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二罢工的话会发生的事 – 第5章 – 水槽骑行 (2)

“……我从未见过如此大而明亮的圣域。”

本杰明似乎像是知道了什么,不像我这样,在这突如其来的情况下就像一个坏掉的玩具。

我花了大约10秒才意识到这个‘在地面召唤一个黄金圈’是我的能力。

看到之前只在我身上发生过的游戏中看到的事情后,我仍然感到困惑,但我觉得问 “这是什么?”会很愚蠢。

【无论如何,孩子们不会因为我而受到伤害。这对你来说也是如此的,本杰明。】

我的声音再次响起,仿佛像是我在卡拉OK吧里。

地面上的圆圈光芒渐渐变暗,然后消失的无影无踪。就好像他听懂了我的话,消失了。

“殿下,你给了我一个神谕,所以我会相信您的。”

“……”

本杰明似乎是我在整个星期见过的最高兴、最温柔的人。

我什么都没回答。

要保持我的面部表情似乎会有些困难,回到我的房间后我觉得我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东西。

‘圣域’、‘神谕’……还有为什么本杰明今天表现得这么奇怪。

我变得和那些在参加考试之前没有设法复习所有主题的人一样焦虑。

*

“卡纳尔,我们一起聊一会儿吧。”

我合上了我的学习资料,不,神学书籍,并抓住了这个小男孩。

今早还显得十分开心的卡纳尔,现在却显得无比焦急。

他在为我提供午餐时脸色苍白,每当我试图和他说话时,他总是会尴尬地微笑着。

“是,殿下。”

“请坐。你吃了吗?”

卡纳尔小声嘟囔着说他吃了。我能看到他金色的大瞳孔正在颤抖着。

他一定是从本杰明那里听到了什么,或者是一些大到他无法不知道的事情发生了。

今早让我感到焦虑的本杰明,从我刚才散步后就失踪了。

他没有回答我的任何问题就不见人影了。

“本杰明在花园里对我说了一些奇怪的话。你对它们有什么了解吗?”

“啊。”

任何人都可以看出他知道得很多。

卡纳尔虽然机智,但他似乎没有演戏和说谎的天赋。

还是因为就在我面前,所以无法隐藏?

“如果是和我有关的新闻,那我也需要知道。”

当然,这不会有什么大不了的。

我这样告诉自己,努力压抑着心中不祥的预感。

过去一周我一直非常安静,并没有像我计划的那样遇到皇子。

我也从未听说过关于《退社后变成异世界的贵妇》的MC克莉丝特尔的东西。

这意味着MC、男主和我从来没有重叠过。

“嗯,殿下……我们这里……”

我静静地等着他解释。

我年纪大了,知道逼孩子快点说只会适得其反。

至少恩瑟来说是这样的。

“呃……有小偷。”

“唔?”

什么?小偷?不是间谍而是小偷?

我想知道什么样的宝贵物品被盗了,就连我也不得不从本杰明那里听到如此奇怪的事情。

看到我脸上震惊的表情,卡纳尔似乎松了一口气。

“殿下,您一定对此一无所知。我相信情况会如此。”

“不,本杰明甚至谈到了殉道。就算与我无关,我想你也应该弄清楚。”

我突然有种预感……这里一定是在我不知道的地方发生了重大事件。

这可能是为了推动退溪宫故事发展而发生的事件。

即使我尽量不被流淌的河水冲走,一颗小小的鹅卵石也无法变成一块巨石。如果电流变得太强,它最终也会跟着水漂浮。

然后,至少,我想知道放置我身体的河流是如何形成和吞噬的,急流和缓慢的水流在哪里。

“我听说有宝物……神器都消失了……”

– 叩叩

听到一声重重的敲门声,我们俩都停止了我们的谈话,转身朝门看去。

“请进。”

是本杰明按我的话开门出现了。卡纳尔急忙从座位上站起来。我很好奇他到现在都在做什么,但他先开口了。

“殿下,有来宾来了。”

“来宾?”

“这是伊丽莎白·穆泰,帝国卫队的的副队长。”

谁?

