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33- 你(8)

似乎没有人觉得凯尔突然想出去很奇怪。伦似乎也去了什么地方,所以找不到他。汉斯对凯尔唯一的疑问就是凯尔要去哪里。

“少爷,您要去哪里?”
“别担心。”
“好的,少爷。不过,既然这是您到首都的第一天,今天能不能不要打碎酒瓶直接回来。”
“……你真的要一直这样越界吗?”
“当然不是,少爷,请注意安全。”

凯尔上了马车,开始思考之后如何对付汉斯,汉斯他总是越界。马车在他思考的时候到达了神庙。
“我们下车吧。”
“知道了。”
凯尔站起来走出马车。自从他们上了马车,崔汉就一直很安静,不,是自从他们走出凯尔的房间。他现在脑子里似乎有很多复杂的思绪。

直到《英雄的诞生》的第五卷,凯尔才了解了崔汉的性格。然而,有一件事凯尔是可以肯定的,崔汉虽然是个好人,但他不容易上当受骗,他很聪明。

‘如果我试图给出一个让人难以置信的理由,他一开始可能会相信我,但之后肯定会怀疑我的’
崔汉孤独地生活了几十年,可能已经非常孤独,但那经历教会了他如何独立生存,以及如何顽强地坚持下去。

崔汉现在可能会因为看好他而追随他,但正如《英雄的诞生》第五卷所述,他是一个最终有望成为领袖的人。崔汉是一个将自己的正义变为现实的人…

‘这也太白了…’

凯尔下车后看到的死神圣殿是完全的白色,没有一点污垢。死神的信徒认为白色是死亡的颜色,所以他们每天一遍又一遍地清洗所有的地方,以确保建筑物上没有一点灰尘。

‘多有趣的地方啊’

死神神殿看起来像是想表明人类通常害怕的夜晚并非如此,于是用行动证明了这一点。太阳一下山,他们就向信徒和非信徒开放圣殿。
“显而易见,如果你白天来,神官们都会在睡觉。”

在凯尔看来,这真是一个有趣的地方。他们在寺庙入口处受到两位神官的欢迎。

“愿您安息!”

“愿您安息!”

死神的神官们通常都是非常热情的。尽管人们可能认为死亡是生命的终结,但死神教会的思想认为,在他们走向和平安息的过程中,享受生命是非常重要的。

“神官大人”

凯尔慢慢地走近神官。神官带着好奇的表情审视着凯尔。根据他的装扮,凯尔看起来要么是一位非常富有的贵族,要么是一位富有的商人。

但是他身后的人看起来像个乞丐,尽管他腰上的剑让他看起来十分强壮。

“有什么事吗?”

“有空着的死亡之间吗?”

两位神官的表情变得僵硬了。神官在凯尔和崔汉之间来回打量了一下,然后问:
“…是要赌上谁的性命?”

神官一边说,一边朝崔汉瞥了一眼。崔汉现在看起来像刚在山上打完滚,并且痛苦了很长一段时间。他看上去已经有两天没吃过东西了,而且似乎是那种很容易上当受骗的人。神官对他的看到的感到有些郁闷。

神官把目光转向那个富有的贵族,漂亮的红头发和英俊的脸。他虽然并不是非常的帅气,但无论走到哪里都足以引起人们的注意。而这名男子目前正在微笑。

凯尔微微抬起手,笑了。

“我的。”
“嗯?”

凯尔再次对困惑的牧师微笑。

“我要赌上我的生命。”

崔汉立刻把手放在凯尔的肩膀上。

“凯尔大人”

“什么?”

凯尔转过身来,看到崔汉表情僵硬,而且看起来很焦虑。

“即使你不这么做,我也会相信你的。”

凯尔嘴角开始上扬,慢慢悠悠地回答。

“我想你不会的。”

如果凯尔不打算告诉他任何关于神秘组织的事,崔汉当然会不相信他。他怎么会相信凯尔,所以他们才会来神庙。

‘我为什么要把一切都告诉他?那只会让我卷入混乱。’

他没有理由告诉崔汉太多,如果崔汉一直在他身边,凯尔已经能预见,这样他就不能过平静的生活了。崔汉带着所有的狼孩子来找他,不就给他带来更多的麻烦了吗?

