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16 – 出发(3)

“少爷,您要过去吗?”

他刚踏出马车,伦就靠了过来。

“我不去,你去啊?”

伦和副队长紧紧跟在大步流星的凯尔身后,像是世界崩塌的前夕一样守护着他。但当事人并不在意。

一个人慢慢地从另一个马车里出来。是凡尼安.史坦。

凯尔看见他的第一眼就开始皱眉头。父亲给他的文件里对于这个人的性格只有一句话。

典型的自视甚高的贵族。

不过凯尔AKA金绿秀还可以利用《英雄的诞生》里的信息。

教科书般的反面角色。

这种家伙从小说里蹦出来就糟糕了。凯尔是不会因为他的恶行或者不喜欢他就打他的,又不是崔汉。

凯尔走到位置的时候,气氛更加焦灼了。短短的时间里,崔汉的肩膀已经因为愤怒激烈地颤抖。

“你怎么可以像这样挡贵族的去路?”

“你在说什么鬼话?有人差点受伤了,谁才是妨碍别人的那个?要不是你们开车像疯子一样,这种事根本不会发生!”

“看到贵族的马车,农民就应该避让。他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又不是我的错!”

崔汉正在和凡尼安的仆人争吵,汉斯皱着眉站在他身边,看到凯尔过来,立刻凑到他耳边轻语。

“崔汉先生似乎非常激动。”

汉斯应该已经认出这个马车的主人了,站在仆人后面的就是凡尼安.史坦。

那个臭屁哄哄的家伙只是因为看见海尼图斯家的标志才走出马车。

“够了。”

凡尼安漂亮的金发闪耀着,对仆人轻柔地下令。他一开口,仆人立刻就退到他身后,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只有崔汉还因为刚才的口角愤怒,安慰着吓坏了的老人。

啧。凯尔弹了下舌头。

那个仆人本来也不是真正的生气。他离凯尔的马车很远,但应该和主人一样看见了凯尔马车上的金龟。所以他浮夸的演技和激怒崔汉的举动只是为了吸引凯尔来到这里。汉斯也理解了他的意图,所以皱着眉等凯尔莅临。

凯尔瞪着他们,把手放到崔汉肩膀上。

“你也是。”

“可是——!”

凯尔知道崔汉愤怒的原因。这里和他的第二个故乡,哈里斯村很像。这种随意践踏他人的安危,却别说真实的悔意,连一个道歉都没有的行为对他来说是不可饶恕的。

但滑稽的是,这起事件的受害者,那个老人却没有办法发怒。因为他没有像崔汉一样的后盾。

“他们明明可以走另外的路,但他还是把别人置于危险之下,我怎么可以放过他。”

“崔汉。”

凯尔在他肩膀上的手加了一些力度。

“冷静。”

崔汉的黑眼睛直直地看着他,凯尔则看向了凡尼安。

漂亮的金发下是微微翘起的嘴角。衣服和鞋子没有一点褶皱和磨损。但得到凯尔注意的还是白色的华丽衬衫袖口一点红色的污迹。

‘他享受黑龙被折磨的情景时溅上来的血。’

疯魔头。看着别人把龙打到浑身是血来下饭的魔鬼。

“很高兴认识你,你是海尼图斯伯爵家的人吧?”

“嗯。很高兴认识你,凡尼安.史坦少爷。”

果然认识他。凡尼安不是凯尔这种碌碌无为的人,只是嘴有点欠揍而已。

“嗯。”

他明明在温柔地笑,却让凯尔无故地厌恶。

“我以前没有理由来这里,也只是听过你的传闻,说伯爵家有一个自由不羁、不像贵族的家伙。”

凡尼安笑着观察凯尔,这个搞事情的眼神让他觉得很烦。

“听说拜森.海尼图斯少爷去年已经开始参加贵族的集会——”

“为什么问已经知道的事?”

凯尔不喜欢这种对话,所以他坦率地笑着,给出了语气尊敬的回答。

“我就是废物。”

凡尼安的仆人被凯尔亲口的承认吓到了。

“而且可能是废物之王。”

凡尼安的嘴角开始翘起,好像想说他从没见过这么疯狂的人,但凯尔理他吗?

