛斯伯爵有一地之主的责任,他很难与家人共享另几餐,而凯尔的弟弟妹妹们则根据学习时间决定用餐时间。伯爵夫人忙于与当地有影响力的几户家庭的妻子交涉,以及其它一些事情。

‘现在我想起来了。’

凯尔一瞬间想起了什么,放下了叉子。汉斯开始有点紧张,自己心想这是平常的凯尔。他感到担忧,因为不知道什么时候那叉子会飞向他的脸。当凯尔沉浸在自己的思绪中时,他从不在意汉斯是否绷紧了神经。

‘这里有一大堆伪装成艺术家或者工匠的高手。’

罗安王国在建筑还有艺术上十分先进,尤其是雕塑方面。这是由于罗安王国中丰富的大理石。归功于此,德洛斯家族的领地成为了第五佳的大理石开采地区,并带来了大量的金钱。

不仅如此,一条山脉占据了大部分的罗安王国。尽管它地处西北,这些山地十分肥沃,让定居者能在山间种植葡萄来酿造葡萄酒。尽管土地上的产量不高,它仍被标价为这整个大陆上最好的葡萄酒之一。

不管怎样,凯尔的脑海里依旧想的是那些“强大的个体”,而不是以上几件事。他甚至因为冥思苦想了一整天而错过了午餐。

“为什么这个愚蠢的大陆上会有这么多高手,这又不是什么武林世界”

这儿跟武林一样有不少隐居的强者,并让凯尔得出了一个结论。

跟任何人,都不能,搞砸关系。

一个平平无奇的厨子也能是个危险老手,而修理厂的员工可能曾用他的电线恶毒地杀人。这世界就这样。

“唉——”

一声低低的叹气从凯尔嗓子里流出。他刚完成了一个关于如何去保护自己不悲惨死去以及活的安宁的计划。

“少爷。”

凯·想再叹一口气·尔将他的目光转向这略带诧异的声音的源头。是副管家汉斯。

“什么?”

“我应该让他们做点别的吃吗?”

“哈?”

看见凯尔撇着嘴睁大双眼,汉斯憋下了他的叹气,心想凯尔可能就要掀桌了。尽管汉斯搞不懂为什么伯爵会指派他来照顾凯尔,但他还是控制住在等待凯尔的回复时慢慢涌上的失望。

然后凯尔回复道。

“为什么你要把这么好吃东西重做。”

“您说什么?”

凯尔拾回他的餐叉并把肉切成薄片。晚餐甚至比早餐还精致。这并不是说吃的很美味,因为他并没有在自己曾是金绿树时吃过像这样的东西,而在于它是一口奢靡,即使对原本的凯尔而言。

金绿树不知道凯尔的成长经历,但原本的凯尔与一切不花哨的东西都处不来。他有点喜欢这件事。所有人都清楚这是个坑并只带来上上等货。

凯尔一边将一块烧熟但仍饱含汁水的牛排放进嘴里,一边问汉斯。他的态度表明了他根本就不在意什么礼节。

“汉斯,这餐是谁做的。”

“啊,是第二厨师比卡罗斯”

……凯尔瞬间失去了食欲。

比卡罗斯。他是气质干净利落,是仆人伦的儿子。然而,不像他的父亲,他精通于用剑而非刺杀,比卡罗斯还沉迷于给他那一尘不染的刀刃每天保养磨利,用同一把剑将敌人的脑袋从身体上片下。

‘……他还善于拷问。’

这样一个家伙最终钦佩起崔韩的剑术并选择去追随他。比卡罗斯的父亲与崔韩达成了一个帮助他的交易,还因为儿子的缘故选择了一同离开。或许他没有意识到,伦挺珍视他的儿子。

凯尔低头瞅着半熟牛排内芯的淡粉色,咽了咽口水。

‘我可不能让自己的血像这肉排一样流干。’

在切下并吃掉另一快牛排之前,他将自己的目光转向了仍旧注视着他的汉斯。

“它很美味。他是伦的儿子,对吧?我还不知道他是个这么有才干的厨师呢。”

“……我会将您的评价传达给比卡罗斯。我确信他会为少爷您的称赞感到万分高兴的。”

“这样吗?那让他知道我确实有享受这一餐。”

“……是,先生。”

汉斯面部僵硬地看着凯尔,但凯尔已经打定主意了。他不打算弄糟与比卡罗斯的关系,他要努力留一个好印象。

凯尔怀着轻松的心情再次享用起这一餐。一旦他让比卡罗斯和崔韩一并远离此地,一切都能步入正轨。凯尔已经想好了一个他自认为非常好的计划来达成这件事。

就像早餐时一样,凯尔把盘中食物一扫而光。当他站起身来看向汉斯时脸上带着满足的笑。

“汉斯,为什么你突然最终被安排给了我?”

