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35- 保持低调(2)

罗莎琳的嘴角挂着灿烂的微笑。

“我听说你是出了名的废物,原来不是啊”

正如凯尔所料,罗莎琳几乎立刻停止了她那恭敬的语气,尽管大多数人可能不知道另一个王国的公主长什么样,但贵族们却不一样。

其他低级的贵族可能很难发现,很难收集信息,但如果是在伯爵层次,如海尼图斯家族的话,掌握有关于邻国贵族和皇室的信息是基本知识。成为一个贵族并不仅仅只是娱乐和游戏。

凯尔回应了罗莎琳的调侃。

“的确,我以混混出名。不过,法师应该根据自己的感受来判断。”

“您说得对,凯尔少爷。我们只相信自己经历的事情。”

凯尔觉得罗莎琳说话的方式很巧妙。她以公主的身份时会很随意地对他说话,但当她用“我们”这个词来称呼自己是法师协会的一员时,她就会使用敬语。法师身份对她来说似乎非常重要。

“那,公主大人。”
“罗莎琳。”

她似乎真的不喜欢被当作公主对待。

“那好吧。罗莎琳小姐,你的问题问完了吗?”
“是的。我问完了。”

她微笑着回答。

“凯尔少爷,您好像不想和我扯上太多的关系?”

尽管他知道她是一位公主,但他只是告诉她在这里过得愉快然后离开就可以,她没有觉得这是不尊重别人的行为。事实上,她更喜欢这样。如果她想要一些特殊待遇,她早就透露自己的全名和身份了。

然而,她不想受到那样的对待。此外,她还感谢凯尔告诉他们洛克的状况。

“真的吗?我之所以这么做,是因为公主大人似乎比较喜欢这样。”

‘谎言。‘

罗莎琳认为凯尔的话只是一个很好的借口。

这个与龙同行的人,虽然被社会认为是废物,但事实上并不是这样。如果他真的想这样做的话,他本可以轻易地揭露她的存在。

她向凯尔道谢,他笑得好像一无所知似的。

“看来你还没有通知罗恩皇室。非常感谢。”

“没关系,这样的事情应该基于当事人自己的意愿。”

凯尔认为,如果他向皇宫报告,王储就会立刻派人闯进这座宫邸。

“您说得对,凯尔少爷。我不想暴露我自己。如果这使您将来陷入麻烦,请告知他们我曾要求你不要这么做就行,我到时会派一个信使来证实你的说法。”

“明白了。”

“谢谢您让我留在这里。我会处理好我的事情,不会给您带来任何麻烦。”

“不会给我添麻烦的。”

凯尔感谢罗莎琳,因为罗莎琳给了他最想听到的答案。

“非常感谢。”

“不用担心,本该如此。”

罗莎琳轻描淡写的拒绝了凯尔的道谢,然后继续吃饭。凯尔和罗莎琳,他们两个已经不需要再进行这个话题。

但罗莎琳时不时地想偷看那条龙。

作为一个法师,她真的情不自禁。她的目光不停继续转向龙。龙偶尔停下嘴边的食物,去吃凯尔给他的香肠,然后转向罗莎琳,无视罗莎琳继续偷看了一会儿之后,他终于开口了。

“吃你自己的食物吧,这是我的。”

黑龙把装着香肠的盘子拉远了些,凯尔随手往盘子里塞了更多的食物给龙吃。黑龙开始沉迷于牛排的美味,这与吃生肉以及桌上其他各种食物是完全不同的。

罗莎琳朝凯尔瞥了一眼,凯尔偷偷地竖起了四个手指,而龙并没有注意到。

四岁!罗莎琳对凯尔所说的话笑了笑,于是对小龙说。

“是的,龙大人,我不敢再看您的食物了。”

黑龙又开始吃饭了,罗莎琳和凯尔也从容的继续进餐,这是一顿轻松而又悠闲的午餐。

结束后,凯尔上了马车,打算去见东北部的贵族们。东北贵族只有十个贵族家族。如果考虑到男爵及以下的话,还有更多,但东北的支柱是主要基于这十个家族。

在这十个家族中,凯尔今天会见的三个人来自与海尼图斯家族长期友好相处的三个家族。

“好苦恼啊。”

不知为何凯尔很苦恼,一直跟着他当护卫的崔汉小心翼翼地问道。

“怎么了,如果我能帮上什么忙,请告诉我。”“你不需要知道。”

凯尔只是简短地回答,然后又开始思考。崔汉观察着凯尔开始担心起来,这是崔汉第一次看到凯尔这样发愁。

凯尔不知道该怎么办。
他需要造成什么样的混乱才能让自己看起来像个混混呢?

