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32 – 你(7)

凯尔和崔汉一起离开了训练场。

‘’汉斯、伦,你们去带一下还在训练场里的那两个。’’

凯尔让在外面、守在一楼入口的汉斯和伦负责照顾罗莎琳和洛克,凯尔则带着崔汉一起回到了他的房间。
两人之间相隔的桌子上还放着稍早便已冷掉的食物。凯尔开口说道:

‘’说吧。’’
‘’好的。’’

他们没有拐弯抹角,而是直接进入正题。崔汉直起身子,然后开始娓娓道来。

‘’直到我见到罗莎琳之前,一切都没有问题。’’
‘’说下去。’’
‘’我到了凯尔少爷所说的那个城市。我刚到那里的时候就发现你描述的那个商人行会正在往首都的方向过去。好吧,应该不能说它是行会,只是一个五人规模的小商旅而已。’’

这个小团体比起行会,用商人团体来描述会更恰当。

‘’他们正在征集两个佣兵来护送他们,因为平时的那个护卫受伤了。’’

而崔汉与罗莎琳便成了那两个佣兵,这就是小说的剧情走向。

‘’我就在那边遇到了罗莎琳,她就跟你描述的一模一样。’’

布雷克王国位于罗安王国的西北边境,罗莎琳原本是要从布雷克王国出发前往座落在罗安王国下面、卫珀尔王国的魔法塔,但却在经过罗安王国的时候遭遇了暗杀。

直到那时为止她都隐藏了自己一半的实力,而在发挥全力后,她得以从危险之中逃脱。由于对攻击自己的人一无所知,她认为比起直接返回布雷克王国,前往罗安王国的首都并从情报组织手中获得情报将会是比较明智的决定。

‘当她回到布雷克王国的时候可是造成了相当大的轰动。‘

只提到所遇见的罗莎琳是一个佣兵的崔汉继续说了下去。

‘’她也正朝首都前进,因为我们的目的地相同,所以我们相处得非常和睦。’’

‘嗯?’

‘’呃,和睦?’’
‘’是的。’’

崔汉有些尴尬地说着。

‘’一般来说,如果别人不和我说话,那么我就不会和他们说话,但想想我们的关系还是友好一点会比较好吧。’’
‘’不必。你只要像平常一样做自己就行了。’’

凯尔的脸上有着担忧的神情。小说中在遇见洛克之前,罗莎琳和崔汉一直都很疏离。在暗杀未遂后,罗莎琳开始对人们保持警惕、也不主动与任何人建立友好的关系;同样地,在哈里斯村事件过后,崔汉也不再随便与人们打交道。

崔汉点头回应了凯尔的话,接着露出微笑并补上一句:

‘’这绝不是我平常会做的,但我想好好处理这件事来回报你。’’

唉。凯尔叹了口气并摇了摇头。崔汉似乎预料到他会是这种反应,于是便把这先搁置一旁,表情僵硬地继续先前的话题。

‘’队伍决定在凯尔少爷提到的,洛克居住的那个村子停留几天再启程。’’

确实如此。这个五人的小商旅是由曾受过蓝狼部落帮助的人所成立的。事实上那名受伤的护卫也正是来自蓝狼部落的战士。

商人们特地选择从谜语城绕道前往首都的路线,为蓝狼部落运送日常用品,并获得药草作为回报。

当然了,要抵达位于深山中的蓝狼部落是非常困难的一件事,而且必须耗费更多的时间,这就是当初他们会在山下的小村落相遇的原因。那位如今已经六十岁的商人在过去的三十年中一直维系着这段友谊。

‘’但当我们一到达那个小村庄的时候,事情就发生了。’’

凯尔警铃大作,故事的重点从这边开始要来了。

‘’就在我们到达村子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那个护卫是个兽人。我也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原来他们与蓝狼族人交易的村子就是凯尔少爷提到的那个。’’

凯尔点头回应了崔汉所说的,他知道崔汉很轻易地就会发现这一点。

‘’这就是为什么,我相信只要跟着即将在村庄现身的族人走就能找到洛克。’’

‘但那个族人大概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但是没人出来进行交易。因为这个突发变故,商人向我们请求了一些额外的帮助。’’

凯尔想了想这个请求会是什么。

‘和受伤的蓝狼族护卫一起到蓝狼部落去。’

‘’他问我们能不能和受伤的护卫一起到蓝狼部落去。’’
‘’然后你答应了?’’
‘’是的,罗莎琳也答应了。’’

直到这里都跟着原著的剧情走,所以到底是哪里有了变化?

