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7 – 你(2)

“进来吧。”

凯尔侧身让出了位置,凯琪随即就推着轮椅上的泰勒进入了房间。他们三人在桌边落座后,凯尔看都不看酒瓶就直接开口了。

“你们想要什么?”

凯尔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十分冷淡平静。不过这更让泰勒确信了一件事:站在自己面前的人绝不是个废物。他要比大多数人想象中的要聪明的多。

泰勒来这里并不是只为了和凯尔喝酒。酒精,也就只有在和信任的人对酌时才称得上是好东西。更多时候,酒局只是为了更方便的交谈和观察对方而设下的幌子罢了。

“你觉得我这个人怎么样,凯尔少爷?”

凯尔听到泰勒的问题后安静地打量了他一番,之后便迈步到自己的床边拿起了一个小袋子,返回之后就将它丢在了桌子上。

哐当。

在发出一阵金属撞击声后,小袋子开了个小口,露出了里面装着大量的金币,银币,铜币。凯尔自信的声音也同时响起,充斥了整个房间。

“我不知道为什么你们要在这个时机去首都,现在这个国家内每一位贵族的注意力都集中在那儿了。不过我很确定像你们这样的人会想从我这里得到什么。”

凯尔早在他们询问自己能不能跟随在车队后一起去首都的时候就预料到了,并且旅途中时不时传来的视线更让他确信这件事。

“以富有著称的海尼图斯家族。你们需要钱,是吗?”

“唉。”

女祭司凯琪叹了口气,不过其中带了一丝敬佩的意味。泰勒在从悬崖上坠落之前早已习惯于身处高位,但凯琪一直身在底层。对她这样的人来说,凯尔是一个独特的个体。

他一旦空闲下来就会吩咐副管家拿酒来。
他从不关心自己的下属都做些什么,而且只吃最高级的食物。
他只待在那些最奢华的旅馆里,并且看起来总是很放松的样子。他也从不在乎自己的言辞。

但无论如何,他明显不是个废物。
她的朋友泰勒比她更加深刻地理解这一点。

“看来你已经知道了。”
“这轻而易举。”

凯尔回答的像是这件事根本不难推敲一样。

“从你旅行的方式就能看出来,你很缺钱。为了能在首都不知不觉地待上一阵,你比任何人都需要钱。我想你可能本来没想过这些事,但身边恰好有个阔少,任谁都会心动的吧?”

泰勒无法反驳凯尔所说的话。这就是事实。作为被自己家族抛弃的长子,凯尔.海尼图斯是为数不多的并不会避开他的人。所以向凯尔求助,是目前为止最好的方案了。
哪怕凯尔没有答应,他估计也不会告诉凡尼安这件事。
凯尔看起来就很讨厌麻烦事。
在泰勒眼中,凯尔是在主动藏巧于拙。

“非常感谢您,凯尔少爷。”

凯尔并没有说些“不客气”之类的客套话。自从他们跟随自己以来,他构想了很久,现在他准备实施这项计划。

“你们天亮就走?”
“是的。我们计划不动声响地离开,现在是临走之前来见你一面。现在我们要自力更生了。”

泰勒坐在轮椅上,眼神清明。不过凯尔和他对视的时候,并没有从他的目光中感受到任何正面的情绪。

“你们打算从神殿那里进首都?”

那一刻泰勒的神情有些震惊,大概是在疑惑于凯尔怎么知道这件事的。

“是的,我们打算从神殿那里进去。”

他们打算将泰勒伪装成神殿的人员,然后帮助他溜进去。不过这么做会让死亡神殿得知凯琪的位置。凯琪已经做好为泰勒陷入危险境地的准备了。
可这个潜入计划并不是万无一失的。凯尔一针见血地指出了问题所在。

“哪怕你是通过神殿进入首都,凡尼安或者侯爵也会在三天之内听到这个消息。在死亡神殿中应该也安插有他们的眼线。”
“……你真的非常有见识。”

凯琪开始微笑起来,她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凯尔少爷,我敢肯定你是有什么理由,才对我们的行动感到好奇的?”

