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38- 保持低调(5)

“哼!尼奥少爷,有段时间没见过您了。”

埃里克立刻插到两个人中间,尼奥的气势瞬间消散了。他以为凯尔是自己的猎物,但在埃里克的眼皮底下,他很难开始游戏。

“对,埃里克少爷,希望您一切安好。”

尼奥以相同的方式问候了艾米璐和吉尔伯特,看着他们都挡在凯尔前面,尼奥忍不住发出不满的声音。

‘保护者吗?就算是垃圾也捡回来当一份子。’

他决定放弃,埃里克理解了他的意思,视线慢慢转向凯尔。

尼奥也做了相同的举动。

“哼。”

尼奥不自觉地哼了一声。

凯尔抱着手臂,安静地俯视着尼奥。他没有说什么,但是姿态已经表达了鄙夷。

‘不知高低的傻子。’

尼奥想起了凡尼安看自己的眼神,那种视线也经常让他恼怒,但他麻痹自己这是高阶贵族的做派。

望着尼奥动摇的双眼看了一会儿之后,凯尔移开视线,看向尼奥的身后,黑龙在耳边对他报告。

这家伙今天是要派上用场的。

——录音魔法已经准备好了。

凯尔要它记录下今天发生的一切。用魔法记录影像需要消耗大量的魔力,也很难保留,所以录音就可以了。

本来忌惮于宫殿里会聚集的对魔力敏感的人,凯尔没有这个打算,但龙说只要录音的范围不大,就不会被发现。

尼奥今天的举动,未来够喝一壶的。凯尔走向宫殿的入口,兰尼斯特,有债必偿。

埃里克.惠斯曼看着凯尔走开,脸上的表情像一个为弟弟骄傲的哥哥。他以为这是每天寄出的信有用了。

吉尔伯特和艾米璐的表情是好奇的。因为凯尔过去只穿夺人眼球的衣服,现在却很朴素,一件黑色的外套,上面什么装饰都没有。头发也是,没有打理,在阳光下清爽地闪耀。

因为他没喝醉吗?每一步都游刃有余的样子。

凯尔在他们的视线中转过身来。那种示意他们上前的视线,太奇怪了。

“尼奥少爷,里面见吧。艾米璐小姐,吉尔伯特少爷,我们走。”

埃里克骄傲地看着凯尔,艾米璐和吉尔伯特跟了上前,神情更疑惑了。

凯尔看着他们三个,开口。

“走了。”

他们跟着凯尔走进宫殿。艾米璐和吉尔伯特的脸上展示着浓烈的疑惑,凯尔不甚关心,只想着好好利用这三个家伙。

“海尼图斯家族的凯尔少爷入场!”

仆人也叫出了埃里克,吉尔伯特和艾米璐的名字。

“不错。”

他走在埃里克身后,观察着宽阔的大厅。艾米璐偷看了他几眼,然后走在他身边,开口。

“凯尔少爷,宴会厅前面的是皇太子的座位,我们的座位是按领土的地域分的,因为——”

艾米璐本来想解释,但是看到凯尔的表情,自然地改口,

“您不需要我来解释,对吧?”
“我很感谢您,艾米璐小姐。但我知道。”

凯尔看着艾米璐疑惑地点了点头,走向东北贵族的桌子。

厅里五张桌子:东北,西北,西南,东南,中部。贵族的势力也如此分布。

‘皇太子的手笔。’

他在幕后引导着贵族之间的制衡,又像这样不时将他们聚在一起。这是他的专长,他对此考虑非常周到。

他的桌子在这五个桌子的前方,比他们也高了两个台阶。

‘二三皇子也比他低一阶。’

他们的桌子被准备了,这是皇太子筹办的宴会,二三皇子不来会很奇怪。但是因为主办人是皇太子,所以地位的差距必须被展示出来。

‘真是热衷于无意义的细节。’

在那些身怀绝技的人之中,皇太子绝对不是凯尔喜欢的类型。

“和预想的一样,我们坐在看门的位置啊。”

凯尔没有理会埃里克失落的声音。无忧宫把东门当成入口,那东北贵族的位置当然会最靠近进出的地方。

他们有话语权,但没有一个家族强大到很有话语权的地步。凯尔抬起一只手拍了拍埃里克的肩膀。

“靠门多好,至少没有要让我们低头的人。”

其他的区域有压人一头的家伙,比如史坦侯爵,所有人都得摆出尊敬和臣服的姿态。

三个人都停住了,凯尔也停了下来,埃里克看了他一会儿,终于开口。

“凯尔少爷。”

因为还有其他人在,埃里克没有像平时一样随意地称呼凯尔的名字。

“我很高兴,我的付出终于有了回报。”

‘付出?什么东西?’

