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56- 当下所思考的(4)

凯尔感觉到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了他身上,他缓缓起身。

他为维缇拉将图恩卡打飞而喝彩,但是他又急切的展开了他的盾牌,因为他不希望骑士们受伤。

因此,盾牌的内部是朝向凯尔的而不是骑士们。幸亏如此,骑士们才并没有受伤,但是他只是无意中救了图恩卡。

凯尔站起身的时候显得很平静,但是他的腿因为蹲太久而开始发麻了。

“啊。”

凯尔皱着眉站起身,因为他左腿发麻所以忍不住踉跄了一下。

“凯尔少爷!”

艾米璐带着震惊的表情冲了过来,同样震惊的帕塞顿抓住了凯尔的手臂,凯尔拂开了帕塞顿的手站直了身,艾米璐急迫地冲凯尔说。

“凯尔少爷!您不需要用您的力量!您为什么要这么做?”

为什么?凯尔并不想这么做。

但是如果调查组受伤事情将会变得很复杂,多亏凯尔,它现在还仅仅只是个小问题,但是如果图恩卡伤害了领地的骑士们的话话,这件事将会闹得更大。凯尔不能让这种事情发生,因为图恩卡必须在适当的时机回到卫珀尔王国。

‘否则,我将失败。’

艾米璐关切又沮丧地打量着凯尔。

“还有您为什么全身湿透成这样?您还好吗?您现在还在康复中,感冒了怎么办?!凯尔少爷!你真是——!”

艾米璐的话使帕塞顿和维缇拉愣住了,对维缇拉尤其如此,她咬着嘴唇打量着凯尔,她想起来之前她的尾巴如何害凯尔被打湿,以及凯尔蹲下仰头看着她时的表情。

这时,凯尔开始和他们三人说话,他的声音很缓慢似乎还带着疲惫。

“没有人受伤不是很好吗?”

他的声音不带一丝暖意,仿佛他很受挫。他肯定很沮丧,湿透的衣服并不舒服,他现在想远离这些麻烦制造者然后休息一下。

维缇拉环顾四周的时候帕塞顿低下了头,她可以看到之前被她破坏的海岸线,她再次咬住了下唇,而艾米璐犹豫了一会开口道。

“……凯尔少爷,您真的难以理解,非常难。”

凯尔看到类似广场事件的情况又要发生了,直接闭上了嘴。这一切都很烦人。

艾米璐从凯尔身上移开目光看向鲸族成员们,她看向他们的目光很冷静但是又带着愤怒。

“而你们是谁?”

这是罗安王国的领土,但是这也是她家族的领地。

艾米璐无意就这么让这种事发生在尤巴尔领土。

“以及鲍勃。‘

艾米璐狠狠的瞪了一眼呆愣地站在一旁的图恩卡。

“你是谁?”

他们三个人都没有回答艾米璐的问题。图恩卡看起来似乎在担心着什么;而帕塞顿在思考要说什么;至于维缇拉,在看到她自己的所作所为之后她只能低下头。

这时,艾米璐听到了动静。

“啊啾!”

凯尔的鼻子很痒这使他不禁打了个喷嚏,他把落在脸上的发丝向后捋起然后抬起头,他不在乎眼前的一切,无视了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然后自然地说。

“我们先回去吧。”

没有人可以拒绝他。

*** 

在走出艾米璐的住所之前凯尔解释了整个情况,然后看向他身后的三个人:维缇拉、帕塞顿和图恩卡。

然后他和从他们身后走出来的艾米璐交换了一下眼神。

她看了一眼凯尔然后对图恩卡坚决地说。

“你明天必须离开,你应该庆幸你所得的惩罚只是被驱赶出我们的领土。”

艾米璐要求图恩卡在明天之前离开她的领土,这是因为显然他并不是一个渔民,同时他还是导致这场战斗的主要原因。

“你们两位如果在我的领土内再次制造事端,你们将会得到同样的处罚。”

鲸族姐弟平静地向艾米璐鞠躬,凯尔察觉到鲸族姐弟在隐藏自己与鲸王的血缘关系,他转过了头。

“凯尔少爷,您似乎感冒了,所以请进屋吧。“

“我会的。”

艾米璐的眼神变得尖锐,她回头看了眼图恩卡。

“你用这种举动来回报我们的慷慨。”

凯尔平和地开口。

“这就是您驱逐他的原因。”

流放图恩卡,这就是凯尔告诉艾米璐要做的事。

“凯尔少爷,您真是……”

艾米璐从帕塞顿那里听说了凯尔是如何拯救他的性命的,而凯尔并没有做错任何事,但是最终被卷进了烂摊子里。

“艾米璐小姐,这没什么。”

凯尔的脸上带着温和的表情。

-你不是问我能不能击败图恩卡吗?

