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43- 莫名其妙(1)

然而,车厢里已经乱糟糟一片。凯尔看向双腿打颤的尼奥,啧了一声。尼奥看上去很慌张,脸上写满了焦虑,大部分贵族都陷入了混乱。

  凡尼安表情也很复杂。

  凯尔回忆起上马车前瞥见的凡尼安•斯坦的脸,那真是一片怒意。

  谁猜的到呢?

  泰勒•斯坦,被晾置一边的斯坦家族长子,不用轮椅便能自如行走。不仅如此,他还站在皇位继承人阿贝尔的身边。

  没有人预料到这样的发展。

  ‘他成功换了治愈之星。’

  凯尔很好奇泰勒和凯琪是用什么条件换来的治愈之星,但他并没有张扬地看向泰勒。

  尼奥•托洛兹仍在那里晃着腿,甚至没有看泰勒一眼。艾米璐开口道:

  “泰勒少爷,您的腿痊愈了吗?”

  这个谨慎的问题点破了所有人的疑惑。泰勒微笑着回答:

  “感谢上帝,已经痊愈了。”

  “真是恭喜您!”

  “谢谢!”

  咳咳。

  尼奥•托洛兹装模作样咳嗽了几声,目光不停在着泰勒与他的腿之间移动。他小心翼翼开口:

  “泰勒少爷,既然您的腿痊愈了,那么您还会回到伯爵府吗?”

  泰勒被无视的最大原因就是他瘫痪的双腿。不管是尼奥还是其他贵族,他们都会好奇泰勒是否泰勒会继续参与爵位的竞争。

  尤其尼奥还是凡尼安的走狗。

  泰勒看向尼奥,缓缓开口道:

  “回去?”

  他的声音温润,但在此刻却隐藏着坚定与嘲讽般的冷漠。

  “那里一直是我的家,我属于那儿。这还不明显么?”

  尼奥听出泰勒话里的冷漠,更加萎靡不振。凯尔没去看他们,却可以从马车上窗户时不时地看见泰勒的倒影。

  当然,泰勒没让其他人发现,别人只当他也像凯尔一样在欣赏窗外的风景。

  俩人视线相撞,凯尔读出泰勒想传递的信息。

  ‘凯尔少爷!我真想告诉你一切,整个过程超有意思的。’(从一个人的目光中可以读出相当多的内容……)

  凯尔在看到泰勒闪闪发光的眼神后继续保持冷漠。他只希望这家伙能接过他老爹的位置,防止他的领地出现伤亡。

  这也是他不想和泰勒交流的原因,然而一个供俩人单独叙旧的机会很快出现了。

  “咳咳,那我现在就出去。”

  马车一到荣耀广场的外围,尼奥•托尼兹就迫不及待离开他们。很明显他为凡尼安工作,所以这个场面对他来说尴尬至极。他或许也想赶快给凡尼安报告泰勒的情况。

  “凯尔少爷,我会和埃里克少爷一起过来。”

  艾米璐担心其他东北部的贵族碰巧和埃里克与吉尔伯特在一辆马车上,如果他们一起过来的话可能会和凯尔发生口角,所以她想先独自把埃里克他们带过来。

  ‘凯尔少爷和泰勒少爷之间没有任何交情,暂时不管应该也不会发生什么。

  基于凯尔少爷的性格,他是不会跟任何人交流的。’

  这是艾米璐的想法,她快速起身去寻找埃里克和吉尔伯特。

  这导致凯尔不得不接受泰勒大大的笑容。

  “最后,只剩下我们俩了。”

  凯尔并不想听到这话,他的想法坦诚地流露在脸上,然而泰勒却觉得这很有意思。他轻笑一声,然后开门见山地对凯尔说道:

  “我用成为伯爵府主人的的承诺换来腿的痊愈。”

  “你保证的是你的忠诚?”

  “不,我做了个交易。”

  凯尔点头。

  “那不错,恭喜你又健全了。”

  凯尔转身离开,似乎没有别的话要说。泰勒觉着这反应很贴合凯尔的性格,于是他从口袋里拿出一个小信封递给凯尔。

  “这是我们交易的内容。”

  “……不必把这玩意儿给我。”

  看凯尔表情凝重,于是泰勒回道。

  “您知道就好,凯尔少爷。”

  然后他再次毫不避讳地对凯尔说:

  “凯琪将被逐出教会。”

  “因为她太随心所欲了?”

  “是的。她对此很满意。”

  凯琪终于走上疯狂女祭司的道路。她将像小说所写那样,因被赶出教会而被别人看做是一位勇敢的祭司。

  “很好。”

  泰勒为他的话开心地点头。随后他的眉头一皱,像是所有的情绪思潮般向他涌去。泰勒开口道:

  “这只是个开始。我们最终会获得胜利的,对吗,凯尔少爷?”