在晚饭之前,汉斯提到一嘴凯尔的父亲,德洛斯,将他送来单独服务凯尔。尽管凯尔不知道海图斯伯爵一家在崔韩走以后是什么情况,汉斯是最为熟练的一位管家,并且在所有副管家中最有可能被提拨为正管家。

汉斯轻轻低头,回答了这个问题。

“伯爵大人在听闻少爷因在书房办事而废寝忘食后十分关心,让我确保少爷务必吃好一日三餐。正因如此,我会监管一切与用餐相关的任务。”

确切来说,汉斯负责饭食。

“是这样吗?父亲实在是多管闲事,我自己会吃饭。不过我想如果不是汉斯告知我,我也不会注意到用晚餐了吧。”

凯尔当时忙着记录下那个韩国小说中前五卷中所有命中注定的垃圾事。离开餐厅后,凯尔对汉斯笑着说。

“汉斯,要好好伺候我。”

“啊,当然。也请照顾照顾我,我会尽力。”

汉斯回答时踉跄了一下,但凯尔就顺其自然了。凯尔见伦就站在他拉开的门后,皱眉道。

“伦,我不是让你去吃饭吗?”

凯尔让伦离开因为他不想看见这个老家伙的脸,但后者不会离开。他就像苍蝇一样在凯尔耳边嗡嗡直叫。当凯尔在书房时伦一直站在门外,这让他很烦躁。

“少爷,我的工作是照顾您。”

看到伦脸上的微笑,凯尔轻啧一声,然后动了火气。

“够了。我不需要这个所以去吃饭。为什么你在我命令你去吃饭时都不肯去吃饭?别跟着我。我想你知道我的脾气,对吗?”

他用他的凝视来威胁伦以坚持自己不想在回书房时仍被跟着。当凯尔向后瞥了一眼,伦只是完全目光呆板地站在那里,而汉斯震惊地看向他。

“难道我不应该发火吗

凯尔被老刺客僵硬的面部表情吓到,于是转身离开,加快脚步走去书房了。

抽屉是完全空着的。

那份他曾经用韩语刻苦记事的文件已经在火焰中被销毁了。是凯尔亲自动的手。尽管这里没人懂韩语,但他还是得小心翼翼的。他还告诉所有仆人不要没他的允许就随便进出书房。

‘无所谓,反正我记着所有的事。’

金绿树一向擅长记他感兴趣的事。漫画,小说,电影,不论是什么,只有他喜欢,他就能记住角色名字和个性。当然,如果他不感兴趣,他会忘得一干二净。

凯尔将他的背靠在椅子上,开始思考他将来要做的事。

‘首先,我明天要去见崔韩,然后做那件事情。’

他嘴角慢慢地勾起了弧度。

‘我得捡一个护盾。’

要活的久一点,他可一点都不想打架。

为了达成那个目标,首先是加强自己的防御力。第二点是找到治疗的方法。第三点是要比任何人都快。第四点是达到不会伤到自己却能解决别人的强度。

当然,最重要的是远离战场或任何可能溅血的地方。

凯尔慢慢地合上双眼,满意地思考这些大概被称为计划的东西,甚至在入睡前还在想它。

‘至少我不会挨揍,即使书中这么写。’

不可摧毁的盾牌。凯尔在他入睡时想着这第一个无形之力。他那翘起的嘴角看上去永远不会落下。

命定的际遇没有主人。它一种先到先得的交易。

到了这重要的一天。他要做什么才能平复自己神经,最终成功?凯尔认为第一步是来一顿丰盛的早餐。

他总感觉他来这个世界之后所做的唯一一件事就是吃,不过他打定主意要享用这一餐,因为从明天起他就要忙一段时间了。

“唔,嗯,我听说你昨晚在书房睡着了。”

“这事就这么发生了。”

他很随意地回答父亲的问题,继续专注于食物。他甚至没有看向他父亲这个事实显得有些粗鲁,不过既然他本身以做废物出名,这样就好。

凯尔率先吃饱并站了起来。椅子发出的吱嘎声使得所有人都关注着他。

“我要先离开。”

这不是恰当的礼节,不过凯尔的父亲德洛斯看起来不管怎样都会爱他的儿子。他来来回回地看向凯尔和那个空盘子,然后笑着说。

“当然,去吧。”

“谢谢您。”

凯尔需要赶紧离开因为他今天有许多事要办。但德洛斯把他叫住了一小会。

“你今天需要任何零花钱吗?”

“……我确实需要一些。”

这确实是一个有大笔钱财的家族。凯尔在他听见父亲会通过汉斯来给他这笔零花钱时抑制着笑容,然后没说谢谢就离开了。他确实有一瞬间与他弟弟,拜森,对视了一眼。但凯尔无视了它,走向餐厅的门。

凯尔看见伦在跟着他,便嘘声把他赶走。

“伦。我要出去了。别找我。”

别找我。这是凯尔的给伦的信号,告诉他自己要离开靠近城郊庄园去喝酒。不论他什么时候这么说,伦只是笑着祝他一路顺风。

“您今天不会去书房吗?”