史坦侯爵是史坦侯爵,但凡尼安如果不能正式继承这个头像,就不能对别的贵族随心所欲。

侯爵本来应该宣布正式的继承人,对那个孩子给予保护和扶持,但史坦侯爵没有这样。

‘还有三个小的。’

凡尼安有两个妹妹和一个弟弟。侯爵喜欢看他们竞争。凡尼安喜欢看黑龙被折磨也是为了舒缓自己竞争的压力。侯爵觉得这就是竞技体育,他的长子就是在这个过程中残废的。

家里有病。

‘比起来海尼图斯家都成天堂了。’

“你很有趣。”

凡尼安自然地接话。

东北边缘不属于任何一方的富裕伯爵是所有人眼中的香饽饽。不仅攀附关系,他们还想直接吃了他的一切。

凡尼安并不喜欢凯尔,凯尔是一个有聪明弟弟的废物哥哥,会让他想起自己的哥哥。

但他还是保持着贵族该有的礼仪,让凯尔来解决这场意外。

“尽管这是预料之外的阻碍,但是认识了您我很高兴,凯尔少爷。”

预料之外的阻碍。他不喜欢因为一个老人浪费时间,现在却想把这说成一件好事。

“但你得教会下属分辨有权过路和让他们停下的人。”

作为还没正式被承认的侯爵继承人,这种虽然他们都是少爷,但是有云泥之别的语气是他能做到的最过火的行为。

凯尔沉默地听着,但不在意狗吠的内容。

凡尼安看向最不安的老人。

老人扑通一下跪到地上,往前俯下。

“向、向您献上诚挚的歉意。”

老人的头已经低到了地上,双手颤抖。崔汉的手也在发颤。

一方民风会被领主的性格改造。这块领地的子爵是史坦侯爵的走狗,一样趾高气扬,看不起平民。

凡尼安的嘴角开始上扬,他很满意。观察够了,凯尔叫住他。

“凡尼安少爷。”

凡尼安转头,凯尔发问。

“你说完了没?”

“……嗯。”

凯尔弯腰,昂贵的衣服碰到了地上。他看着老人颤抖的手。

‘再这样下去很危险。’

凯尔很肯定自己听到了什么。

“呼……”

崔汉深呼吸的声音。他在忍耐愤怒。凯尔听见这个声音,脖子都发凉了。如果这样下去,被打成屎的不会是他,而是凡尼安,这对他来说没什么所谓,但崔汉不能在跟着他的时候打一个贵族。

凯尔把手放在那个老人肩膀上。凡尼安的眉毛开始跳动。贵族怎么能把手放在平民的身上。

“老东西。”

老人看起来非常惊讶,抬起头看着凯尔。

“您,您好?”

凯尔自然地发问。

“哪里有酒吧?”

“请问您说什么?”

“我在哪里可以喝到好喝的酒?你听见了,我是个废物,早上没喝酒都起不来,我需要确保明天是愉快的一天。回答我的问题。”

凯尔让那个老人直起了身子,安静地观察着凯尔的凡尼安听到酒这件事后摇了摇头。

“带路。”

凯尔看着老人颤抖的瞳孔,皱起眉头。

“你不会起来吗?”

老人犹豫着,看着凡尼安和凯尔。凯尔无视了他,起身,向凡尼安伸出刚才放在平民肩膀上的那只手。

“很高兴遇到了你,凡尼安少爷。”

凯尔要和他握手。

凡尼安沉默地站着,看着凯尔。他的一个仆人突然冲了过来,对凡尼安低语,但每个人都听见了。

“少爷,我们已经耽误了很久了。”

“……别打断贵族的对话。”

凡尼安面无表情地看着仆人,后者飞快地鞠躬。前者抓住凯尔的手,再次露出微笑。

“我要离开了。我很忙。”

他放手了,很短暂的接触。凯尔笑得像喝醉了一样。

“如果在首都见到的话,一起喝酒吧。”

“……我觉得我们的喜好不会相同,不过当然可以。”