  ‘为何他们要把我纳入他们的胜利中?’

  凯尔对此深表好奇,但还是决定先回答他的问题。

  “当然。”

  “非常感谢你。那我先下车了。”

  泰勒起身,低头扫了眼自己的双腿,然后和凯尔告别。

  “胜利之后我们三人可以一起喝个酒 ”

  “海尼图斯的酒很不错。”

  泰勒听完凯尔的话后终于下了马车。在他走之后凯尔打开了信封。

  

  

  然后凯尔将信封撕碎。

  “啧啧。”

  凯尔咋舌,将纸条塞进口袋深处。王子的出生确实有一个秘密。凯尔摇头,下了马车。

  “凯尔。”

  凯尔听到埃里克的呼喊后转过头去。他可以从他们的肩后看到荣耀广场的全貌。

  “凯尔少爷,我们走吧。该轮到我们进去了。”

  在小说里,崔汉对这些人的身份很好奇。他们比普通公民的地位要高。今天,凯尔也要去那个地方。然而,比起王室和神圣的牧师,他的地位就低多了。

  凯尔看向广场入口处的钟楼。那上面有个巨大的时钟。

  现在是早上8点25,这是贵族和牧师的入场时间。骑士开始阻止任何平民趁机混入,以便为贵族创造进场的空间。

  “我们走吧。”

  凯尔把埃里克和其他人推到自己前面走。随着愈加深入,凯尔可以看见这里的所有人。人声鼎沸,他甚至没法判断这里究竟有多少人。然而他们没法像沙丁鱼一样塞满这里。这就是荣耀广场的规模,王室限制人数的决定也起到了作用。不少人聚集在广场附近的商店以及建筑物的屋顶上想要一睹国王庆典的盛大风采。

  “凯尔少爷,你是第一次来这里吗?”

  凯尔悠哉游哉地点头回答吉尔伯特的问题。

  “是的。之前坐马车路过过,但还是第一次真正站在这里。”

  凯尔一边回答一边环顾广场四周。

  南边有茶馆。

  西边有客栈。

  东边有一个花店。

  北边可以看见陶瓷协会大楼的顶部。

  这是四个凯尔的重点关注对象。

  “这广场也忒儿大了。”

  凯尔确认了魔法炸弹的位置。同时他看向南边喷泉。一个男孩站在上面挥舞小旗子,像是在欢迎国王的到来。那是洛克。

  计划如期进行。

  凯尔知道崔汉和黑龙正关注着他。他看向钟楼。

  现在是上午八点三十分。

  “我们正在开辟一条通道。”

  骑士关闭所有入口,只允许贵族通过。与此同时,凯尔打了个响指。

  啪啦。

  这是个常见的手势,没有人会觉得这有什么问题。

  洛克一出现又立马消失了。现在是寻找隐藏物的时候,当然,其实没有这个必要。

  ‘答案将会在上午9:01出现。’

  然而,他们知道答案会更加容易,此外,由于凯尔不需要移动,寻找这些隐藏物也是可以的。

  “各位请到这边就坐。”

  座位早就安排好了,每个人的姓名都被贴在特定的座位上。国王和王室成员还未到来。就连和贵族一起过来的王储也没有出现。

  凯尔坐下后就一直皱着眉头。

  “真巧,凯尔少爷。”

  “真巧,泰勒少爷。”

  这和之前宴会上的情况一样。凯尔在泰勒旁边入座并看向下面的人。然后他的视线移向钟楼。

  他回想起小说中的情节。

  

  

  《英雄的诞生》中描述的最高点就是钟楼最高点。凯尔继续漫无目的地盯着那儿。

  崔汉在小说中成功找到藏炸弹的地点与这次的位置有出入。看来故事已经发生了很多变化。

  然而,至少不应该有任何人死于建筑物的崩塌,这点与小说中大相径庭。

  法力干扰的工具就埋在钟楼下面。

  现在是上午8点40。凯尔听到埃里克的声音转身向左走去。

  “凯尔,不要乱走。好嘛?”

  “好的。”

  埃里克在听到凯尔呼唤他的语气后不安起来。凯尔,这家伙直到两年前都还喜欢穿高级衣服和炫耀自己,如今甚至连周身的气质都不同了。

  “我会很安静的,不会做任何事情。”

  埃里克被凯尔的声音吸住了,下意识点了点头。凯尔对他的反应很满意,他笑了笑,又看向时钟。

  上午八点45分。他能听到黑龙的声音,那条龙正像凯尔期望的那样看着他。

  还有15分钟。

  龙真是无所不能啊,没有什么是他们的魔法所完成不了的。凯尔站起来,在心里默默赞美黑龙。

  “科罗斯曼家族的星星们,我们的王室成员正式入场!”

