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8 – 你(3)

崆隆。

马车开始移动。

喵喵喵喵。

昂和洪瞥了坐在他们对面的泰勒与凯琪一眼,并紧贴着凯尔。

‘’凯尔少爷,你知道任何关于皇家庆典的详情吗?’’

凯尔看向泰勒。与正在与宿醉奋斗的女祭司相比,泰勒看起来一点事都没有。事实上他甚至比凯尔要好的多。这个外表虚弱的贵族在三人之中拥有最强的酒精耐性。
凯尔开始回答正看向他的泰勒。

‘’这是我第一次去宫殿。我只在几年前去过东北贵族会议。’’

泰勒提起这件事并不仅仅是为了当做开启聊天的话题,这是因为他想分享些许资讯给凯尔以回报他的慷慨。

‘’原来如此。这次的庆典是为了庆祝如今的国王陛下的五十寿诞。’’
‘’对平民来说是个令人感到欢愉的节庆。’’

发现凯尔说得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泰勒开始感到好奇。

‘’看来这对凯尔少爷来说并不是什么佳节?’’

‘在光想到恐怖袭击就让我的心脏快要疯了的情况下,这怎么可能成为一个我能够享受的节庆?’

凯尔并没有大声说出这句话。他大概是唯一知道关于神秘组织与即将到来的恐怖袭击的人。
知道这样的一个事实势必会带来沉重的责任感与头痛。理所当然的,这份责任感与头痛之间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我会阻止它,但当我看起来要受伤或感到劳累的时候就会闪到一旁。’

这就是凯尔对恐怖袭击的看法。只做到刚好的程度才不会招致我的不便。然而,像凯尔,不,像金绿秀这样怕死的人,却没办法只是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对你而言也不是,泰勒少爷。’’

泰勒,以及因为宿醉而皱眉的凯琪,在听见凯尔的话后开始微笑。

‘’我将它是视为我能够举杯庆祝前的最后一个障碍。’’

与温和的外表相反,泰勒其实是一个冒险家。
这也就是为什么在被攻击之前,拥有如此道德人格的他能够排在凡尼安前面。

‘’凯尔少爷。’’
‘’是的?’’
‘’请小心皇太子殿下。’’

泰勒盯着凯尔,并接着说下去。

‘’虽然我已经被势力中心边缘,但我仍在史坦侯爵领拥有收集资讯的管道。虽然打从一开始国王的五十寿诞就在筹备了,但是召集所有贵族的命令是皇太子提议的。’’

泰勒知道关于皇太子的一些资讯。

‘’我不知道该怎么跟你描述皇太子……’’

看见泰勒如此挣扎,凯尔一派自然地替他回答了。

‘’他有着三寸不烂之舌。’’
‘’啊,是的!呃,我是说……’’

下意识同意凯尔的泰勒很快的脸色转白,并试着把话收回来,却在最后仍不得不承认这是事实。

‘’是的,你说的没错。你已经知道了。’’
‘’这难道不是只要对此感兴趣的人都能知道的资讯吗?’’
‘’这是当然的。但我还从未听过有人像你一样如此直白,凯尔少爷。’’

看见泰勒点点头,凯尔开始思考关于皇太子的事。

皇太子的三寸不烂之舌。

皇太子很擅长表扬他人,同时他也非常擅长在公众场合赞美他们的举止并给予认可。
而在那之后,他便利用这些人。

当然,这些被利用的人们并不知道他们正在被利用。小说中的受害者之一就是崔汉,他被皇太子捧为他亲密的朋友与英雄。
对身为平民的崔汉来说,他认为像皇太子一样的人物能够如此亲近的对待他是一件不容易的事。然而对于凯尔,或者对读过小说的金绿秀而言,皇太子恰好是他最讨厌的那种类型。

‘问题在于,他利用人们是出于正确的理由。’

他并不是为了自身的利益或权力而利用人们,他利用这些人们是为了王国、为了民众,还有为了让国家变得更好。

‘我想’利用’这个词有点太过了。’

