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14 – 出发(1)

“看起来你并不紧张。”

凯尔微笑着,并没有对父亲的陈述做出回应。过去几天中,凯尔的面色明显要好很多。它只会是更好。

“毕竟我没被打成肉酱。”

位于海尼图斯领地的这场雨一直持续到昨天。如果事情按小说中的发展,凯尔会在一个雨天被揍一顿。当然,昨天凯尔可没被打。

他现在睡觉也安心多了。这是因为他能感受到坚不可摧盾一直环绕着他的心脏。知道自己即使是不小心惹到伦或者比克罗斯这种人,也能设法生存后,他晚上能更轻松入睡。

“父亲。”

崔汉看着桌上排列的甚至比以往更要精致的早餐,说道。

“看起来随行使者的人数又增加了。我曾要求过要减少人数。”

他要求他的父亲减少那些旅途中为他服务的仆从的数量。他还说有汉斯和伦就足够。自然,汉斯的神情起初变得灰暗,不过,他一听说小猫们也会随他们一起去,便立马开始收拾行李。

“啊,关于那个……”

处于某些原因,德鲁斯没有说完就停了下来。就在那时,另一个人的声音插入这场对话。

“那是我的决定。”

是德鲁斯的妻子,弗欧兰。

她正低头看着自己的餐盘,头发完美地束成发髻,没有一丝乱发。她看起来与她的儿子,拜森,特别相像。他们甚至都不与凯尔有眼神接触,摆出一副平淡的神色。

“我们不能让家族的任何人仅仅因为你只带去那么一小队使者而显得贫困又劣质。”

那是特别平淡的声音。在继续说话前,弗欧兰抬起她的视线,看向凯尔的方向。

“……我不是说你很糟糕。”
“连我也清楚。”

听到凯尔的答复后,弗欧兰犹豫一下,又吃下一口食物,继续说道。

“人们,尤其是贵族,十分在乎形象。”

伯爵夫人,弗欧兰。凯尔安静地注视她。

她生来是一个贫穷的艺术家庭的大女儿,曾经梦想着要做一个商会会长。受到那些被卖给贵族的那些奢侈品的影响,她来到海尼图斯的领地。一来到这儿,她迷上了雕刻艺术。
最终,她遇到德鲁斯伯爵并与其陷入爱河,成为领地的文化业务运营的指导。

凯尔,不,金绿秀认为,她对自己的生活还有她本人都很自豪,这也是为什么她也骄傲于这个家庭。

尽管知道凯尔在无声地观察她,她仍旧毫无波动地说了下去。

“艺术不是为这些废——唔唔。”

由于曾在商业的世界生活过一段时间,她说话还是有点粗俗。

“不管怎样,还是有很多人认为外表能揭示一个人的全部。”

这是她告诉凯尔要带很多仆人在身边的方式。她是为了不让凯尔因为只带去几个仆人而遭到非议。

自然,凯尔也想带很多人来供他指示。

“那样该多棒,多轻松啊?”

他发现现在如果没有仆人,更衣是件难事。金绿秀作为凯尔来到这个世界才大概一个星期,但他已经无法离开这种轻松的生活了。

然而,几天后凯尔的未来将会闯入一条疯狂的黑龙。

如果他不能提前释放这条疯狂的龙,它可能失去理性,杀死很多人。虽然凯尔在乎别人身上发生了什么,他仍不想看到人们在他眼前死去。
此外,他也不想为那些因为这条龙而受伤的人承担责任。

责任是一个沉重的负担,并且,对金绿秀这样,从孩童起就要为自己的生命负责的人来说,与人及人的生命相关的责任是最可怕而沉重的负担。

这也是为什么他开始说道。

“艺术是灵魂的镜子。”

弗欧兰将目光从她的盘子上移开,看向凯尔。这与他们之间的上一次对视,已经相距很久了。

“……你的确知道。”
“是的。我的确知道。”

在过去四天中,凯尔走遍整个领土来准备他这次旅行中所需要的物品。他只是复述出他在途中看到的一件东西。

“雕刻不仅仅是切割一块大理石。它创造了心中所想的反射。”

这次,是凯尔看着他的盘子继续用餐,而弗欧兰看向他。

“我在美术馆的牌匾上看到的。”

海尼图斯领地的美术馆展出着新雕塑家的作品。在其牌匾上的格言是弗欧兰亲自写的。

“……你随意吧。我会减少与你同行的人数,但是,作为补偿,马车和里面所有的一切都该是最上等的。这是我们海尼图斯人所应有的面貌。”
“我没问题。请给我最贵的东西。”
“很好。我会确保你有一辆在穿过颠簸的路时不会硌你屁股的马车。”
“只要最好的。”

由于他正盯着自己的盘子,凯尔没有看到。但弗欧兰的脸上有淡淡的微笑,随后消失了。
从开始看完这一幕的德鲁斯伯爵假装咳嗽一声来掩饰他浮现的笑容,向凯尔问道。

“你有没有核对从汉斯那儿得到的关于所有要去首都的贵族品性信息。?”

