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6 – 他们相遇(3)

以下哪种情况更能激怒某人?

是被猛击一拳?还是烦人地戳来戳去?

这、当然、是后者。

凯尔在被打一拳之前痛戳了崔韩五次。由此可见,戳一下应该还是没问题的。

“您要离开了吗?”

“是。”

茶店里不剩多少人了。

现在过了晚上九点,是酒吧要比茶店人多的时候。考虑到矿厂里的矿工都去喝酒了,酒吧里应该是人满为患。

“期待您的下次光临,少爷。”

凯尔稍微地点头示意。

“茶不错。”

他对钱哥发表了自己的见解。

“而且,尽管我才读了一半,那本书也挺好的。我尤其喜欢那个主角,他的能力,还有他成长的方式。”

在那一刻,钱哥瞬间皱了一下眉毛,又回到正常。他看向凯尔时眼中仿佛笼罩着一层乌云。

然而,凯尔没意识到。他正在努力回忆书中的内容。崔韩的事太让他焦虑了,以至于不能专心看书。

不过,在阅读时也心怀紧迫感也是件有趣的事。

这也许是从原本的凯尔身上遗留下来的默认设定,凯尔能理解这个国家的语言,并且在读写上没有任何问题。凯尔略带笑容继续和钱哥搭话,而后者只是呆站在那里,面无表情。

“别让其他人动这本书,要让我不管什么时候过来都能接着看。”

这倒真是伯爵那个不成熟的儿子,总想要霸占其他人的财产。钱哥,作为有钱商会会长的庶子可不喜欢这种恶习,但他拿凯尔没办法。毕竟凯尔是伯爵的儿子。

“当然!我会为少爷您保存好这本书的!”

然而,钱哥的反应超出凯尔预期。他带着明媚的笑容催促凯尔早点再来。

“期待阁下的下一次光临。我会等您的。”

“啊,随便。”

凯尔其实并不想离开这家店,但他得去找崔韩。叮铃铃。铃声响过后,店里似乎立刻热闹起来了。

不过,茶店外的声音更大。尽管此地与首都相距甚远,实际上有不少艺术家定居在这里,并用他们独特的作品把这里变成一个受欢迎的地方。这些人,还有在矿坑里辛苦了一整天的矿工,都在晚上出来喝上一杯。

凯尔独自走在大街上。

“仔细想想,他确实是个特殊的家伙。”

一般来讲,在奇幻或者武侠小说中,一个家族的混子总是带着一帮危险的小弟出去晃荡。他们花天酒地,玩弄女人,在街上或店里制造混乱。

有趣的是凯尔实际上讨厌那些流氓,色鬼。确切来讲,是鄙夷他们。

‘他认为这群人都是渣滓。’

真是烂透了的人渣。即使生活没啥希望,也得好歹给我去当一个努力工作的良民。

这就是为什么他即使喝醉也不打人,但能毫无芥蒂地往目光所及的流氓身上扔东西。好吧,考虑到他醉了之后准头真不行,至少说是尝试去扔。

也许这就是原因。

“哎呦喂,少爷,您来了?”

酒馆的主人是真的怕凯尔。这是因为有一次凯尔以自身为轴把周围一片砸了个干干净净。实际上,凯尔大概是酒馆黑名单上的第一名。

他没有理睬酒馆主人的问候,直接扔过去一枚金币。

“给我一瓶酒,照常。哦,还有烤鸡胸脯。上面不要撒盐。”

“抱歉?您不想先找个位置坐吗?”

凯尔略微皱起眉头。店主赶忙挥了挥手,低头说道。

“很快!我很快就会端来!”

店主立刻走开了,但又似乎是笑着的。这是因为凯尔看起来不打算落座。凯尔环视一圈这个他一进来就变得鸦雀无声的酒吧。所有人都躲闪着他的眼神,别过头去,好像在埋怨为什么凯尔偏偏从城里那么多酒吧中选中了这家。店里的流氓人渣都格外紧张。

“啧。”

凯尔用舌头轻咂的声音穿透了整个酒吧的沉寂。

“少爷,这是您点的酒。”

“好。”

凯尔抓起酒和一包鸡肉。这就是他常喝的酒精,估计是整家酒馆中最贵的。他没有反悔,带上酒便离开了。

凯尔在离开酒吧的瞬间打开瓶子,一口气灌了一小半。

“噢哦。”

这酒尝起来真不赖。得益于凯尔的高酒精耐受度,一下子喝一半对他来讲是小菜一碟。只不过容易脸红,让别人误以为他不太能喝。

凯尔手里攥着一瓶酒,向前走去。

他路过待了一整个白天的茶店,直到看见一群一见他就紧张的守卫。看到他们的这种反应,凯尔只想径直走出城门。可惜,这并不是他的命运。

“啊,开始有点热了。”

随着不停地喝酒,凯尔感觉自己体温逐步上升。他又走了几步,到达不远处的城墙。这个自大门延伸开的宏伟城墙看起来是为了对抗一切可能的外敌而建的。

‘好吧,这得看人。’

凯尔从书中回忆起这部分知识。

‘大约从城门起数一百步。’