如往常一样,凯尔只是无视了黑龙。

再多次告诉艾米璐他没有问题以后,凯尔看向了图恩卡,图恩卡也凝视着凯尔。此时图恩卡脸上带着空白的表情,不,是一种更加复杂的表情。

古代力量。

这是唯一一种,专注于体能的非法师派系可以接受其称之为力量的能力。 因为他们认为如果一个人的力量能够代代相传,这是一种祝福。 

凯尔不带任何特殊情感地看着图恩卡。

他是个最终成长为一个英雄的疯狂混蛋,但是在第五卷,他表现出了一些自毁倾向。

鲸族们靠近了凯尔,维缇拉小心翼翼地询问。

“我们真的可以和你一起同行吗?”

“你们看起来没有地方可去。我可以给你们一个过夜的地方。”

凯尔登上了马车然后让鲸族兄妹跟上,随后他关上了马车门开始思考。

至少图恩卡会回到卫珀尔王国。

凯尔,不,金绿秀的风格是不与无法交流的人建立太深的关系。这与避开某人不同,因为这可能会使事情变得更加复杂。

‘我需要联系一下王储吗?‘

如果凯尔说他们会把卫珀尔王国装满蜂蜜的蜂巢带回来,王储会作何反应呢?他可以预料到王储的反应,因为他们是相似的人。

王储将会很高兴。

凯尔梦想着把那个蜂巢带回来,然后在未来过上轻松的生活。

凯尔不得不在他回去后面对副管家汉斯、比克罗斯、副队长、十个狼族的孩子、昂和洪。

汉斯原本如常地接近了凯尔,然后他吃惊地看到了鲸族姐弟,他很快控制好了自己,然后再次靠近了凯尔。

“凯尔少爷,您还好吗?我听说发生了一些事情。”

“我很好,哦,给他们俩准备房间。”

凯尔将鲸族姐弟推给汉斯然后看向了比克罗斯。如往常一样一尘不染的比克罗斯在看到凯尔的那一瞬就皱起了眉头,凯尔身上的碎石和干掉的海水使他看起来一团糟,比克罗斯转头向梅斯吩咐。

“把水烧热。”

“知道了。”

梅斯在靠近凯尔之前冷静地回应。

“凯尔少爷,我听说您被卷进了他们的战斗还差点受伤了。”

凯尔看向了梅斯,同时其他的狼族孩子们也盯着他,他随意的回答道。

“完全没有。我没有受伤的可能。”

“……我明白了。”

这些极其聪明和纯洁的狼族孩们很平静,这不像他们平时的样子。凯尔无视了这件事,继续看着孩子们飞快跑去烧热洗澡水,然后他转回视线看着比克罗斯。比克罗斯一和凯尔有了眼神接触就开口道。

“少爷,请先去清洗一下。”

凯尔看得出比克罗斯无法忍受他身上的污渍,所以只是点了点头,他试图去洗澡但是一个声音叫住了他。

“凯尔少爷。”

“什么?”

是帕塞顿和维缇拉,帕塞顿出声喊住了他,但是维缇拉首先开始发言。

“我们可以在您休息过后拜访您吗?”

鲸王,身为他的孩子,这两位的地位与王族或皇族相差无几。然而两人却隐瞒了自己与鲸王的关系。说实话,他们没有理由去隐瞒它,人类不会知道他们是鲸族王室,甚至这很难找到一个知晓鲸族存在的人类。

“明天过来。”

凯尔在转身前简短的回答,它可以听到脑海里黑龙的声音。从早些时候开始,黑龙就有很多话想说。

-你打喷嚏了!你今晚还能行动吗?你不需要休息吗?为什么你这么虚弱,让我这么担心?!人类!这太令我沮丧了!