德鲁斯用他自己的关系网,以及情报协会来购买其他贵族的信息,并把它们交给汉斯,让他转交给凯尔。

“是的。这是个有趣的娱乐。”

买到那份文件可不简单。事实上,它大概要消耗一笔财富。虽然每个人的记录只有三四行,购买关于贵族的信息总是珍贵且价格不菲。

“有小气的人,有愚蠢的人,有聪明而可怕的人,甚至有极度渴求权力的人。看起来这次各种各样的人都会来。”

当然,这也有一些笨好人、恶人和垃圾。

“你看了我发给你的文件。嗯嗯。不管怎样,照你所愿去做便是。但凯尔。”
“是的,父亲。”
“我听到一个奇怪的传闻。”

凯尔的肩膀特别轻微地畏缩了一下。

“从表面来看吃人树,那棵黑树,已经变了。它现在是一棵有漂亮蓝色叶子的白树。那个曾经什么都不长的地方,现在甚至都有草长在那儿。”

过去四天中论变化最大的地方没有哪个能比得上贫民窟中山丘的顶部。那里曾经只扎着一棵黑树。然而,在凯尔解决它的怨恨之后,他变成了有蓝色的叶子的白树,现在它几乎称得上是神圣。

“这难道不是个有趣的传言吗?”
“它的确是。多有趣的谣言啊。”

凯尔当下并不打算展示他古代力量,所以他便假装自己对其一无所知。
德鲁斯伯爵不可能不知道他去过贫民窟的事实。然而,他不会有任何关于古代力量的知识,只能怀疑有什么事与凯尔和那棵食人树有关。

“是的,但这没什么大不了的。但是,不论做什么,你都需要注意谣言。没什么比人的眼睛和嘴更可怕了。不过,任何在领地内发生的事情对我们家族成员都无大碍。”
“我会记下来的。”

凯尔感觉好像只要他留在他们的领地,就真的可以有一个平静的生活。快点从首都回来,过上葛优躺的生活,该有多好啊?

为正要离家去首都的凯尔准备的奢侈大餐终于到达尾声。他收到了因为太忙而无法亲自目送他离开的伯爵和伯爵夫人的道别。然后他又与尴尬地站在一旁的弟弟妹妹交换过眼神。

“什么事?”

他的弟弟,拜森,对他的问题只是摇了摇头。她的妹妹,莉莉,慢慢地靠近他。七岁。他最年轻的手足与他相隔十一岁。

“请,请有一个平安的旅途。”
“谢谢。你在这儿也要平安。”

莉莉用力地点点头。

“会的!”

她随后安静地看向凯尔。回应她的视线,凯尔随口问道。

“要不要我在途中给你买个礼物?”
“真的?”

凯尔看见莉莉脸上轮流浮现开心、惊讶和快乐的表情,点了点头。

“是的。你想要什么?”
“一把剑。”
“……什么?”
“拜托了,给我买一把剑。”

‘一个七岁小不点想要一把剑?’

看见凯尔脸上的震惊,拜森说道。

“哥哥大人,莉莉最近的梦想是当一名剑客。”
“是这样吗?”

凯尔严肃地看向莉莉。这家人全都有修长的手臂,长腿,以及一个好体格。莉莉只有七岁,但她对于这个年纪来说已经很高了,只要用功,她能成为一个好剑客。

“我想这很适合她。”

莉莉的眼睛开始闪闪发光。

“我会给你买一个很贵的。”

莉莉害羞地低下头笑起来,没有回复。凯尔没有看到这一切,因为他看向正在注视他的十五岁弟弟。

“你也想要什么吗?”
“一只钢笔。”
“了解。”

从他的弟弟妹妹那收到愿望单后,早餐结束了。

***

凯尔站在要带他上路的马车前,表情很古怪。

‘真古怪。’

他带着古怪的表情问站在他身边的家伙。

“为什么他们的座位比我的座位还好。”

凯尔看着他座位旁边那个昂贵又柔软的坐垫,以及坐在坐垫上的两只小猫。

“少爷,我们珍贵的小猫不应该要舒舒服服地走过这段旅途吗?它们真是又小又可爱。”

汉斯一边回答,一边把他为猫咪准备的特殊小食也放进马车。凯尔和伦的脸上都面无表情。

‘这是因为他没见过他们创造迷雾,然后将里面充斥毒药。’

三天前,凯尔叫上昂和洪去到花园的一个无人角落。

‘你们能做什么?’

回应他的问题,一只在猫形态下造出雾气,而洪用他的一点血将毒药散布到空气中。当然,昂能操作毒雾防止凯尔去世。而且,洪现在能散布的毒药也就麻痹人的程度。

‘你们俩还蛮有用的。’

听到凯尔的夸奖,昂和洪自豪地回答道。

“我们能凭借我们的毒雾逃跑!”
“我们蛮有用的!”

