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48- 莫名其妙(6)

一周后,凯尔走下马车。那辆马车上绘有海尼图斯家族的金龟。

——有一段时间了。

凯尔认同黑龙在他脑海里所说的话。

他现在在荣耀广场上。一排大栅栏围着广场北部被那场爆炸摧毁的地方。

凯尔径直向前走去,只关注自己的方向。在副队长的带领下,海尼图斯家族的骑士旅将凯尔夹在队形的中央来保护他。

在凯尔走路时,他听见有人说了什么能让他打个寒战的话。

“哦,是银光少爷!”

凯尔立刻皱起眉头。

“哼嗯,唔。”

凯尔能从副队长装模作样的咳嗽声中品出几分幸灾乐祸,眉头更用力地皱起。副队长稍稍低下身子,凑在凯尔耳边说道。

“少爷,我猜他们现在都管您叫‘银光少爷’了。嗯嗯,像您这样的帅哥注定会有一个超赞的绰号。”

‘去特么的。’

凯尔憋住脑袋里的脏话。

银光少爷,盾牌少爷,他不想听见这么粗气尴尬的东西。不过,凯尔知道如果皇太子没有压制那些谣言,情况还要更糟糕,所以他也没啥可抱怨的。

他所能做的只是僵着脸对还在耸肩的副队长说。

“我很确信,只要我喝得酩酊大醉然后像平常一样办事,他们就会停下的,对吧?”

“啊额,咳咳!”

副队长无话可说,只能转身走开。这让凯尔露出笑容,但那笑容只有短短一瞬。这是由于副队长接下来的话。

“我想您最好还是远离酒精,您仍在恢复中。”

从官方层面来说,凯尔仍处于康复期,还没回到100%的状态。

官方的说法是他为了保护群众,展现奇迹来抵御爆炸,因此使用了超出承受限度的古代力量而受伤。

这神奇的故事自然是由皇太子开的头。它也解释了为什么海尼图斯家的属下一直忙于保护受伤的凯尔。

不仅仅是那些在首都的。凯尔想到他的父亲,德鲁斯伯爵,几天前他也打算到首都来。德鲁斯在视频通话中曾说过。

-凯尔,你看到那帮混蛋的脸了吗?为父会为你把他们杀干净的。他们怎么敢对一个连剑都挥不起来的人做这种事!

即使德鲁斯得知凯尔获得了一个古代力量,凯尔的妹妹在用剑上都能比凯尔做得好这一事实仍使他觉得凯尔很脆弱。

-海尼图斯家族没有采取行动,并不是因为我们弱。记住这点,凯尔。我们没有任何的行动是因为我们很强大。未来没人能像这样与你为敌。

伯爵夫人薇欧兰用上述话语来使德鲁斯伯爵冷静下来。而这也是对的,凯尔离开宫殿回到自己的住处后,没有贵族送来任何消息或来找他。就连埃里克和他的同伴也没有出现。

“事情变得简单。”

凯尔有效地利用了那段自由时间。凯尔一边走着,一边向前看去,他能看见骑士和士兵们守卫在入口。

“啊,凯尔少爷。”

“你想要验证我的身份吗?”

骑士摇摇头,充满敬意地为他打开入口。从此处起凯尔需要独自前往。这次被允许进入的人比生日聚会时明显要少很多,但凯尔是例外。

“尊敬的凯尔少爷,请进去吧。”

“很好,谢谢。继续好好工作。”

“……明白,先生!”

那名骑士鞠躬并有力地回应道。凯尔觉得骑士可能有点工作过头,于是拍了拍骑士的肩膀。他随后向里走去,并不知道那骑士一直看着他的背影。

凯尔继续用放松的步调走着。

荣耀广场。

今天,国王的计划是哀悼阵亡者,并为广场恐怖事件中的一些有表现的人颁发勋章。获奖者被授予资格站在广场里第二高的平台上,就在国王之下。

到场时,凯尔穿了件比平常更加华美奢侈的黑色外衣。

“凯尔。”

“尊敬的兄长,您到得真早。”

在走到自己的位置前,凯尔对刚刚埃里克·惠斯曼露出微笑。那个位置是给贵族们的。凯尔站在那里。为什么?

