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40-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1)

凯尔对王子露出温和的微笑,内心认真想着。

‘不知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那条黑龙仍碎碎叨叨地问一条龙怎么可能会把它的魔力用在这样一个无用的人身上,而他又怎么完全不可能做这种事,但凯尔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不去听。

——唔?他的瞳孔也染了色。这个弱鸡一定在谋划些什么。弱小的人类,当心一点。

‘如果你能闭嘴,我想我才没事。’

——哼呣?这个家伙并不弱。弱小的人类,一定要非常小心。你会死的。

‘妈的。’

第一次,凯尔被这条在解释什么没用东西的黑龙吓到了。与此同时,他的头脑飞速运转起来。

皇太子的母亲不是皇后。她是一位妾,而且最初是仆从,在皇室里干活的平民。三皇子的母亲是现在的皇后。传言说,皇太子的母亲在太子年轻时候就死了,死因很可疑。

凯尔自然地开始去想皇太子母亲的真实身份。

人们都认为这位王子很普通,但龙说过他并不弱小。在小说中,就连崔汉也判断皇太子是正常的,那么他到底在隐瞒什么?还有小龙是怎么发现的?

‘……不。不论他是不是在隐藏秘密,这与我无关。’

凯尔没有分神去听嘟嘟囔囔的黑龙。有什么一定很有吸引力,因为黑龙一直在说关于皇太子的事情。

“……凯尔先生看起来跟我有点相似。”

皇太子说了些什么,但凯尔忙着思考着东西,便只是随意附和道。

 “殿下,受到这样的赞誉是我一生中最大的荣耀。”
皇太子放开凯尔的手,像是有点紧张。凯尔没注意到他的神情,安静地退回去,走到埃里克身后。在事情变得麻烦时,他容易就能把埃里克当一个挡箭牌。

皇太子带着好奇的神色观察着凯尔,随后将他的目光转向埃里克。

埃里克再次开口与皇太子交谈。

凯尔看着他,随后想到。

‘这有一个推测。’

有一个合理的推测,为什么皇太子与第二和第三皇子不同。还有一个推测,关于国王为什么突然偏爱三皇子。这俩都能解释得通。

‘难道他并不真是他的儿子?或者他的诞生还关乎其它秘密?’

凯尔的脑回路跳到了金绿秀在高中毕业后工作的饭店中看到的一个戏剧。

皇太子,阿尔贝鲁·克鲁斯曼,自然是主角。

凯尔再次对自己强调道,

‘保持低调。’

从现在起,他一定会安分守己。他决定不去思考任何别的事情。

凯尔严格地遵守了承诺。他今天没喝任何酒,而这也让那些来自其它地区的,从来没有与他见过面的贵族主动上前交谈。凯尔每次都向埃里克看去,埃里克便上前对付。

在这种事发生过几次后,凯尔低声自言自语道,

 “噢。可真不错。”

听到这句嘟囔,吉尔伯特和艾米璐颤抖一下,并且互相交换一个眼神。

‘这是不是有点怪?’
‘对吧?’

他们俩慢慢地,轻轻地从埃里克和凯尔身边溜走。然而,凯尔看向年轻的艾米璐女士,而艾米璐在注意到凯尔的目光后停下远离的脚步。

 “顺带一提,艾米璐女士。”
“我在听?”
“我曾听闻,您领地里的海岸线出奇的漂亮。这是真的吗?”
“当然。远眺海岸的崖壁很漂亮。”

 “去他妈的漂亮。”

凯尔思考着峭壁,还思考着要获得“风之声”该是是多么的艰难。在小说中,“风之声”是一种古代力量,最终被卫珀尔王国非法师阵营的一名成员发现。

虽然一位来自卫珀尔王国的人最终在罗安王国获得了古代力量可能很奇怪,这后面也有很长的故事

不管怎么说,这个力量最初属于一个法师杀手,一个内战后半段出现的极其残忍的傻X。他已经够强了,并没有将其派上用场。

‘魔法塔很快就会倒塌。’

在内战结束后,一个新的魔法塔会被建在倒塌魔法塔的位置上,而罗莎琳最终将掌管那座新魔法塔。

‘崔汉,法师杀手,还有皇太子。’

这三人是所有西大陆中部那些事件的英雄。那本小说还说了西大陆南部丛林的女王最终是如何参与到统一南方的事务中。

抛开崔汉一直有撞见的秘密组织,这个大陆将会打破它200年以来的和平,开始为权力斗争。

凯尔看着正在为他处理一切的埃里克,然后转头看向钟表。宴会马上就要结束了。当然,贵族们正在等待饭后的谈话时间。

‘与我无关。’

这跟凯尔无关。

“吉尔伯特少爷,我能在用餐时间结束后就离开,对吧?”