凯尔是在被崔汉和黑龙这样的大包袱缠住之后才意识到这一点的。他对如何过混混的人生正在发愁。

东北部的贵族们之前看到过凯尔的混混行为。他们也会收到有关凯尔在海尼图斯领土上所有有关无谓行动的消息。这就是为什么他必须更加小心,不,他必须更加乱来!

“嗯。”

凯尔低头看着他的两只手。我要表现得像个混蛋?当凯尔在想他该怎么才能做出疯狂可怕的举动时,才能让他更像个流氓时,马车停在一个住宅前。

由于东北部的贵族都在首都的同一地区有住所,所以离这里不远。

“欢迎您,凯尔少爷。”

凯尔注意到老管家在门口向他打招呼,便向管家后面的那栋楼望去。

这是惠斯曼伯爵的住处。惠斯曼伯爵的领地位于东北部的开始部分,他既不是很强壮也不是很富有。

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够与东北部的海尼图斯伯爵建立密切的关系,在那里他们没有任何公爵或侯爵。海尼图斯伯爵喜欢这种友谊,因为对他这样的人来说,他的领土远在东北角,认识一个离首都很近的人是有益的。

凯尔想到了惠斯曼伯爵的继任者。
‘埃里克·惠斯曼。’

副管家汉斯在凯尔去参加这次会议之前,已经谨慎地向他提出了建议。

“少爷,您和埃里克少爷关系很好,这是件好事,不过我提这个是想提醒您,聚会上在其他贵族面前和他不要表现得那么亲密是不是更聪明一些。”

这让凯尔知道埃里克和这个身体的原主人非常亲近。然而,贵族信息报告中关于埃里克的信息,描述埃里克是一个有点谨慎的好人。

“凯尔少爷,我可以陪你进去吗?”
“当然可以。”

凯尔跟着老管家走进了惠斯曼的住处。

埃里克·惠斯曼、吉尔伯特·切特和艾米鲁‧尤贝尔他们三个在住宅内。凯尔进屋时还在想他应该如何在他们面前表现。

然而,最后发现,他貌似完全不必为这件事苦恼。

“凯尔,你至少还听大哥的话的,对吗?”

凯尔脸上带着困惑的表情。埃里克·惠斯曼看到凯尔的表情后,扶了扶眼镜。

现在,凯尔正坐在桌子旁,三位贵族围着他,就像他在接受审问一样,但他们的气氛更多的是安慰他,而不是审问他。

埃里克·惠斯曼开始说话。尤贝尔子爵的女儿艾米鲁和切特男爵的儿子吉尔伯特插嘴说:“这对你来说不是很烦人吗?”。

“他说得对,凯尔少爷,我听说你不喜欢烦人的礼节。”
“凯尔少爷,这种事本来就挺烦的,你也没什么错。”

他们好像在安慰一个孩子。凯尔首先回应了他们的说法。
“是的,很烦人。”

“看!我就说嘛!”

轻敲。
埃里克轻轻地敲了敲桌子。看起来并不是因为他生气,更像是一种潜意识的动作。

他看着凯尔,他曾经是一个可爱的小孩,直到他长大成为垃圾,然后静静地继续看着他。

“这就是为什么你不需要说什么或做什么。别动!别动,你什么都不需要做。我们会帮你处理一切的。不管怎样,我知道你讨厌烦人的事情和繁琐的礼节。”

凯尔以一种好奇的表情回应道。

“我很擅长保持安静。”

“嗯?你是?啊,是的。你就是这样。你对此很在行。”

埃里克以谨慎著称,但他也是那种什么都操心的人。那只是因为他喜欢在事情真正发生之前进行思考。

他开始和凯尔说话,自从昨天他发现凯尔是那个来首都的人后,凯尔成了他最需要关注的人。另外两个人看着埃里克,好像在为他加油。

“其他一些东北贵族可能会试图激怒你。那些与斯坦侯爵或其他公爵结盟的人肯定也会这样尝试。但你要做的就是安静,我们会为你处理一切。你觉得怎么样?”