埃里克·惠斯曼,艾米璐,吉尔伯特,还有其他所有贵族只能在一片寂静中注视凯尔。这是因为他们都听说了一些关于凯尔的消息。

凯尔·海尼图斯拒绝接受荣誉勋章,并要求将勋章授予他人。

此外,他还拖着受伤的身体参加这场仪式。

艾米璐·尤巴尔看向凯尔,后者正抬头望天。

“今天天气真好。可能是因为我们来此缅怀逝者。”

凯尔的红发被清风吹拂,与他的黑外衣形成了抓人的对比。看到凯尔一如既往的自信,艾米璐露出不同寻常的笑容。

“这可能是因为您,凯尔少爷。”

“我?”

凯尔带着困惑看向艾米璐。艾米璐用一种平和且温暖的笑容回应他。凯尔觉得这样的反应太古怪了,但还是说出他要说的话。

“您是打算今天走吗,艾米璐女士?”

“是的。我认为你要明天出发?让我们在尤巴尔的领土上再见。”

凯尔计划在这场典礼后去拜访尤巴尔的领地。

“好。我想见见大海。”

“听到了。这是来帮你康复吗?”

“是的。来点新鲜空气一定很不错。”

‘恢复个屁。我健康得很而且去那是为了变得更强。’

不管怎样,凯尔对艾米璐附和道,又点点头加上一句。

“当然,这不是唯一的原因。”

“啊,自然。”

艾米璐,还有也在听着的吉尔伯特和埃里克,都露出笑容,一种和凯尔那种很像的笑容。过了今天,贵族们就会知晓发生了什么。

基于东北沿海的军事发展与投资。这是艾米璐和吉尔伯特今晚就急匆匆地离开首都的原因。为防止有什么错误信息流出,也因为那戴着王冠的人希望这件事能尽快进行。

当然,只有当海尼图斯家族同意借一大笔钱给艾米璐和吉尔伯特的领地,这件事才变为可能。这是凯尔要去拜访他们的领地的另一个原因。

‘凯尔,我们也打算再多派几个人过去,但既然你已经打算去,你也多关照一下。’

‘父亲,让一名专家来不是更好吗?’

‘多几双眼睛总是更好的。’

凯尔答应照德鲁斯伯爵说的做。

“我们就拜托您关照了。”

“受您关照,凯尔先生。”

凯尔向艾米璐和吉尔伯特挥手,来示意他们不用担忧,他还左顾右盼着。泽德国王到场了。

追悼与授勋仪式随即开幕。

泽德国王用比以往更加洪亮有力的声音大声发言。仍有很多人在广场中,但气氛完全变了。寂然无声。

“我们今天重聚于此,是来展现我们不会向恐惧屈服。”

泽德国王又一次向群众呼喊。这是对敌人的警告,也是让人们的鼓舞。泽德国王站在最高的平台上,向下看去,继续说道。

“许多人在这场事件中展现出英雄般的伟绩。因为他们的勇气,我们能像过去那样保卫这片土地。”

看起来泽德国王在那时与凯尔进行了眼神交流,但凯尔希望别是这样。凯尔悄悄转身,以略过国王看到他背后的天空。他随后思索着黑龙说过的话。

‘来自太阳神的祝福?我可没从这些弱小的人类身上感受到任何神的力量。唯一一个特别的是皇太子。”

没有任何事实能使人相信克罗斯曼家族有被太阳神祝福。又知道一条无用事实的凯尔,打定主意假装他也不知道任何事,就像往常一样。凯尔让黑龙把秘密就保守在他俩之间,黑龙看起来还挺兴奋的,高兴地答应了。

“考虑到此,我们现在将勋章授予这些英雄一般的人们。”

泽德国王开启授勋仪式,人们一个接一个地走上前去接受他们的勋章。

喔啊啊啊啊——

欢呼声中广场中激荡,就好像之前的安静从没发生。黑龙的声音又一次出现在凯尔的脑海里。

-人类真有趣。

喔啊啊啊——

凯尔能听见黑龙的声音,还有人群为得到勋章的骑士的喝彩声。凯尔感觉他能猜到是什么让黑龙觉得有趣。

不论如何,凯尔是个人类,他比黑龙要理解这些存活下来的人们的感受。一时是悲伤,一时是激动。

啪,啪,啪。

那也是他为授勋者鼓掌的原因。现在气氛好多了。人们像是将其当成一个节日般享受授勋典礼。这快活的环境使得任何人都有机会靠近凯尔。

“凯尔少爷。”

凯尔转头看向刚刚有人小声叫他的方向。由于恐怖袭击,有相当一部分的贵族认为首都是个危险的地方,都回家了。那也是到场的贵族人数比以往少的原因,但其中有一个人走向凯尔并且叫出他的名字。

“什么事,凡尼安少爷?”