“我从来没有预约过。”

“啊,殿下,不好意思。”

一名年轻女子突然从本杰明身后出现,礼貌地鞠了一躬。

我尴尬地站了起来。

她有一头卷曲的橄榄色短发和明亮的灰色眼睛。

她的制服上装饰着无数的勋章,炫耀着她的军事实力。

“在里斯特帝国与佩内蒂安圣王国的交界处发生了一起重大盗窃案。我要求召开这次紧急会议是因为我对这件事有些疑问。殿下,请原谅我不能提前通知您这次的会议。”

如果我不原谅她,我就会变成个奇怪或可疑的人。

我缓缓点了点头。

我吞了吞口水,即使知道她是谁,我也别无选择,只能接受与她的会面。这感觉好像我不久前的想法变成了现实。

忘记一条流动的河流……我似乎好像不小心乘坐了水槽骑行。

*

自从来到这里后,我唯一偷走的就是我曾经呼吸过的空气。

我挺直了背脊,提醒自己没有什么可失去的。

“啊,殿下,您还真喝不含咖啡因的茶呢。”

穆泰副队长率先发言。

她尝了尝卡纳尔带来的芙蓉茶。我现在知道她的意思了。

威武神教会的神官都会远离咖啡因和酒精等兴奋剂。

他们认为,如果被强行唤醒,或者是判断力模糊,就无法正常修炼神通。

《威武神教的规条与信仰》的第一页所述,只有最虔诚的神官才遵守这条规矩。

第一天我向本杰明和孩子们要凉茶时,他们感到惊讶,因为他们不知道耶瑟王子对教会如此忠诚。

毕竟,他是一个被坦率称为‘新王国的叛逆者’的家伙。

对我来说,这就像一头公牛倒退着捉老鼠。

“这闻起来真香。我应该向皇子推荐这个。他总是喝浓咖啡的。”

“嗯,穆泰副队长,你可以直接进入正题。”

她的目光因为我打断了她,似乎惊讶。

然而,我不需要塞德里克皇子是个喜欢浓缩咖啡的受虐狂的信息。

“我相信你也很忙的,穆泰副队长。你刚刚说这是个严重的盗窃。”

最重要的是,我不想和你混太久。

“所有的工作都是由警卫队长完成的。我与荣誉职位没有什么不同。请称我为伊丽莎白。”

她笑着回答。我只是扬起唇角。

伊丽莎白爵士是伯爵的领主,她的职位不是荣誉职位。

“那请原谅我,让我无缘无故地问您几个问题。”

帝国军副队长又喝了一口茶,才缓缓开始审问我。

我看到她手里拿着茶杯,左手上的戒指闪闪发光。

“殿下,能告诉我您在 3 月 17 日晚上在哪里,在做什么吗?”

“3月17日……那是我来到这里的第一天。我只记得洗漱睡觉。”

我在这里醒来时是 3 月 18 日早上,所以我确定我是对的。

但我的私人仆人和待从本杰明是这样告诉我的,所以这应该是正确的。

“您睡前或起床后有没有与外人接触过?”

“没有,但问本杰明会更准确。他可能会给你更好的答案。我记不太清,因为我那时太累了。”

“我也已经审问过他了。他给了我同样的答案。”

所以,那就是本杰明失踪几个小时的原因。

我摇了摇头。

“您能按顺序告诉我您在 3 月 24 日接触过的每一个人吗?”

“那是昨天了。好吧,卡纳尔和双胞胎来叫醒我。当我穿好衣服时,本杰明也和我们在一起。我在下午散步时遇到了一些园丁,但我还记不住他们的名字。”

“大多数的人都不记住他们的名字。”

她的回答带着微笑。

“殿下,正如卡纳尔告诉我的那样。我听说虽然您身居高位,但对仆人大方,对园丁也很尊重。”

我不能告诉她这是因为仆人比我妹妹小,而园丁则是我父母或祖母的年龄。

“那样我感觉更放松。”

这就是我真正能说的。这似乎是一个不善交际但适度真诚的回答。

“殿下,您是说您的仆人群中有双胞胎吗?”