在’英雄的诞生’中,罗莎琳与崔汉随护卫战士抵达了蓝狼部落,却只看见被摧毁的村庄和正打算离开的神秘组织的杀手。崔汉回想起了哈里斯村所发生的一切,于是立刻朝他们发动攻击。护卫战士也发疯了地开始诛杀那些杀手。他在过程中受了更多的伤,最终就这么死去了。

‘这就是罗莎琳明白崔汉有多强的时刻。’

隐藏自己的实力并伪装成一个菜鸟魔法师的罗莎琳,在见识到崔汉的强大后便正式向崔汉提出了护送自己回布雷克王国的委托。当然了,她提供的报酬相当地优渥。

‘然后他们就发现了躲在被催毁的村子里的洛克。’

胆小的狼男孩洛克,在崔汉找到他之前,都依族长告诉他的躲藏着。那时的洛克与懦夫、弱者无异,而且还有点迟钝,简单来说就是那种读者看了会很失望的角色。

不过,在第一次狂暴模式转化后,他的天赋与体能在小说里提升到了第五名。

‘‘凯尔少爷。’’
‘’啊?’’

‘但是为什么转化的时机会提早了一年?’’

‘’我在那边看到了某个很眼熟的东西。’’
‘’你看到了什么吗?’’

崔汉点头回答了凯尔的问题。冷掉的食物夹在他们中间,并且很有可能会因为他们两人之间充斥的紧张气氛而回温。崔汉开口说道:

‘’一颗白色和五颗红色的星星。’’

凯尔脸色一僵,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心在下沉。崔汉用这种方式,而不是用暗杀小队来代指在蓝狼部落出现的、神秘组织的正式成员。凯尔不明白为什么。在小说中,蓝狼部落是暗杀的目标。

崔汉看着凯尔冰冷的表情,短暂地想起了过去。他下意识地握紧了双拳,拳头因愤怒而颤抖。

深山村庄里的房子简陋而小巧,而他们被一个不剩地摧毁了。最重要的是,狼族的尸体全是黑色的,仿佛在地上被烧成了脆饼一般。那些黑色的尸体闻起来就像是烧焦的肉,鲜血还不断地从伤口里流出。大部分的狼族族人都死不瞑目。

‘’我们到那里的时候,山村已经被摧毁了,许多狼族族人也死了。’’

蓝狼部落以他们的力量而闻名,所以神秘组织究竟是怎么杀掉他们的呢?

狼把他们的家人、后代以及朋友的顺位置于自身之前。

还没经历第一次狂暴转化的弱者。神秘组织先是把那些弱者当做人质,接着用圣物弱化成狼。在杀光成狼后,他们又杀了这些年幼的人质。有几只暴怒的成狼试图攻击他们,但神秘组织用圣水抵御了这些成狼。

神秘组织是个非常强大的组织,他们甚至还拥有圣物。他们把狼族被神所遗弃这一点作为他们的优势。这些残忍的混账毫无窒碍地将幼儿狭为人质,在孩子们惊恐的注视下屠戮了他们的父亲、母亲,还有剩下的族人。

‘小说并没有提到他们带了哪一样圣物。’

如果凯尔知道那件圣物是什么的话,他就能在知晓神秘组织的正体这件事上更进一步。不幸的是,小说只有描述狼族如何因为这个圣物而衰弱,他没有办法确定神秘组织的身份。

凯尔缓缓地问道:

‘‘他们全死了吗?’’

崔汉摇摇头,凯尔再次脸色一僵。崔汉观察着凯尔僵硬的表情,然后继续说道。

‘’他们试图掳走那些年幼的孩子。’’

‘掳走?原本应该会把他们全杀了才对。他们为什么想要那些狼族的小孩?’

凯尔的思绪开始变得复杂了起来。崔汉与陷入沉思的凯尔眼神相对。

‘’当我们到达村子入口的时候,族长已经奄奄一息了。’’

蓝狼部落的成员不到一百人。

‘’然后他们试图带走十个孩子。’’

‘……这变得与小说太不一样了。’

‘’接着,就在族长即将死去的时候,一个男孩挡在了那些想带走孩子们的人面前。’’
‘’……是洛克吗?’’
‘’没错,是他。’’

‘洛克怎么会在这个时候跑出来?在小说里,就算孩子们被杀掉了他也还是躲着,难道他认为杀害和绑架是不一样的吗?是他的本能在告诉他,需要保护那些比他还要弱小的家人和弟弟妹妹们吗?是什么让洛克天生的狼性本能爆发的?’