凡尼安·斯坦仍在这里。不仅如此,各个地区的首领也都在这里。

“我听说你拒绝了一个勋章。你不会后悔吗?”

贵族们曾仰头看向平台的目光都聚集到凡尼安和凯尔身上。凯尔搞不懂为什么凡尼安带着这么温和的微笑问题那个问题。

-我想杀了他。

凯尔只担心凡尼安的身体会就此炸成花。凯尔思考着勋章,并希望黑龙能冷静下来。

凯尔拒绝了一个勋章。原因简单,他不想得到它,‘被记录’。

在皇家图书馆的最高层,一份记录记载了这个国家有史以来全部国王。而在其之下便是对所有‘英雄’的记录,记下了国家历史中的各种勋章。

国王用需要继续给英雄奖金的说辞来定位以及追踪这些英雄。

凯尔在哪都不想被记录下来。人们更容易忘却那些没被写在黑纸白纸上的家伙。未来,当战争很快就要爆发,谁会记住这场广场中的事件?即便他们回忆起这件事,他们也会先想到别的。

凯尔决定在恐怖事件中站出来也有这方面的考虑,他不想被记载也是。

凯尔带着笑看向凡尼安,说道。

”我会后悔什么?”

凯尔没什么可后悔的。他收到一份可观的报酬,而且最重要的是。

“我们争取存活下来,这就足够了。”

他没受重伤,活得好好的。这就是对凯尔,不,对金绿秀来说最重要的事实。凯尔周围的人声渐稀。凡尼安在沉默一阵后打破这片寂静。

“……我明白了。”

“是。而且我还超害羞的。去那领勋章真的让我感觉很害羞。

凡尼安的脸色变得古怪。不管怎样,凯尔只是耸耸肩,转过身去为下一个收到勋章的人鼓掌。

小龙正在辩论如何又快又简单地杀死凡尼安,随后他看看凯尔,还有凯尔周围的人,又摇摇头。

现在有太多的人在看着凯尔。贵族,还有那些在下面的人们。黑龙认为如果他现在把凡尼安杀死,对凯尔来说事情会变复杂而且很烦人,所以他决定像凯尔一样行动,保持低调,非常低调,就观察着这场典礼。

“这为今天的典礼做了总结。不过,我这位国王是不会忘记这个时刻。我会日复一日地铭记于心,来永记我们英勇的英雄!”

典礼以国王最后的致辞告终。

刷——

一阵狂野的风发出雨一样的声音扫过广场。凯尔将他被吹乱的头发捋回原位。

皇太子说凯尔没必要来参加今天的哀悼会。然而,他仍来了。

这是因为他知道一些人死去的份量。

他从自己的悼念中走出,将右手放在心上。这惊到了埃里克,他脱口而出。

“凯尔!你的身体撑不住吗?是不是心脏疼?”

凯尔用难以置信的眼神看向埃里克,他自信的目光让埃里克尴尬地笑了笑,默默地退回去。埃里克看起来真的很尴尬。

凯尔对埃里克露出笑容,拍拍自己的胸膛。他能摸到有一个金色小令牌在他的内衬口袋里。这是他从皇太子那得到的报酬。

“皇太子比我想象的还慷慨不少。”

那个金色令牌让凯尔有两次买任何东西都行的机会,不计花销。凯尔打算
将两次机会最有效率地用在未来。

‘我很确信皇太子把这个东西给我的时候在想,‘你又能花多少钱呢。’’

要么是这样,要么说他把它给凯尔就是为了看看凯尔打算用这个来买什么。

‘真不巧,他想错了。’

凯尔露出笑容。这世上能买到太多千奇百怪的东西,只要知道途径。

-你在计划什么呢,弱小的人类?就是告诉你要小心一点。

黑龙看到凯尔得意的笑容后担心的评论道,但后者没有理会。他站立于此,环顾四周,与许多人目光相交。

然而,他坚信一旦离开首都,这些目光会消失的。

因此,第二天一早回到住处准备出发的凯尔递给黑龙一块牛排和另外三个东西。黑龙抓住放着牛排的盘子,问道。

“这是干什么用的?”

那三个东西都是拆除了爆炸装置的魔法炸弹。被压缩的魔力仍然存在于这些炸弹中。目前,凯尔只计划使用这三枚炸弹之一。凯尔脸上露出调皮的笑容。

“摧毁一个漩涡。”

凯尔计划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倾覆罗恩王国的东北海域。这是可行的,因为美人鱼和鲸鱼部落目前应该都不在东北海域。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