‘他将来会骑在鲸鱼上,和鲸鱼部落一起与美人鱼作战。’

在这个以人为中心的世界里,崔汉包容人类和非人类的立场让他开始改变。首先就是鲸鱼部落。老实说,出现在第五卷开头的鲸鱼部落相当吓人。

‘它们是最致命的掠食者。’

鲸鱼部落是兽人中最强壮的,也是最美丽的野兽。鲸鱼部落有黑色、灰色或粉色的不同颜色,但它们都非常美丽。相比之下,这个世界上的美人鱼有两条腿和鳍,看起来只像一个披着鳞片的人。

‘但他们太执拗了,在龙面前都不会谦虚。’

鲸鱼部落非常可怕。虽然数量不多,但随便一拳就能把人的头打爆。就连洛克也无法对鲸鱼部落指手画脚。

‘他们的脾气很暴躁’

崔汉和各种各样的人都有牵连,也会惹麻烦。凯尔不想继续和他扯在一起。

“神官大人,房间呢?”

“是的,我们有一个空着,我马上给你准备。请往地下室去。”

“谢谢你。”

凯尔开始走在神官后面,崔汉则带着疑惑的表情跟在凯尔后面。凯尔注意到崔汉的动作,然后悠闲地向神庙的最深处走去。
走了很长一段时间后,他们看到墙的一侧有许多门。神官打开其中一扇门,露出一段通向地下室的楼梯。

“死亡在底下等着你。”

“太好了,我们走吧。”

神官饶有兴趣地看着凯尔毫不犹豫地走下楼梯。
死亡神殿里提到的“死亡”也意味着“誓言”,死亡在某个时候必然会降临于你。这是不可避免的。教会认为这是人类与生命一起立下的誓言。
这就是为什么死神殿的神官为那些违背誓言的人带来了被称为死亡的结局。

正因为如此,前往死亡之间,或有时被称为誓言之间的人,往往谦逊而严肃。相比之下,这个轻松自信的人在神官眼里真的很独特。

“他让我想起凯琪女祭司。”

她是一个经常咒骂神殿的人,但她仍然被死神所喜爱。凯琪,神官突然想起了她,但很快就把她从脑海中抹去了。

与此同时,凯琪因为再次听到上帝的声音时而变得沮丧起来。

在摆脱了对凯琪的想法后,神官跟随凯尔走下楼梯。他们一到水底,神父就开门通知了凯尔和崔汉。
“请稍等片刻,我们在里面准备一下。”

神官接着独自走进房间。

凯尔朝紧闭的门望去,开始说话。

“如果你真的认为我们这么做没必要的话,我先提前告诉你一个真相吧,你觉得怎么样?”

崔汉立刻回答

“好的,请告诉我,我相信你。”

“是吗?”

凯尔用一只手揉了揉下巴,然后随口吐出说

“两件事的其中一件就是…”

他的目光转向崔汉

“我并不知道这个秘密组织的真面目,也不知道他们的目的。”

“…什么?”

崔汉的瞳孔开始颤抖。就在那一刻,他们听到一声咔哒,神官从房间里走了出来。

“可以进去了。需要赌上性命的人,只要一进房间就向神官举手示意。”

“谢谢,我们了解。”

与凯尔轻松的心情相比,崔汉显得极度困惑和焦虑。牧师困惑地歪着头,然后悄悄地离开了那片区域,这不关他的事。

凯尔抓住门把手,转过身来,回头看崔汉。
“难以置信吧?”
“如你..所见。”

凯尔看到崔汉挣扎着回答。崔汉曾说他信任凯尔,但他不能相信凯尔所说的话。凯尔怎么可能不知道呢?这有什么意义呢?崔汉听到了凯尔的声音。

“我明白了。”

崔汉朝凯尔望去。凯尔轻松的表情使他显得很成熟。凯尔接着开始说话。

“我们进去吧。”

崔汉跟着凯尔走进了白门后面的死亡之间,
不出所料,房间是完全白色的,有一张白色的桌子、白色的椅子和白色的墙壁。房间里唯一一件非白色的东西是站在那里听不见也说不了话的神官。

聋哑神官,凯尔并不看好这个头衔,但这些神官在这个世界上受到了很好的尊重。贵族和皇室,任何需o要秘密谈话或秘密签订合同的人都会来见这些神官。

凯尔默默地低下头向神官致意,然后举起手来。神官对凯尔的举动点头,指着桌子旁边的两把椅子。

凯尔坐在右边,崔汉坐在他对面的左边。神官走到桌子前面,然后把一张纸朝他们推过来。

【一旦有人压上性命,死神之手会同时触及同行之人,这时说出你的誓言。如果有违誓言,死神就会降临于你。】

‘写的还挺吓人’

凯尔在看到崔汉已经读完后,把纸推回给神父。然后神父像凯琪之前一样举起双手。在那一刻。

呜呜-呜呜-

白色的房间开始摇晃,也许是因为这变为一个为上帝服务的地方。随着房间的摇晃,一股黑烟就开始在神父周围形成。

黑烟随后包围了崔汉和凯尔,然后在他们两人之间建立了联系。

“…这是死神的力量吗?”