凯尔迷惑又诧异地看着埃里克,但埃里克转过了头,高高兴兴地走向了那张离入口最近的桌子。

埃里克不知道凯尔从不读他频繁的来信,堆在房间里已经变成一座小山了。

“他干嘛?”

艾米璐摇了摇头,吉尔伯特的反应也差不多。凯尔耸了耸肩膀,也走向座位。

但入场的公告让他停了下来。

“史坦侯爵家族的凡尼安少爷入场!”

凯尔知道为什么尼奥没有跟着他们入场了,他现在跟在凡尼安身后呢。

但他不关心这两个弱智。

“凯尔!”

埃里克叫住步伐突然加快的凯尔,但凯尔摆了摆手,坐下了。

“嗯。”
“啊,欢迎,凯尔少爷。”
“您好,凯尔少爷。”

凯尔对打招呼的人简洁地回应了。

“大家好,很高兴见到你们。”

整张桌都沉默了,凯尔不动声色地把手放到桌布下。

‘我就知道。’

他能感受到黑龙隐形的身体在颤抖。

——“我没事,我说了我没事。”

凯尔听见黑龙传到他脑子里的声音,拍拍发抖的身体。它的脑中是愤怒和恐惧。儿时的创伤带来的影响是很难对抗的。

黑龙不知道怎么处理身体和理性全然相反的反应。

——“都说了没事了,我是强大的龙。”

黑龙说要跟着来的时候,凯尔告诉它凡尼安也会在。他让它保证不在这天杀掉凡尼安,作为交换,他也给出了自己的承诺。

——“再等一等,我一定会杀了包括他在内的混蛋。”

黑龙想把他们撕碎,变成粉末。凯尔让它冷静,还好,这个小家伙并没有因为极度的愤怒冲昏了头脑。

凯尔以为龙都是很理性的,想到凡尼安和那些史坦走狗未来要面对的地狱,他就不再安抚龙了。

好在它不会失控。如果魔力抱走,这里应该会被夷为平地,凯尔也很可能会死。他宽慰地叹了口气,看向周围。

他看见埃里克和凡尼安他们都走了过来。好吧,西北贵族就坐在隔壁。

黑龙用它的头摩擦凯尔的腿。

“嗯。”

这个举动让凯尔担心了一会儿,他的视线和埃里克对上,后者在疯狂地打信号。

‘乖乖坐好!’

凯尔无视了他,他在想自己要不要假装不认识凡尼安,但想也没用,凡尼安先打招呼了。

“很久不见,凯尔少爷。”

和上一次相比,凡尼安脸上的褶子好像多了,但笑容还是很优雅,贵族本色。背后的尼奥就很焦虑了。

凯尔回以灿烂的笑容,开口道。

“您好,凡尼安少爷,除了在托洛兹子爵的领地的偶遇,我们是第二次见面了啊。”

凡尼安的笑容加深了,尼奥的脸则全白了。

史坦侯爵是贵族四巨头之一,这种地位的继任者居然来过东北,而且还是托洛兹子爵这种低级贵族的领地,很明显,托洛兹站队站的太明显了。

东北的贵族都皱起了眉头,其他贵族也开始注意起来,毕竟东北还是个没人吃定的香饽饽。

“是啊,我去拜访我的朋友,尼奥少爷,在回家的路上遇见了您。”

凡尼安似乎没有受到任何视线的影响。他去东北有什么去不得的?他看着凯尔,好像想观察这个人的底色,但声音仍然很温和。

“对,我们说了在首都可以一起喝一杯。”
“确实是这样。”

他们两个看起来都很平静,看的人可不冷静。

凯尔看向尼奥,他一直在偷看。凯尔露出了笑容,吓得尼奥缩了一下。

“啊,对了,遇见您第二天,托洛兹子爵的骑士来找过我。”

凯尔露出非常担忧的表情。

“我听说宅邸被洗劫一空,没出什么大事吧?”

尼奥的肩膀缩了起来,凯尔看见凡尼安的嘴角在颤抖。

“您没听说吗,凡尼安少爷?我以为你们关系这么好,尼奥少爷一定会告诉你啊。”

花了一些时间,凡尼安终于做出了回答,他的声音非常自然,但凯尔能感觉到他的怒火。

“……我听说了,这让我很难过。”
“当然,你都不知道我当时为了缓解宿醉喝着酒听到这件事有多震惊。怎么会什么都偷了!你丢了很重要的东西是吗,尼奥少爷?”