这是埃里克最担心的。在10个支柱家庭中,只有这4个家庭没有在其他地方结盟。与该地区以外的更高等级贵族结盟的其他贵族,会希望将整个东北部献给他们的上家。

他们需要谨慎,谨慎,甚至更加谨慎。这四个家族必须站稳立场,这就是他们成为东北部最强大的派系的方式,为了做到这一点,富有的海尼图斯家族不能在首都制造事故。

埃里克和另外两个人都静静地等待着凯尔的回答。

“那太好了。”

凯尔脸上带着温和的微笑,配合着他的反应。埃里克想,只要凯尔不喝酒,他看起来还是过去的那个好孩子,于是开始说话。

“我打算我们一起向王储请安,我知道你会觉得不耐烦,想马上开始喝酒,但那很困难。只要你向他表示问候,剩下的我们会处理好一切的!”

“噢?”
凯尔嘴角开始上扬,他觉得这种气氛很奇妙。他举起摆在面前的酒杯。凯尔可以看到因为他这样做,吉尔伯特开始微微耸动着肩膀。

凯尔也觉得这很奇怪。他可能是个让人讨厌的垃圾,但他们还是站在他的一边,他们唯一可能的行动就是保护他。

他先喝了口酒润了润嗓子,然后才开口说话。

“太棒了。”
“对吧?”

埃里克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眼镜反射着吊灯上的光。凯尔决定接受三位贵族的提议,什么也不做,以得到他们的保护。

他非常喜欢这个计划。
“你所要做的就是出现并坐在那里,然后放松。”
“太好了,听起来很完美。”

这真是一个非常好的提议,正是凯尔喜欢的类型。他舒服地吃着面前的饭菜,开始觉得今天来这里真是个好主意。

然而,埃里克、吉尔伯特和艾米鲁并没有放松警惕。凯尔·海尼图斯甚至在东北部贵族会议上扔过一瓶酒,虽然当时一切似乎都很顺利。

他们必须特别谨慎,因为他们来首都是为了说服王储在吉尔伯特和艾米鲁家族所在的东北海岸线投资。

“来自海尼图斯地区的葡萄酒真的很棒。”
当然,凯尔从汉斯给他的信息中知道了两个家族对王储投资的渴望。这四个家庭彼此分享信息,没有任何秘密。然而,凯尔知道王储的投资是不可能的。

‘当一场战争即将从西方大陆南部爆发时,他怎么会投资?不过,如果是海军,情况可能会有所不同。’
四位贵族边吃边聊。三位贵族在看到凯尔顺利地吃完了整顿饭而没有造成意外后,稍稍松了口气。

对他们这次会议相当满意的凯尔回到住处后休息了一会儿,然后听说崔汉回来了,于是凯尔把他叫到了房间。
“凯尔大人,您找我了?”
“旅馆那怎么样?”
“都很好,谢天谢地,孩子们都精力充沛。”
凯尔想起10个精力充沛的狼族孩子,脸色变得苍白。另一方面,崔汉看起来更轻松、更愉快。

“之后没有别的事可做了?”
“是的?”

凯尔点了点头,然后站了起来。直到那时,崔汉才意识到凯尔既没穿睡衣,也没穿平时的衣服。他穿的很休闲。

凯尔一边开始说话,一边走到床前。

“我要躺下了,你去告诉汉斯,别守在门口了,让他回去睡觉。”

崔涵望着阳台上敞开的窗户,是一个非常明亮的夜晚。然后他问凯尔。

“您要出去吗?”
“是的。”

凯尔微笑着回答。

“我会像上次那样把窗户开着,到我房间来。”
“我明白了。”

崔汉的目光变了。他记得凯尔前几天告诉他的话。凯尔提到他会告诉崔汉如何找到那个嗜血法师。

“就我们两个人,没有昂和洪吗?”
崔汉表情严肃地问,却从别处得到了答案。

“还有我。”

黑龙解除了隐形魔法,从露台的窗户进入了房间。崔汉朝着黑龙看了看,然后转身看了看凯尔。

凯尔的回答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轻松。
“我们三个去。”

【之羽】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