‘’我阻止了那些杀手,不,我本打算杀了他们。’’

崔汉边说边回看了凯尔一眼,凯尔没有表现出任何情绪,只是催促崔汉继续往下说。

‘’继续。’’
‘’……我意识到那些衣服上没有星星的人和我在哈里斯村杀掉的杀手们用着同一种黑色力量。’’

凯尔一脸震惊地回问道:

‘’和毁了哈里斯村的人用的是同一种力量?’’
‘’没错。’’
‘’这真是……’’

凯尔单手抓住自己的脑袋并叹了口气。他表现的就像是第一次听说这件事一样。当然了,一切都是演的。

‘’在他们之中只有一个人的胸口绣有一颗白色五颗红色的星星,而杀了护卫的就是那个人。’’

崔汉开始流泪,

‘’然后那个人类垃圾正在喝着狼族族人的血。’’

凯尔闭上了他的双眼。

嗜血魔法师。他就是那个即将引发首都恐怖袭击的神经病疯子。他持续闭着眼听着崔汉的报告。

‘’一直到最后我都没有办法抓住或杀死他们。我抓住的那一个自杀了,其他人被有星星的那个人用传送魔法送走、消失了。’’

‘为什么那个最高阶而且为血痴迷的嗜血魔法师会试着绑架蓝狼部落的小孩,而不是像小说一样把他们全杀光?’

凯尔不明白。

‘有什么剧烈变化是因为我救了龙而产生的吗?’

凯尔唯一能想到的,是他到目前为止对原著所做的改动。

‘’而那个魔法师说了这样的话。’’

崔汉用愤怒而苦涩的声音继续说道。

‘’多么令人失望啊,他们可是完美的种子。这些年轻的应该有着更美味的血。’’

种子。凯尔不知道这个魔法师提到的种子是什么意思,不过他把这个词记在了心中,他睁开眼并问道:

‘’那孩子们呢?’’

护卫、族长、还有其他狼族的大人们都死了,活下来的只有那十个孩子与洛克。

崔汉回避了凯尔的视线。这是在坐到这张桌子后面后,他第一次这么做。凯尔立刻明白一定有什么发生了,而崔汉声若蚊蝇地回答:

‘’他们在旅店。’’

‘我就知道。’

崔汉的嘴巴开开合合了好几次,然后终于补上一句:

‘’我们是用罗莎琳的魔法一起过来的。’’

‘……这会真的成为一个问题。’

凯尔可以感受到头痛正在酝酿。崔汉应该就这么把孩子们留给跟他们一起旅行的商人们。虽然那位商人现在远离了权力,但他是一个好商人。

‘’凯尔少爷,那个商人现在也在旅店里。’’

‘这是故事该有的走向吗?’

这是凯尔现在所想的。凯尔观察着似乎已经报告完毕的崔汉身体靠回椅子并叹了一口气。

看着崔汉这个样子,凯尔问了个问题。

‘’你一定很好奇吧。’’

崔汉盯着冷掉的食物然后回答道:

‘’是的,我很好奇。’’

他甚至不需要说他对什么感到好奇。

他们是谁。
他们为什么要做这么糟糕的事。
还有为什么凯尔会知道他们。

崔汉对这一切都感到好奇。凯尔观察着崔汉那正向下盯着桌上冷掉的食物的瞳孔,开始思考。

‘这个傻子现在真的很生气。’

这份怒气并不是朝向凯尔的。崔汉像磨刀一样,一次又一次地打磨着对神秘组织的愤怒。哈里斯村,被折磨的龙,还有蓝狼部落的事件。崔汉并不是会回避他们的性格,而是会正面迎击。

凯尔拿起一个已经冷掉但仍然十分美味的面包,撕下一片放进他的嘴里。

‘’我打算告诉你两件事。’’
‘’……但并不是全部?’’
‘’对。’’

凯尔并不在乎崔汉正瞪着他。他站起身,手上依然拿着面包。椅子在地毯上没有发出任何声音的被推回原位。

‘’起来吧。’’
‘’……你要去哪里吗?’’

凯尔在崔汉起身跟在他身后时看了下表。天色已晚,夜幕已低垂。那是一个会随着夜色越来越深而变得越来越耀眼的地方。凯尔边走向门边回答了崔汉的问题。

‘’死亡之神的神殿。’’

凯尔打算和崔汉一起前往那个在夜晚中最为明亮的地方──死亡之神的神殿。

在死亡之神的神殿里有着除了这里,在整个大陆都找不到的一种祭司。

聋人官吏。

他们听不见你们彼此的对话,这就是为什么死亡之神的信徒会找上他们的原因。凯尔虽然不是信徒,但他仍打算像大多数的贵族一样去拜访他们。

凯尔在走到门边的时候转过身,崔汉仍然站在桌子旁边。凯尔开始微笑:

‘’我打算告诉你两个事实。’’

即使他正微笑着,接下来从他口中所吐出的话语却一点也不轻松。

‘’赌上我的性命。’’

崔汉的瞳孔轻微地摇晃着,然而凯尔依然微笑着,并再次转过身。

‘’跟我来。’’

崔汉缓缓地从桌子旁离开,走向门口。他的眼神已经重新恢复冷静,但表情仍然很僵硬。凯尔转动门把,同时复述了自己方才的话。

‘’我会赌上我的性命告诉你真相。’’

凯尔与崔汉一同前往了死亡之神的神殿。

【阿拍】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