世界上最令人讨厌的就是不知道什么该讲还以为自己说话很好听的人。

凯尔现在就是这样,他恶人当得很舒服。

他对尼奥说话的样子令人暖心。

“尼奥少爷,高兴一点,我们一生总得遇到一次狗屎一样的事吧。”
“啊,对,是这样。”

尼奥根本不敢看凡尼安,随口答应着凯尔的话。

“像这种时候,您就该多喝点,尼奥少爷,今晚一起浪吧。凡尼安少爷,您也来吗?”

凡尼安冷静地看着凯尔,因为丢了黑龙,他失去了侯爵的信任。他现在在怀疑以骑士名誉向他起誓,给他黑龙的组织,还有现场的证据。但他也还没打消对那个时间刚好驻扎了一夜的凯尔的疑虑。

可他也没有充足的理由怀疑凯尔,所以他来找他谈话,是为了获取更多的信息。

“如果宿醉之后再喝一场,一切痛苦的回忆都消失了。”

凯尔的胡言乱语打消了凡尼安的想法。

“谢谢您的邀请,凯尔少爷,下次吧。”
“啊,真失望,不过下次也行。”

凡尼安走开了,他听见凯尔继续和尼奥说话。

“尼奥少爷,您的骑士看上去很无措,您应该提前预防这种事的,珍贵的东西怎么一下都丢了呢?还是开心点吧,没了也没办法,要向前看。”

‘唉,不成气的。’

凡尼安对那些听见他去过东北之后一直在注目的贵族露出微笑,收起了怒火。

‘愚蠢的龙和瘸子,到底都去哪了?’

凡尼安走路只看前方。凯尔确定他走开之后,毫不犹豫地离开了脸色极差的尼奥,当然,还留下了最后一击。

“人啊,开心最重要。”

凯尔知道凡尼安不会放过他。

“凯尔少爷——”

埃里克好像有很多想说,又不知道怎么开口。凯尔看着他坐下。

——“下次就轮到我了。”

凯尔听见黑龙的声音,点了点头,打量同一张桌的贵族,他们都看着他,这应该是他们第一次看见他清醒的样子。可能醉着扔酒瓶的形象更深入人心。

他们立刻都移开了视线,这就是废物的特权。

但还有人好奇地看着凯尔,被当事人无视了,他把酒瓶交给埃里克。

“我等下喝。”
“……行。”

凯尔不再看他,埃里克踏进宫殿之后第一次用了非正式的用语。他看向入口的钟,该开始了,所以贵族都落座了。

凡尼安入场之后,剩下三个大贵族也入场了。

“盖耶公爵家族的安东尼奥.盖耶入场了!”

盖耶公爵家族的安东尼奥少爷,奥尔莎娜公爵家族的凯琳小姐还有另一个侯爵,艾伦。

他们的身后都跟着附庸。在他们进来之后,门关上了,但没有人站起来和他们寒暄。

凯尔舒服地靠在椅背上,看着宴会厅的入口,马上就到五点了。

秒针滴答。

五点整。

门吱吱呀呀地打开了。

今日的主角在簇拥下登场。

仆人准备叫得前所未有的响,但被最前面的人制止了。

罗安王国的皇太子,国王的长子,阿贝鲁. 克罗兹曼。

他不需要介绍,就这么走向最高的座位,好像很享受众人的视线。所有的贵族都起身恭迎,皇太子走在二三皇子的前面,去往自己的高点。

等他站到那里,门立刻关上了,说明人已经到齐了。
阿贝鲁俯视着二三皇子和其他的人,开口。

“欢迎,感谢大家接受我的邀请。”

他确实是不需要介绍的人。阿贝鲁俯视一切,凯尔面无表情地抬头,然后看向钟。

‘差不多该到了。’

会让贵族们议论纷纷的人还没登场。

凯尔听见皇太子的声音。

“王国会因为贵人闪耀,引领我们未来的贵人们,我很高兴你们都来到了这里。”

皇太子开始了表演,是时候了。

“嗯?”

皇太子也看向了入口。门被推开了,说话的声音传了进来。

凯尔开始偷笑,一个仆人火急火燎地从另一个入口跑到皇太子身边。

‘来了。’

凯尔确信。

皇太子似乎沉思了片刻,然后向外面的骑士挥手。

门再次打开了。

因为在皇太子之后,所以仆人不敢喊出入场者的名字,不过,这个人也不需要介绍。

‘很准时啊。’

轮椅进入了宴会厅。

泰勒.史坦。史坦侯爵瘫痪的长子。他和疯祭司凯琪一起进入了会场。他们的视线隐晦地扫过凯尔,只有他们三个人知晓。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