从那天起,昂和洪便整天都能吃美味的食物了。自然,汉斯很高兴能为他们提供。

“少爷,我会和车夫坐在上面。”
“可以。”

伦跳上车夫的旁边,而凯尔正要上马车,这时,崔汉走过来。

“凯尔大人。”

崔汉说他不想叫凯尔少爷,转而选择叫他凯尔大人。

“什么?”
“我可不可以不与你在同一辆马车来保护你。”

凯尔的表情变得跟吃了苦柿子一样。

“……有什么……”

‘有什么理由这样做吗?’

他的话都写在脸上了,而崔汉没有说别的,只是点点头。凯尔眯起眼目送崔汉走远。

‘这真的很怪。’

崔汉的眼神仍旧不是十分明澈。他的头脑中似乎还充斥着愤怒与复仇的想法。昨天,当凯尔提到他们已经派人去哈里斯村时,他能看到崔汉眼中的愤怒。

但他看起来与之前有一点不同。他不像小说中那样陷入完全的绝望,照‘这个世界不想让我好过!他们怎么能杀了所有我爱的人!’的方向独自幽怨着。这就是他为什么奇怪。

‘他看起来恢复得很快。’

当在小说中与比克罗斯,罗莎琳,和洛克一同旅行时,他看起来是在心中仍有怒血流淌,而外表冷静镇定的阶段。他没有管它,因为这也不坏,但凯尔的嘴中有种古怪的苦涩感觉。就在那一刻。

“我不认为这是你的位置。”

使者的领队,领土骑士旅的副队长,靠近崔汉跟他说话。副队长从头到脚地打量崔汉,然后自鸣得意地笑着,就像他看不起崔汉一样。

“我就知道我们至少会有一个像这样的人。”

凯尔轻啧舌头。

崔汉隐藏起他的实力到一个平均的水平。
问题是崔汉是作为客人被凯尔带到伯爵府的第一个人,而且伯爵德鲁斯像对待一个重要客人一样对待他。
再加上他又成了凯尔护卫的一员这个事实,让一些人开始不喜欢他,反对他。
他们没有在明面上去招惹崔汉,因为他仍是凯尔的客人,但暗地里,他们偷偷地做了许多事去找崔汉麻烦。

‘少爷,我不认为崔汉大人与其他要同我们一起去首都的骑士相处融洽。’
‘是这样吗?’
‘是的。我认为副队长要对此负责。’
‘我明白了,汉斯。你对此不用担心。’

凯尔回想起汉斯的报告,感到很悲哀。不是为了崔汉,而是对副队长。

‘很快,他会明白自己不仅仅是见识低,而是完全低到地底了。’

只要他不去做任何会被打的事情就一切尚可接受。

凯尔没选择尝试去解决他们之间的矛盾。
一旦见识过崔汉的真本事,副队长大概就睡不好觉了。吓成那样怎么能睡得着呢?

“少爷,现在我们能出发吗?”

副队长向凯尔问道,而凯尔回答一句,然后关上车窗。

“是的。出发吧。”

十五个士兵,五个骑士,还有一个特殊护卫。凯尔的随行使者,包括这个保护方队还有一些其他人,终于开始朝着首都进发。
当然,像许多奇幻世界旅行一样,这不会是一场单调的旅途。

在海尼图斯的领土,没人敢碰凯尔的马车一下。马车上没有代表家族的旗帜,但马车本身就绘有黄金龟,海尼图斯家族的标志。这代表着海尼图斯家族对财富与长寿的热爱。

然而,他们一出海尼图斯的领土就遇上突发事况。

‘不出所料,他们真的出现了。’

当他们在山脉间急行时,几十来个人突然从山谷中冒出。

“此山是我开,此树是我栽,要想从此过,留下买路财。”
“放下你们所有一切,如果你们说已经把东西全拿出来了,而我们又找到了什么,每找到一个铜板,就赏一耳光。”

是的,来的是强盗。
在一个奇幻故事中肯定会有强盗,但一下有几十个的事实还是令人惊讶的。他们可能是看人数来攻击这辆只有五名骑士的马车。凯尔看向正在打哈欠的猫咪,昂,问道。

“你觉得他们能看到我马车上的标志吗?”
“我猜是吧。”
“白痴!菜鸡!”

凯尔对洪的回答点头同意。他可不怕强盗,怎么可能怕呢?
咚咚。
敲击声来自于车夫座位旁的小窗,然后窗户微微打开,伦看进来。

“少爷,看起来我们要休整一下。这里似乎有很多野兔。”

野兔。凯尔被震慑了一下。伦又说“啊!”,然后笑着继续。

“啊,这兔子与我待会儿要抓给您的兔子可不一样,少爷。当然,这些兔子可不会被我,而是被其他人抓到。”

凯尔正被一个比强盗更可怕的人保护着。他听着马车外强盗的尖叫声,开始计算时间。

“大约一天半。”

大约一天半后,他们会抵达那条黑龙被折磨的区域附近,比崔汉在小说中抵达的时间要早。这就是他让他们全力前进,不做任何休息的原因。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