但因为某些原因,伦今天问了个不常见的问题。凯尔开始皱起了眉头。

“伦,我并不觉得这是什么需要你好奇的东西。”

“……我明白,少爷。我会等您的。”

在听闻伦会等他后,凯尔的前额甚至起了更多皱纹。

“别等我。”

凯尔晃晃手指召来一个站在宅子门口的佣人并与他一同离开了。凯尔看起来仍然很生气,所以那个佣人在跟着凯尔身后时什么都没说。

一离开房屋,他能望见花园和更远处的大门。这时,凯尔长叹一口气然后小心地向后瞥去。他甚至能透过紧闭的大门看见门后伦僵硬的表情。

“真高兴我能甩掉他了。”

他很高兴伦没有跟着他。然而,凯尔挺怕那僵硬的表情。他总归还是个刺客。凯尔决定他从下次离开庄园时开始就要对伦好一点,不惹他生气。当然,他上了马车。

过会儿,他到达了目的地。

“少爷,是这里吗?”

车夫小心翼翼地问道,并打开了门。他看了一眼身前的小店。车夫的脸上流露明显的困惑。

“是的。这就是了。”

凯尔,身着一件对别人来说花哨得过头却是自己的衣橱中最简约的一件衣服,走出了四轮马车。他们身边空无一人,因为所有家伙一见马车上有伯爵的家徽就都溜得远远的了。

【茶香诗语】

一家能让你一边读诗一边品茶的茶店。这个干净的三层建筑看起来价格不菲。它的所有者的确非常非常的富有。实际上,作为一个大型商会的偏房庶子,他甚至比凯尔还富有。只不过他得住在这里隐藏身份。

‘如果我记的没错,这个所有者会在第三卷的时候去首都见到崔韩。在那里他宣称,也许他只是一个大型商会的偏房庶子,但他会拥有这个商会。’

这个对崔韩大吼,发誓自己会成为商会所有者的家伙。凯尔只读过前五卷,因此他不知道这个人最终有没有如愿以偿,不过既然他是主角的队员,他很有可能成功了。

凯尔看向像猪一样流着汗的车夫,下达命令。

“你能离开了。”

“抱歉,什么?”

“你要让我把同一句话重复两遍吗?”

“不,那个,我是不需要等您吗,少爷?”

凯尔拉开茶店的大门,漫不经心地答道。

“对。我会在这待很久。”

咕咚。他听见了身后车夫紧张的吞咽声,但一个更加清晰,令人愉悦的声音充盈了他的耳朵。铛的一声。一个安静但清脆的钟声宣告凯尔进入茶店。

凯尔站在入口,环视着茶店内的环境。时辰尚早,来的人不是很多。凯尔能看出所有人都惊讶于在这里见到他。

好吧,书上确实说过凯尔在这片地方无人不晓。他是个商人的头号公敌,因为他有破坏店内一切事物的倾向。

“欢迎。”

然而,这家商店的主人热情地迎接着凯尔的到来。凯尔看向那个在柜台后欢迎他,长得像小猪一样的人。

“他一定就是店主了。”

有钱的庶子,钱哥。他圆滚滚的脑袋和身子看起来完全符合书中所形容的小乳猪。

‘他看起来就跟小猪存钱罐一样。’

凯尔拿出一个金币,将其放到柜台上,吩咐道。

“我今天打算在三层待一整天。”

钱哥凝视着凯尔,脸上带着微笑。凯尔打定主意装作看不见,又指了指书柜。

“再来些不苦的茶。你这有小说吗,还是只有诗?”

哐当。这一声某人放下杯子的声音穿透了整个店。凯尔看着钱哥,猜测是某人放杯子时用力过猛。他更希望有本小说。

“当然。我们也有很多小说 ,凯尔少爷。”

“真的吗?那就给我送来一些有趣的书和一杯茶。”

“遵命。我晓得了。”

凯尔的金币落入钱哥胖乎乎的手中。凯尔在钱哥试图找钱时就已经转身走了。

“我待会儿还会喝更多茶的,拿着吧。”

“……可这还是太多了,少爷。”

一个金币值一百万加仑。有了那枚金币,那值一百万韩元的金币,凯尔做了件他一直想试试的事。

“我有很多钱。把这当你的小费吧。”

谈论你有多富有。谁在乎钱哥是不是实际上比他还有钱。他还知道很多命定的事件,能让他赚更多钱。凯尔用下巴指着一楼的桌子,试图让自己看起来很酷。

“好吧,如果这实在是太多,你可以给在座的所有人请上一杯,记我账上。”

金钟。这也是凯尔曾经想做一次的事。在他告诉父亲自己需要零花钱后,他收到了三枚金币,共值三百万加仑。

“少爷,还是太……”

“唉,足够了。只管带给我茶。”

做一个废物真的很不错。凯尔在走上三楼时一点都不考虑自己的礼貌。他能听见身后传来的窃窃私语,但介于他早就有不少的坏传闻,比如是个伯爵家的废物,他完全不需要在意。

“就和我所想的一样。”

由于是大清早的缘故,三层当前没有其他人。凯尔在三层最里的角落找了个座位,然后他看向窗外。

‘这个视角没错。’

这是能最好地看清西城北门的地方。凯尔打算今天在这里观察崔韩。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