吉尔伯特看向正在放松地吃水果,就像只是在野餐的凯尔,然后点点头。

“是的。我们打算在用餐后与皇太子见面,但你大概不打算和我们一起去吧?”
“对啊。我去那里做啥?你们仨更清楚投资信息。”

吉尔伯特的表情因凯尔的话语变了。他看起来有点惊讶。

“……你读了资料。”
“一点点。”

凯尔随意地答道,随后转头看向从座位上站起的皇太子。他就要宣布用餐结束。凯尔没有找出今天聚会的真正原因,但他不失望。无知也代表他没可能搅和到麻烦中。

然而,听了皇太子的话,凯尔皱起眉头。

“与在座各位分享这顿晚餐属实令人心情愉快。我为那些可能有兴趣的人准备了一个简单的红酒聚会,请享受吧。啊,我也为大家在即将到来的生日庆典上准备了位置”

皇太子阿尔贝鲁愉快地说道。

“我希望你们都能到场,分享今天的快乐。”

‘唉。’

凯尔憋住一声叹息。尽管阿尔贝鲁说的是他希望他们都会到场,这算得上是相当强迫性的要求。

‘……我猜炸弹爆炸时,我就在广场。’

尽管和预想的差不多,凯尔仍不是很喜欢。

“那么让我们为这场晚宴做个总结吧。”

凯尔从他的座位上站起。大部分人都想与皇太子,二皇子,三皇子共同享受红酒聚会,但那些没资格与皇太子见面的人不能去,即使他们心中渴望。

凯尔瞥向一个正向他移动的轮椅。泰勒经过他,然后是推轮椅的凯琪。她用只能被凯尔听到的声音说。

“晚点见,我们的小弟弟。”

‘我说了我不想当他们的弟弟。’

凯尔的眼神清晰地反应出他的感受,但凯琪就假装不明白。她表现得十分优秀纯粹,向皇太子走去。

“凯尔少爷,我来送你离开。”
“艾米璐女士。”

艾米璐靠近凯尔,邀请他一起走走。凯尔看向艾米璐墨绿的头发,她平静而老练的面庞,随意地问道。

“您是担心我会在离开时惹麻烦吗?”
“不幸的是,尼欧少爷也打算早点离开。”
“啊额。”

她说她要陪同他以防尼欧再搞什么小动作。凯尔没问别的问题,朝宴会厅大门走去,艾米璐跟在他旁边。他们相互无言地到达到凯尔的马车前,发现伦正在马车旁等待。

“凯尔少爷,今天干得不错。”

凯尔因艾米璐的话点了点头。

“它很困难。但你得要回去,做更多的工作,艾米璐女士。”

艾米璐微笑着,说道。

“这是因为我们需要有一些好消息。”

然而,凯尔能感受到她话语中的绝望。东北海岸真的是一片瘠土。那里峭壁林立,除此什么有趣的也没有。

不仅如此,峭壁附近的漩涡也是个麻烦。有经验的本地人知道如何去避开它们,但对于其他人来说这是个危险的地方。

‘是‘风之声’导致的漩涡’

艾米璐和吉尔伯特想要争取一些对这片无用海洋的投资,不论是什么。凯尔看向艾米璐,后者带着一种奇怪的表情说道。

“我相信那是我们应得的成果。”
“艾米璐女士。”
“是,凯尔少爷。”

凯尔想,给埃里克,吉尔伯特,和艾米璐一点帮助也不算坏事,他们今天就像他手下的兽人们一样听他要求。他们仍需要在东北方的贵族中获得力量平衡,而艾米璐看起来像一个能保守秘密的人。

“我相信殿下他一定会对这次的投资十分感兴趣。”
“我也这么认为。”

艾米璐赞同凯尔的言论。这是因为皇太子记得这个问题,甚至埃里克都不用先提起它。

“您今晚谈论的是旅行投资吧?”
“是的。”

在沿海峭壁的旅行上做投资。以凯尔的见解,这实在是无用。但他靠近艾米璐,向她低声耳语道。

“如果您不再需要投资,我建议您考虑一下您海岸线的地理位置与卫珀尔王国以及其他王国的关联。”
“抱歉,什么?”