‘我才是那个沮丧的人。’

凯尔决定利用这个没有人相信他完全健康的优势,他告诉所有人今晚不要来找他,因为他需要休息,随后告诉黑龙。

“我们走。”

“……我先听一下你的话。”

当凯尔和黑龙前往尤巴尔群岛的时候,昂和洪送走了他们。

今天正是他需要将这些漩涡延长一年的日子。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要在你不舒服的时候做这件事,我这聪明的龙脑袋无法理解。

凯尔漫不经心地回答了一个四岁的孩子的抱怨。

“这必须在今天完成。”

领地的法师明天就到了,这会使行动起来更困难,他今天必须解决那个水坑和漩涡们。 

凯尔看到中心岛上还有灯火便降落到了另一个更远的岛屿上,这是第二大混沌的漩涡,好吧,现在是最混乱的一个。

“唉。”

然后他发出了一声叹息。

-为什么那个混蛋会游到这里?等等,为什么这个混蛋会在这儿?我不明白。

凯尔可以听到黑龙焦急的声音。 凯尔和黑龙着陆的岛屿上没有人, 然而岛前的漩涡中,却有人。 

那是个十分汹涌的漩涡,在空中根本不可能看到里面的人。

“他肯定是个疯子。”

这是个漆黑的夜晚,月亮正好结束了一个循环。在看到在这样的一个夜晚跳进漩涡的图恩卡的凯尔开始思考,凯尔想知道那个疯狂的混蛋究竟在想什么。

这时,图恩卡跳出了漩涡然后冲向了小岛。

“我就知道!我就知道!”

图恩卡一边靠近一边一直盯着凯尔。

“我就知道你不仅仅是一个普通人,我就知道,我在周围闻到了一个强大的人。你是法师吗?你是怎么飞上天的?”

在说完法师这个词图恩卡的眼睛开始颤抖。他计划如果凯尔说他是一名法师就和他战斗,如果他很弱那么就杀了他。

图恩卡认为法师是世界的毒瘤。

他继续快步走向凯尔。

“你是不是因为你是个自命不凡的法师就无视我?嗯?”

图恩卡可以看到凯尔叹了一口气,凯尔看着他漫不经心地回答。

“我在思考。”

凯尔在考虑如何应付这个愚蠢的傻瓜。

‘我应该让他安分守己还是利用他?‘

这就是凯尔在考虑的。凯尔注意到图恩卡似乎想冲过来打他。

“你现在在想什么,无视我?”

凯尔在图恩卡说完最后一个字的时候停止了思考。然后他立刻开始行动。

‘两个都做吧。’

砰!

“呃!”

毫无准备的图恩卡被吹飞到了水中,一个漩涡围绕着图恩卡的身体。

“这是怎么回事?!”

拥有高魔抗的图恩卡,发现他很难对抗这股风。无尽的海风和海水使图恩卡如同沼泽一样陷了进去。

当凯尔靠近图恩卡的时候他的双手都创造出了漩涡。

扑通。扑通。

可以听到凯尔踏入水中的声音。

他低头看着因为突然的袭击而被卷入海水中的图恩卡——不论一个人有多高,总有机会俯视他们。

“法师们无法拥有古代力量。”

图恩卡可以感觉到他周围的风消失了,他抬头看着凯尔。

“鲍勃,像你这样的战士应该明白我的意思,对吧?”

一个从创造这个力量的人那里传承下来的能力。

图恩卡曾听说过古代力量,但是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它的能力,他沉默了一会儿开口道。

“……所以你不是一个法师?”

“正确。”

图恩卡在听到凯尔坚定清晰地回答后问了另一个问题。

“那你是怎么知道非法师派系的?”

图恩卡发现他越了解眼前的这位贵族越觉得他奇怪。

‘是的,他是个很奇怪的人。’

这位贵族并不在意他没有和他使用敬语,他是一个即使病了也依旧努力拯救他人的人。 还有一点也很奇怪,他身旁有强者的气味,即使他本身并不强大。

一个每次看到他,他都持续展现着独特力量的人。

他也是个试图救他的人。

图恩卡第一次见到这样的人。

然而,凯尔接下来的话再次让图恩卡震惊了。

凯尔没有回答图恩卡的问题,相反他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你对摧毁魔塔怎么看?”

“什?你说什么?”

图恩卡震惊的瞪大了眼睛,他的表情似乎在问凯尔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摧毁魔塔——那是非法师派系最初的目标之一,凯尔继续说道。

“如果你打算这么做,请不要将它破坏得太彻底。”

图恩卡下意识地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疯狂的混蛋,你在说什么?”

“啊,但是请把所有的法师都剔除出去。”

听到凯尔的话图恩卡对他终于下定了决心,凯尔开始微笑的看着图恩卡。

在内战中获胜的非法师派系将带领着卫珀尔王国在它迅速崩溃之前发展壮大,自然的本能取代了法术的理性,但没有理性的存在并不比动物好多少。

凯尔决定掌控这些动物将会失去的利益。

‘我决定购买那座魔塔,你怎么看?”

图恩卡大笑着抬头看着凯尔。

“多么疯狂的混蛋。”

图恩卡打定了主意。

【君钰】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