凡尼安的笑容没有温度,凯尔决定强行结束这场对话。

“今天的相遇让我相信,你确实是斯坦家族未来唯一的继承人。”

继承人。凡尼安的眼神变得阴翳,如同凯尔的预料,他开始愉快地微笑,并且恭维回来。

“凯尔少爷也非常有趣、自由。我们下次再见吧。”

‘再也不见。见到也不会靠近。’

凯尔点了点头,没有流露真实的想法。凡尼安迅速回到了马车,好像真的很忙一样,离开了。

凯尔看着马车消失,才拍了拍崔汉的肩膀。

“贵族多半都是这样的。”

崔汉的肩膀缩了起来,凯尔再次蹲在老人面前。

“老家伙,站不起来吗?你腿伤了?”

可怜的家伙。

凯尔观察着老人的身体,看上去没有受伤,他很疑惑,把崔汉叫了过来。

“崔汉。”

崔汉没有回答,看着凯尔的背后。

“把他送回家。”

“不、不用,我没事,您刚才问的酒吧……”

“不用了,现在不想喝。”

凯尔制止了他,看向站在身边的崔汉。

“你救了他,就做到底,送他安全到家。”

崔汉的嘴巴张张合合,但什么也没说。老人又说话了。

“我的家是卖酒的。”

“嗯?老家伙,你开酒吧?”

凯尔非常惊讶。老人腼腆地笑了,放松了一些。

“是的,少爷。这是村子里唯一的旅馆,还有酒吧和餐馆。”

“那你就是第一名了。汉斯!”

凯尔没说什么,汉斯立刻靠近,将老人扶了起来,开始询问旅馆相关的信息。他们谈好,周围又嘈杂了起来。

罗恩飞快地靠近凯尔,拂掉他衣服上的尘。副队长和剩下的人向村子的入口出发。只剩下凯尔和崔汉站在那里。

“……凯尔先生。”

“什么?”

“您不生气吗?”

“气什么?”

崔汉犹豫了一会儿,好像没法继续下去。凯尔耸了耸肩。

“他看不起我?对你说过分的话?差点杀了一个人,不道歉还说人家是个阻碍?”

凯尔的声音很平静,一点也不生气,甚至很冷漠。

“如果前面有人挡路你非得撞开而不是避开吗?你难道不知道这样可能会伤到那个老人吗?你怎么可以把差点被自己杀掉的人说成是一个阻碍?”

崔汉惊讶地看着凝望着远山的轮廓的凯尔,后者继续道。

“凡尼安,你为什么要这个老人道歉?你才是应该好好道歉的那一个。”

凯尔当然可以像崔汉那样说话,他也想,但他不能。

“我不能像这样说话。但我不想。我没有那么生气。”

他不能这样。这是崔汉的魅力点,但他不想像崔汉一样讨人喜欢。

老人没有受伤,他也没有让家族牵涉到这件事中。他的形象对拜森是有利的,这样也是一件好事。

“而且。”

凯尔是那种耐得住放长线钓大鱼的人。

“那个家伙很快就会被赶出去了。”

“……哈?”

崔汉知道凯尔在说凡尼安,所以他脸上出现了惊讶的神情。

凯尔则露出淘气的笑容。安静地靠近他的猫猫吓得调转了方向。他看着村庄右侧的山脉,笑容越发灿烂,这是他不能告诉崔汉的计划。

‘我要去偷那个混球的龙。’

龙没了,凡尼安就得面对侯爵的怒火,这可是继承人路上实打实的阻碍。不知道什么时候该停下来的人不撞点啥说得过去吗?

凯尔很高兴为他创造这个阻碍,当然,悄悄地。他自然地对好奇的崔汉发出邀请。

“如果好奇,你可以帮我。”

“不管你要做什么,我都很愿意帮忙。”

崔汉也笑了起来,对这个好人来说太邪恶了,但猫猫们也觉得这个笑容很可爱。

凯尔看着三天后就会爆炸的山,想着凡尼安的羞辱,他袖子上的血,跪下的老人。

“你不会后悔的。”

他喃喃道。他会让他有债必偿。

“你绝对不会后悔。”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