那是崔韩跳下城墙的位置。凯尔攥紧手里的瓶子,跑向那个地方。由于那是片住宅区,街上并没有多少人。

在到达前,凯尔先做了个深呼吸。

刚刚好是距离城门的一百步。那是个住宅区的小角落,因此除了守卫所放于城墙顶端的火把以外就没有其它光照,甚至包括从窗户透出的灯光。

但足够了。凯尔在双眼适应黑暗后一点一点地向命运靠近。

‘就如我预期。’

他能看见有什么东西在墙角蜷曲着。事实上,那有不止一件东西。

几个精致的小东西在寒风中瑟瑟发抖。凯尔继续走过去。他能听见那些蜷缩的小生命所发出的声音。

喵,喵呜。

两只躲在墙角的猫喵喵叫着。凯尔露出了微笑。

‘就是这了。’

他找到了正确的地点。在崔韩翻过城墙时,有一只小猫被隔壁的头领撞倒并磕到墙上。崔韩急忙扭转身体以避免压倒小猫。这真是一个充满巧合的世界。

“他真是个好人。”

在这次出乎意料的躲避中,崔韩扭到了他的脚。在第一次杀了几十个人,埋葬所有村民的尸体后,他像个疯子一般跑到去西城。他的身体到达了极限,因此无法在做出这样的举动后还正常着陆。

喵呜,咪呜呜。

凯尔扫视一眼蜷成一团瑟瑟发抖的小猫,还有另一只正在安抚它,看起来是同窝的小猫。然后调转了目光。

他看向近处的一条小巷。他能看到他。

‘我找到他了。’

这个因疼痛而面部抽搐的家伙看起来就像贫民窟的流浪汉。凯尔能看到他乱糟糟的黑发和破旧的,仿佛被烧过的外衣。

根据小说,凯尔和崔韩会在明天相遇。而今晚凯尔喝醉了,并且在腹侧添上一道疤。尽管这只是一些细枝末节,但事件的轨迹已然发生变化。

凯尔由观察小猫时的蹲姿改成站立。崔韩一定在几分钟前就感受到他的窥探了,并且慢慢地抬起手,眼睛从粗糙头发下紧盯凯尔。

“该死,我在发抖。”

凯尔能听到自己的心脏跳的越来越疯狂。

尽管因为黑暗而看不真切,凯尔能看到那头帘下的眼神分外寒冷。

凯尔由衷地庆幸自己喝了酒。

凯尔默默地为这聪明计划欢呼,并且尽量让自己冷静下来。一个试探。他需要把握这个试探来留下一个好印象。

在对紧盯着他的崔韩说话前,凯尔做了个深呼吸。

“看起来你一定是饿了。”

啧啧。凯尔用舌尖轻敲他的上颚,并从包裹中拿出了那块鸡胸肉。然后用他最轻柔的动作,把鸡肉递给小猫们,而不是崔韩。

“可怜的小家伙,来,去吃。”

凯尔没料到这小猫竟然这么小。他希望它们有到吃肉的年纪。啧。他又弹了弹舌尖,把鸡胸肉撕成小块以便猫儿们吃掉。

他又有点混乱,为什么自己他妈的要蹲在这里喂猫。实话实说,凯尔并不喜欢猫。然而崔韩蛮珍惜这些小动物的。

呵呜呜呜,呵呜呜呜。

那只受伤的小猫可能感受到了凯尔对猫的不喜,它露出小尖牙并发出了低低的哈声。但凯尔一边抚摸起小猫银色的毛发,一边盯着它金黄的眼睛。完全称不上喜欢,因为小猫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来躲开凯尔的手。

“可怜的小家伙。吃掉这个,快点好起来。”

凯尔在说这句话时甚至没看着崔韩,然而,他很确信崔韩绝对在看着他。

“你有什么去处吗?”

他没听到任何回复,但还是继续说了下去。守卫很快就会来巡查这片区域,而他需要在崔韩跛着脚离开前做点什么。

“或者一个能待的地方?”

凯尔问着,抚摸着那只低吼的金瞳银毛小猫,然后把打算攻击他的红毛小猫推开。处于某些原因,小红猫一直试着去抓挠凯尔。他与手足相同的金色眼睛,在黑暗中依然闪闪发光。

但凯尔得把注意力集中在崔韩身上。

“你饿了吗?”

仍然没有回应。凯尔预料到了。

崔韩可能就在观察他,但他也可能只想休息。

他的肉体和精神都达到极限。此外,他在几天前还经历过一场大打击。对于像崔韩这样一个独自生活,除去小村子里的村民外不与任何人接触的人来说,西城是个完全陌生的地方。他也许已经活了几十年,但一点也不了解外面的情况。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

“……为什么你要跟我说话。”

崔韩似乎最终给凯尔打上了很弱的标签。

凯尔弱到即使崔韩状态不好也能被轻易解决的程度。这也是为什么即使不明白凯尔如此关照他的原因,他也接受了凯尔的好意。

凯尔站起身来走向崔韩。守卫很快就要来这片区域巡逻。

“嗨。”

随着一点点接近,他能更好地检查崔韩的处境。这真是一团糟。不过,也许是作为主角的缘故,他的眼睛依旧明澈。崔韩的黑发黑瞳显示他确实是个长相确实不错的韩国人。因此凯尔在对他说话时带了点笑意。

“跟上我。我会给你食物的。”

当一个提供美味食物的人就是最好的第一印象。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