“是的。”

凯尔回答了崔汉的问题,然后感觉到周围的黑烟,当时凯琪也发了誓,死神的力量让他想起了这个誓言的重要性。

‘如果我违背这个誓言,我会死的。’

凯尔确信崔汉也有这种感觉。那一定是他脸变得僵硬的原因。凯尔能感觉到死神的触碰,于是开始了他的誓言。

“在我面前的神官保证他听不见,如果这不是事实,他将付出生命的代价。”

这是一个普遍的说法,每当一个聋哑神官宣誓时都会被首先提出。

“此外,我,凯尔·海尼图斯,发誓要在永恒安息之神面前对崔汉说出真相,如果我说的话哪怕只是一个小小的谎言,我也会立刻死在这里,付出代价。”

立刻,这个词让崔汉的脸变得更加僵硬,他很紧张。

一开始,卡尔还在考虑是否要把一切都告诉崔汉。

我穿进了我最近正在读的小说。我也是个韩国人。这就是我为什么知道第五卷之前会发生什么。这个秘密组织会继续在整个大陆制造麻烦。由于战争,这个大陆很快就会陷入一片混乱。

凯尔应该说这些吗?

或者,他应该这样说吗?我穿进了我正在读的小说,睁开眼变成了一个富有贵族的儿子。这就是为什么我试图过一种平静的生活,但我记得小说里发生了什么,所以我想稍微改变了一下。即使这个大陆处于战争状态,我也想让自己过上和平的生活。

但凯尔两个都不喜欢。第一种可能会让他卷入大陆战争,让他在战场上死去。

而第二种可能会让崔汉因为轻蔑杀了他。

凯尔不希望这两种情况发生。

“首先。”

两个真相中的第一个。

“我,凯尔·海尼图斯,不知道那个组织的身份。”

叹气,崔汉深深地叹了口气,然后用双手捂住脸。过了一会儿,他慢慢地把手移开,看到凯尔还活着。

“老实的说,我真不知道他们的真实身份。”

这是事实。

原来的金绿秀,之前一直在读《英雄的诞生》前五卷的内容,但书中没有提及这个秘密组织的目标或身份,它只讨论了该组织的行动。

“第二,也是我的真心话。”

两个真相中的第二个。

“我讨厌这个组织,希望它能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这是当然,凯尔想和平的生活,他不喜欢这些引起这类事件的人。

那些人可能也干涉或参与了大陆战争。凯尔希望他们消失,以便他能平静地生活在一个和平的大陆上。

崔汉似乎不知所措。他看了看连接自己、神官和凯尔的黑烟,然后不断地握紧和松开拳头。

当崔汉开口说话时,凯尔对崔汉吓人的表情退缩了。

“如果你不了解他们,你怎么会讨厌他们?”

“因为我知道他们计划做的一些可怕的事情。黑龙和洛克就是其中的两个,崔汉。”

凯尔用食指了指自己

“而我想过废物一样的生活,那是我的梦想”

崔汉听到凯尔说他的梦想是成为废物后,表情发生了变化。

“我不想成为我家的继承人。拜森•海尼图斯,我的亲弟弟。我希望他能成为继承人。”

这也是事实。这就是为什么凯尔问了崔汉一个问题。

“那么,我为什么要作为海尼图斯家族的代表来到首都呢?尤其是当我希望拜森成为继承人的时候?虽然我的父亲,领主让我来到这里,但我其实完全可以拒绝”

崔汉沉默了一段时间后回答。

“…我不确定。”

“因为我知道这个秘密组织在首都计划做什么。”

崔汉的瞳孔又扩大了。

“我无法回答我怎么知道的。但是他们计划在首都杀很多人。我不能把拜森送到这种地方。所以选择亲自来阻止惨案的发生。”

当然,凯尔并不打算做任何危险的事,他不想把自己的生命置于别人的危险之中。

“在尽可能安静地处理完所有这些问题后,我计划返回海尼图斯领土。”

“…你不能告诉我你怎么知道的?”