伊丽莎白副队长连忙转移话题。

“啊,他们不是相同的。他们是贝朗男爵的孩子,只是身高相同而已。”

我回答道。追随卡纳尔脚步的两个男孩只有十三岁。

我告诉她,在那之后我没有遇过任何人。

一开始,只有本杰明、卡纳尔和贝朗双胞胎经常照顾我,而其他仆人也只是在我手忙脚乱的时候才偶尔来。

“我年轻时有参观过贝朗男爵的庄园。”

“……哦。”

“男爵夫妇是非常善良的人。我应该是很久没有发问候信了吧。”

这个审问肯定是在没有问任何重要的事情后就结束了,因为她说的是这种随意的事情。

然后她站起身来,恭敬地向我告别。

一件让本杰明几乎在花园里发疯的事件,似乎太容易了,卡纳尔一整天都焦急万分,尤其是伊丽莎白副队长把这事件称其为“严重事件”。

当然,我并没有真正做任何事情,所以这是一个自然的流程。

“殿下,我们下次再见。”

当她走出门时,我只对她笑了笑。

我宁愿再也不会与皇子最好的朋友一起在这种意外中相遇。

*

“殿下,您今天辛苦了。”

过来抬桌子的卡纳尔对我说话。

我坐在床上读着公文,不,《掌控神力的理论与现实》,然后我回答他。

“你今天被审问也很艰难。盗窃案发生在离这里这么远的地方,他们为什么要问我们?”

“真的很艰难,殿下。我完全被吓得全身冒汗了。”

男孩深深地叹了口气。

在伊丽莎白副队长离开朱丽叶宫后,我从本杰明那里收听到了许多关于这件事的消息。

盗窃发生在离皇宫极远的‘边界殿’。

据说,这是一个需要人经过无数个传送门,从最后一个传送门出来,然后骑马朝边境方向走一周才能到达的地方。

“那个地方不是也治安得很严吗?”

我是在一本书中读到它的。

边界殿是大陆上最大的神殿,它位于里斯特帝国和佩内蒂安圣王国的交界处。

它是现在空缺的教皇的住所。

由于教皇在选举后立即失去了公民身份,因此他所在的边界庙是一个由帝国和新王国共同保护的中立地区。

“那就对了。据罗梅罗宫的侍从说,这件神器就这么消失了,没有任何踪迹,也没有任何目击者。要是被圣王国偷了,明明早就带回王国了,所以不明白殿下为什么要烦你。”

我也觉得这很有趣。他们一定认为我是个顽固的人,因为对他们来说我是一位外交人质。

就算是王子在成为帝国人质的路上抢夺了神器,明知道自己到了就会被彻底搜查,又怎么会带着这样的宝物?

“让我们将其视为参考检查吧。”

我漫不经心地回答。

伊莉莎白副队长的言行并不沉重。

如果她真的认为我是嫌疑犯,我敢肯定,队长会出现,而不是帝国军的副队长。

要么那样或他们都会把我拖到某个地方接受审问。

“是的。晚安,殿下。”

“嗯,好的。卡纳尔你也好好睡吧。”

男孩关了灯,说了声再见,就离开了。

尽管他看不见我,我还是向他挥手,然后地慢慢躺下。

我盯着天花板,突然开始想起恩瑟。她有没有提过这个?

我不这么认为。

她确实谈到了寺庙和仪式,但她从未提及宝藏消失或“我们的耶瑟”如何被诬陷。

我的脑子感觉已经要变麻花了。这不是水槽骑行。

我想我也很激动,因为即使这不是什么重要事件,但每个人都感到很不安。

是的,麻花只是一个点心的名称而已。
(译者注:由于作者引用了一种韩国小吃,我也因此更改了一些内容以使这个笑话用中文起作用。)

– 咔

有人甚至没有敲门就打开门,进了房间。

进来的是双胞胎仆人,贝朗双胞胎。

————
译者注:

[1] 由于作者引用了一种韩国小吃,我也因此更改了一些内容以使这个玩笑用中文起作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