  这时,场上只有一个入口是开放的。王储走在最前面,二王子和三王子分别走在他身后的一左一右,其他的王子公主们跟在后面。

  一群有着熠熠生辉的金发的人们走了进来。他们是受到太阳神祝福的王室,是罗安王国的骄傲。

  W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市民的欢呼声充斥着整个广场。太过响亮的声音让人误以为大地都在颤动。凯尔想起黑龙的话。

  ‘王储的眼睛和头发是棕色的。’

  棕色被称为是最普通的颜色。凯尔看向王室,轻轻鼓掌。此时,终于到了早上8点50分。

  “罗安王国的太阳泽德•克罗斯曼殿下,正式入场!!!!”

  W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o-

  这位健康的50岁国王乘坐在他的游行马车上。凯尔看着国王,接着将目光移向广场上另一个地方。他可以看到北边陶瓷协会顶上的一个花盆。现在是上午8点55分。

  ‘他们已经拆掉那儿的炸弹了。’

  凯尔露出笑容。

  罗莎琳,黑龙,安和洪藏匿在人群之中。

  泽德国王从远处慢慢来到广场。泽德•克罗斯曼在前任国王暴毙后顺利继承了皇位,当时他年仅20岁。他利用皇帝的权利杀死了他所有的兄弟姐妹,巩固了自己的位置。

  Waaaaaaaaaaaaaaaaaaaaaaaaa-

  迎接国王而敲响的大鼓十分响亮。国王通过入口,走向最高的平台。凯尔默不作声地看着这一切发生。

  钟楼前有一个专门为国王搭建的台子。

  国王和王后像人群挥手示意,然后移步于平台上。王后站在她的位置前方,泽德国王走到魔法扩音器前。

  凯尔再次看向时钟。

  八点五十八分。

  国王抬起一只手,欢呼声渐渐平息下来。

  “朕得到太阳神的祝福,统治这个国家已30年有余。”国王道。

  他似乎精神矍铄。不幸的是,现在是上午九点。

  “啊?”

  凯尔听到埃里克疑惑的声音。

  “那是什么?”

  接着是泰勒焦急的声音。凯尔不慌不忙抬头,看向钟楼顶部。

  “怎么了?”

  “那是谁?”

  “发生了什么?”

  人群的窃窃私语越加响亮。泽德国王向身后看去,目光移向楼顶。凯尔看向钟楼顶端,微笑起来。

  国王大喊。

  “何人在此!”

  骑士和法师向钟楼涌去。人群紧张起来。他们别无他法。一开始是一个人站在那上面,紧接着越来越多黑衣人出现在附近建筑物上。

  “马上给我下来!”

  “所有人立马到房屋上面去!”

  凯尔听到附近骑士的叫喊,他看向钟楼顶端突然出现的黑衣人。那是嗜血法师,雷迪卡。

  ‘我本来担心剧情的走向会发生改变。’

  假设雷迪卡没有出现,他就得让黑龙循着炸弹的法力流顺藤摸瓜找到这家伙,再让崔汉杀了他。

  凯尔松口气,他不需要这么麻烦了,接着回想起小说中的描写。

  雷迪卡的手被红色的法力覆盖。这家伙的法术很独特,人们可以看见他法术的颜色,尽管他是个法师。他挥舞着手臂,像小说中那样说道:

  「“这会很有趣。”」

  “这会很有趣。”

  一个令人毛骨悚然,听起来就像金属摩擦的声音充斥整个广场。然后,红色的法力射向广场的不同位置。

  那一刻,刚好是9点01。

  Ooooooooooooog-

  钟楼下面一阵振动。

  Beeeeeeep-

  Beeeeeeeep-

  魔法装置在多个地方爆炸。飞向炸弹内的引爆装置的法力突然瘫软下来,开始茫然地彷徨徘徊。

  这就是法力干扰的结果。

  紧接着,广场内也发生了同样的情况。

  Beeeeeeep-

  声音从四个地点传来。

  “找到了。”

  凯尔的声音被魔法装置的警报声淹没。在这四个装置范围内的人身上绑有炸弹。

  不出他所料,魔法炸弹发出警报声,说明那里有错误发生。

  凯尔看到崔汉,罗莎琳和洛克正向那四个地方赶去。

  10分钟。即使他们不能在10分钟内拆掉炸弹,也有足够时间将炸弹转移到人烟稀少的地方避免伤亡出现。因为罗莎琳和黑龙在,这完全有可能。

  -找到一个人类。

  凯尔在听到隐形后的黑龙的报告时,轻笑出声。

  10分钟才刚刚开始。

【延友】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