比起利用,这更像是在寻求他们的帮助。皇太子并没有利用他的特权去命令这些人们,反而是置双方于同一高度去请求对方。

他运用他那三寸不烂之舌大大地夸赞那些人们,并给与一些非常令人悲伤的理由以致他们无法拒绝,崔汉自然也无法说出一个不字,就连冷淡但天性善良的罗莎琳到最后都同意帮忙,直到终末。

不过当然的,即使是这样的一个人都会有弱点。

‘’无论如何,凯尔少爷,咳,就像你已经知道的一样,与皇太子殿下这般人物有所牵扯是一件很麻烦的事。’’
‘’无须担心。我打算在回到家之前尽可能的保持安静,我才不喜欢那些浮华的东西。’’

凯尔像是没什么大不了一般的回答着。然而,他接着意识到在他说完之后,沉默填满了整个房间。小猫们、仍在与宿醉奋斗的凯琪,甚至是挂着温和微笑的泰勒,都不约而同地直盯着凯尔。

‘’……你们干嘛这样看我?’’
‘’哼嗯,真的有可能……不,别介意。’’
‘’没什么。’’

泰勒和凯琪在说完后都移开了视线,两只小猫只是摇着他们的头。凯尔见状开始皱眉,然后补上一句。

‘’就算最后我真的被拖下水,泰勒少爷和祭司大人所想的事也不会发生。’’

泰勒和凯琪可以看见凯尔脸上的微笑。那个笑容太邪恶以至于使他看起来像个坏人。凯尔在接着开口之前又朝两人笑了一下。

‘’我也十分的巧舌如簧。’’

皇太子倾向于远离那些与他相似的人,他会警戒有人和他一样。
如果皇太子是那种藉由称赞他人以便为了需求利用他们的类型,那么凯尔只需要做同样的事就行了。
发现凯琪一副仿佛在说她感到比较舒服的表情,凯尔直望着她的双眼。凯琪于是开口说道:

‘’我想这非常适合你,凯尔少爷。你看起来好邪恶哦。’’
‘’比看起来像个好人要好的多吧。’’

‘我就知道。’

凯琪像是在确认什么一般的点着头,但凯尔没有在乎,取而代之,他拉开了窗户的帘幕并看向外面。

现在距离首都的大门已经非常近了。凯尔的马车前往的门与一般平民所使用的不同,他前往的是贵族专用的入口,这可以让他更快速地通过。

‘’首都就是不一样。’’

这是凯尔基于从窗户看到的景象所发出的感叹。泰勒点点头,似乎明白为什么凯尔会这么认为。

‘’罗安王国是’巨石’之国。’’

凯尔可以看见环绕首都的高耸围墙,上面有许多不同的雕塑在上头。
罗安王国有一点特殊。不仅仅是因为它的大理石资源在西大陆产量最丰盛,更因为王国的西北与西部富含花岗岩。这就是它被称作巨石之国的原因。

如果你北上旅行,会发现大部分的山峰都是由花岗岩所组成的。罗安王国有着相当多的岩山。

仿佛突然想起一般,泰勒继续往下说。

‘’如果纵观那些古老流传的传说,你会发现,即使是在罗安王国存在之前,仍有许多与’巨石’相关的故事。有一个这片土地有着一位巨石一般的守护者的说法存在。’’

罗安王国坐落于西大陆的最北侧。

‘’它提及这位守护者可以保护一切并抵御任何种类的攻击,当黑暗降临大陆之时,他是站在前线与之对抗的那个人。’’

关于远古时代的终结有着许多神话流传,如果你在大陆四处旅行的时候,你会听见大量不同的故事。

有些人说远古时代的终结是黑暗降临之时,几位英雄现身击退了这个黑暗;有些则说它会终结是因为人们互相嫉妒彼此的权力,并为了抢夺控制权而争斗。最后,甚至有些说法是由于神十分愤怒而摧毁了所有的生命。
现在泰勒正在讨论的是这众多神话的其中之一。

‘’泰勒,你好像很喜欢这个故事耶?’’