凯尔耸耸肩来回应艾米璐的困惑,补充道。

“当然,您能把我刚才说的保密就最好了。”
“……我会记住的。”

凯尔很满意艾米璐困惑,但又不去发问的反应。他踏上马车,向艾米璐挥手告别。艾米璐微微地挥手回应他。

凯尔开口对正在关上马车门的伦说道。
“出发吧。”
“好,少爷。”

马车很快开始移动。凯尔望向正在认真考虑凯尔的提议,并没有转头回去的艾米璐,又开始想东北海岸。

东北海岸由沙地海滩构成。相比而言,艾米璐和吉尔伯特领地的海岸非常复杂,有很多小岛。而且,它们也被陡峭的悬崖包围。

结果,那里只有寥寥无几的地方能让船只安全锚定。当然,那里的渔夫都是能避开漩涡,轻松捕鱼的老手。

“因为这长久的和平,他们只想过旅行和风景。”

但皇太子会知道和平的终末正快速逼近。

‘随便啦,我唯一要做的就是比法师杀手更先得到这个古代力量。’

凯尔决定不再去想它了。那个晚上,凯尔从盛宴回去后,两份报告被交到他的手中。

“我们找到了那些魔法炸弹中的四个。”

在小说中,有五个位于不同的地点,还有五个在人身上。

“它们全都在广场周围。”
“给我看看地图。”

凯尔向崔汉伸出手去。崔汉把黑龙留在魔法炸弹的位置上,自己返回。他看上去是冲了回来,脸上还带着汗滴。

“我们发现了一个,然后我抱着龙在周围跑动,仔细地搜寻各处,最终又发现三个,但只有这么多。我很确信我们要找找广场以外的地方,但目前找过的地方一个都没有。”

“不用急躁,它在两天后的庆典之前都是安全的。”
“但最好还是尽早清除这些危险东西!”
“我们要在庆典当天早晨偷走它们。”
“……什么?”

凯尔所了解的魔法炸弹需要制造者发送一个信息来引发爆炸。然而,即便要花费一些时间,对于任何有黑龙或罗莎琳级别的魔法的人来说,切断制造者和炸弹的联系是很简单的事情。这就是小说中罗莎琳破坏那些位于人们身上的魔法炸弹的方法。

‘这需要在典礼当天完成。’

只有这样才能让那个嗜血的法师认为一切正常。

“偷走它们?我们不是要摧毁它们?”

凯尔将地图递给正处在困惑中的崔汉,说道。

“为什么我们要摧毁这么有用的东西?”

即便这些炸弹不能被使用,它内部压缩包裹的魔力也是很有用的成分。

“我要为自己使用它。”

崔汉觉得凯尔的笑容可真是狡猾。凯尔继续对一脸困惑地接过地图的崔汉说。

“继续搜寻,还可能有更多。经常去检查,看看炸弹的位置会不会变化。”

崔汉和黑龙现在需要在广场周围隐蔽,继续调查。这将非常艰巨,无趣,耗费他们的精力,但这不是什么凯尔打算亲自做的。

凯尔看向昂和洪,两只小猫刚刚从小憩中醒来,说道。

“是时候付清了。”

凯尔也对崔汉说。

“开始干活。”

那两只正揉揉眼睛,睡眼惺忪的小猫,还有崔汉,在凯尔吩咐后便出发了。凯尔放松地看着他们跳出阳台窗,喝上他在宴会中没机会喝的红酒,随后沉入梦乡。

凯尔睡着时,一个小信息被发送给他。凯尔醒来便能听到消息。

今天,也是生日庆典的前一天,钱哥就要抵达首都了。凯尔立刻去往他将与钱哥见面的旅店。

那是10名狼人小孩所在的地方。当然,昂、洪、洛克也与凯尔一同前去。他思考着洛克之前说过的话,问道。

“你想拜托我照顾你的兄弟姐妹?”
“是的。这是我的委托内容。”
“而你能为我做什么?”
“不是只有我一个会这么做。”

洛克不带犹豫地答道。

“如果不只有你一人,还有谁?”

洛克回答说。

“我的兄弟姐妹会和我一起。我们在一块时更强大。”

凯尔感觉脑后一阵寒意。

‘绝不可能。’

洛克无情地再次对凯尔进行精神打击。

“蓝狼部落有一段作为强壮骑士的著名历史。那段历史——”
“我不需要知道这些。”

凯尔转身,侧对着坐在马车里,在他对面的洛克。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