“是的,我不能告诉任何人,无论是谁。”

崔汉的眼睛里充满了疑问,但他没有再说话。

凯尔不知道这个秘密组织的身份,但他知道他们最终会做一些事情。他也讨厌他们,并且想要他们消失。

崔汉开始仔细考虑,头更是越垂越低。他的头脑现在一团糟。尽管如此,死神的力量从黑烟中穿过,让他的心静了下来。他知道如果凯尔撒谎,他会死在这里。

“不过,我还可以告诉你一件事。”

还有一个,这让崔汉很快抬起头来看着凯尔。

“最后的真相。”

这是凯尔告诉崔汉的第三个真相。

“我不会害你。”

凯尔说这话时很自信。

他还活着,这意味着这是事实。

崔汉皱了皱眉。

轻拍…轻拍…崔汉开始用紧握的拳头拍打大腿。尽管他没有使劲敲打,但紧紧握紧的拳头上还是冒出了血丝。

他慢慢抬起头。

凯尔还活着…

“我相信你。”

听了这个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得出来的回答,凯尔重复了他在崔汉进入这个房间之前对他说的话。

“我明白了。”

然后他开始微笑。

叹气。

崔汉坐在桌边叹了口气。他抬起头看着凯尔。

凯尔的眼睛像往常一样单纯,但很坚定。

“凯尔大人,请再答应我一件事。那我就完全相信你。”

‘…我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

凯尔对崔汉的反应感到出乎意料。不过这应该没什么大不了的,他只需要避重就轻的说出真相就够了。

但这句“我会完全相信你”,这对凯尔来说不是什么好事,但他现在可不能拒绝。

“当然。是什么?”

“凯尔大人”

“是?”

“我必须报复那个组织。我想这是我有生以来第一次如此痛恨一个人和一个组织。”

崔汉纯洁的眼睛里充满了愤怒。凯尔可以看读出在愤怒的背后有一种怀念的情感。崔汉可能想到了哈里斯村。

‘唔…’

凯尔忍住不让那声音从嘴里逃走。这就是为什么他不想崔汉和他在一起,即使崔汉选择跟随他。

崔汉是个好人,但他总是去完成他下定决心要做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凯尔紧张地等待着崔汉的最后请求。

崔汉终于开口了。

“如果你发现他们的身份,不管怎样,请告诉我。”

“啊,好吧,当然。”

‘我以为他会问一些困难的问题。’
凯尔许下誓言时,脸上露出了难以置信的表情。

“我,凯尔•海尼图斯,一旦知道他们的身份,我就告诉崔汉。如果我违背这个誓言,我将付出我的生命。可以了吗?”

“是的,非常感谢。”

崔汉终于笑了。他似乎松了一口气。

凯尔在观察崔汉的时候开始思考。
‘我怎么可能比你先知道他们的身份?’

实际上,为了找到关于他们身份的最细微的线索,他就需要走崔汉在小说中走的同样的路线,他一定是疯了才会这么做。

崔汉一旦出了首都和罗安王国,就会遇到各种各样的英雄;人类和非人类都一样。
一想到这件事,凯尔就觉得很难受。

“那我们可以结束了吗?”
“是的。”

砰!
凯尔举起手重重地摔在桌子上。他的击打使桌子微微摇晃,神官睁开眼睛点了点头。这个地区又震动了。

呜呜-

烟雾消失在他们的身体里。这与凯尔和疯狂女祭司凯琪的经历略有不同。当凯尔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纸时,他感到这两个誓言已经深深地印在他的身上。

那是一千万加仑的支票。凯尔把钱放在安静地坐着的神官面前,站了起来。然后他在走出房间之前向神官道别。崔汉在钱和凯尔之间来回张望,然后跟着凯尔走出房间,关上门。然后他困惑地看着凯尔。

凯尔漫不经心地回应了崔汉的目光。
“生活中没有什么是免费的。”
“我明白了。”
凯尔走上楼梯,发现神官站在一楼的入口处。
神官向仍然活着的凯尔问好。

“愿你的生命延续到命定的时刻。”

这是他们告诉你不要违背誓言的方式,这样你才能继续活下去。这真是够无情的。

“非常感谢你,神官大人。”

凯尔微笑着向神官表示感谢。神官仍然觉得凯尔的微笑和放松的声音很古怪,但凯尔只是从他身边走过,离开了寺庙。

然后他上了马车,马车一开动,他就开始说话。

“对了,那个疯狂的法师,就是首都即将发生的事件的罪魁祸首。”

“……如果我看到他们,我可以杀了他们吗?”

“你为什么问我这么理所当然的问题?你想怎么做就怎么做。”

‘我不在乎。’

然而,那个疯狂的法师是个最高级别的法师和传送专家,所以崔汉从来没有能够做到他在小说中所希望的。

“是的。我一定会杀了他们。”

凯尔转过身去,不看崔汉愤怒的脸。这对凯尔来说太恶毒了。

他们一回到住处,就看到了另一个很难对付的人。

“少爷。”

“伦。”

刺客伦脸上带着和蔼的微笑,他来找凯尔,而凯尔正试图在他的房间里休息。
【之羽】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