泰勒点头回答了凯琪的问题。

‘’的确如此。’’

凯尔转而看向泰勒。即使是在瘫痪之前,泰勒的身体也总是很虚弱。泰勒轻拍他的膝盖,并继续开口。

‘’据说就算之后他身上的一切都开始崩落,那位守护者站立的脚跟依然坚定如磐石。这就是为什么他得以保护这个被巨石覆盖的东北地区与其人民。’’

关于黑暗降临大陆有很多不同内容的故事。
当黑暗出现在大陆中央地带的时候,其他神话也讨论了与之抗争的那些英雄们的故事。然而,泰勒所述说的其中一位主要角色只专攻防御。
而泰勒认为如此人物是个英雄。

‘’这样的存在是无法在现代活下来的,这就是为什么我那么喜欢这个神话的原因。’’
‘’但你看起来并不相信它?’’

泰勒用点头回应了凯琪的疑问。

‘’使自己遭受如此严重的伤害以保护某些事物的人是非常罕见的。’’
‘’我同意。’’

凯尔点头赞同了泰勒的言论。保护自己是一回事,但这位守护者还保护了他人以及这片东北区域?凯尔没办法理解这个逻辑。

‘’不过这还是我第一次听见这个故事。’’

直到’英雄的诞生’第五集,凯尔已经读过各种关于远古之力的神话与传说,不过这还是他第一次听说关于罗安王国巨石守护者的故事。

‘’大概是因为它并不是那么受欢迎吧。我只在浏览与远古之力相关的古书时才有看见它,我也有告诉凯琪这件事。’’

凯尔又点了点他的头,然后把帘幕再次放下。接着,凯尔从口袋中掏出一个圆圆的吊坠,并把它抛向泰勒。

‘’做好准备。’’

泰勒和凯琪握住对方的手,将吊坠包裹在他们交叠的掌心中,并朝凯尔点了点头。魔法道具开始运作,凯尔叹了口气,然后抓起马车角落的一个酒瓶。

过了一会儿,马车在贵族专用门外停下了,凯尔能听见副队长和另外某人的声音。

叩叩叩。

‘’少爷,首都卫兵想核对一下马车乘客的身份。’’

蹦。

凯尔的脚把马车门给踢开了。他可以看见副队长脸上放松的表情,也能看见焦虑的首都卫兵。一手拿着酒瓶,一手拿着装满美酒的玻璃杯的凯尔看向首都卫兵。

‘’做啊。’’

马车内部充斥着酒精的味道。凯尔极为通红的脸和这股酒臭味让他从昨晚喝到现在的事实变得非常明显。

虽然距离庆典还有一周的时间,仍有许多贵族已经通过了这个入口。这两个首都卫兵每次检查马车内部的时候都是粗略的扫视而已,然而,这幅光景他们还从未见过。副队长温和地朝卫兵微笑,紧接着开口。

‘’我们家少爷透过喝更多酒来解酒,在应付宿醉这方面他是顶尖的。’’

凯尔看着紧张的卫兵和尽其所能地在赞美自己的副队长,开始思考。

‘噢,真是累人。’

这就是为什么他说出了下一句话。

‘’你可以快点吗?’’

卫兵呼唤了其他同伴来检查满是空酒瓶的马车,然后给予了通行的许可。

‘’看起来似乎都没问题。’’

在卫兵迎接凯尔的时候,副队长慢慢关上马车的门。

‘’欢迎来到首都。’’

吱呀───喀啦。

车门完全关上,与此同时,马车驶过了大门。

凯尔向前递出满上的玻璃杯,接着说道。

‘’显然地,欢迎来到首都。’’

已经不再隐形的泰勒开始大笑,将吊坠还给凯尔并伸手接过了玻璃杯。

‘’似乎有好一段时间我没有被这么欢迎了。’’

凯尔一行人,抵达首都。

【阿拍】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