哒,哒。

凯尔的食指敲击着桌面。

“把钱拿走,然后和旅店老板说一声,让他知道你和你的随从们会在这儿多待一天。”

凯尔抬起手指了指另外两个人。

“你们两个,上我的马车。然后剩下的人晚一天再进首都。”

嘎吱。

凯尔挪了挪椅子,随后站起身来。紧接着他又从魔法盒里拿出了什么东西放在了桌面上。

“这是一个可以让指定区域内生命体隐形五分钟的魔法道具。”

这就是第二个用比洛斯的名义借用的物品。

“少爷,你这是在计划偷走什么吗?”
“偷?哦不,我只是打算破坏点儿什么。”
“……破坏什么?”

他打算广场的恐怖袭击中使用这个道具,不过现在他有理由提前启用了。凯尔很庆幸这玩意儿不是一次性的。当他说完话后,房间内一时间被静默充斥。凯琪和泰勒正在来回打量着那个魔法道具和凯尔,他们的唇开合了好几次,但说不出话来。他们在一阵寂静后总算可以控制自己提问了。

“为什么——”

刚刚沉默了好一阵的泰勒少爷,开始吞吞吐吐的询问了。

“为什么你要为我们做这些?你这样没得到任何好处。”

为什么?因为现在这种局面都是我促成的,所以我至少得帮你一点。这也不会对我自己造成任何伤害。

另外,如果泰勒想办法取代了侯爵的位置,当和外国的战争爆发时,凯尔也不用担心来自斯坦侯爵或是凡尼安的贪婪之心会影响到自己。这样海尼图斯的领地也会维持安静的氛围,凯尔也能不受打扰,平和地生活着。

“我必须回答吗?”
“是的,我希望能够知道你的理由。”

泰勒希望听到凯尔的回答。凯尔依旧是没什么情绪波动地回答了泰勒的问题。这份回答似乎有些冷酷而且不留情面。

“因为我觉得你很可怜。我想知道什么推动了像你这样不知道什么时候就会死亡的瘸子来做这些事情。一个侯爵家的长子沦落到向伯爵家的废物借钱的地步,这可太可怜了。”

泰勒最终什么都没说,只是微笑了起来。他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膝盖,虽然他感觉不到这些。但是他的眼睛,鼻子,嘴巴,双手和其余的部位依旧是鲜活的。泰勒笑得更加灿烂了一些。

“谢谢你的同情,我觉得我很需要这种同情。”
“但是我做这些有个条件。”

凯尔对泰勒的道谢并不感兴趣。

“是什么?”
“把这一切都忘了。”

凯尔又重复了一遍这句话,随后便把钱袋推给了泰勒。

“把这里发生的事情的每一个细节都给忘干净。”

凯尔表现出他现在愿意帮助他们,但是未来不想和他们有所交集的样子。凯琪向前迈了一步。这就是她跟着泰勒过来的原因。

“我和泰勒少爷会向死亡之神宣誓,绝不会透露任何信息。我相信你应该知道,如果违反了死亡之神的誓言的人会死吧?”
“我知道。你们起誓吧。”

女祭司凯琪在看到凯尔对他们决定满意的笑容后也开怀大笑起来。

“我相信凯尔少爷不会跟着一起起誓?”
“是这样的。如果未来因为今天的事情变得麻烦起来的话,我就不会继续掩盖这些了。”
“你会告诉凡尼安。”
“是的。”

凯尔自信地回答了这个问题提。泰勒听到了这样的回答后反而更加放心了。因为凯尔这样回答反而显得他很诚实。

“凯琪,我们开始吧。”
“好。”

泰勒和凯琪,已经不在凯尔面前再客套了。这代表着他们将一切都表露给凯尔看了。

“我们现在开始。”

今夜的天空上挂着一轮新月。在这些月亮几乎看不见的夜晚,死亡之神的力量会到达顶峰。凯琪闭上了眼睛,在胸前合掌。这和普通人祈祷有点不一样。他的手掌指向泰勒和她自己。

呜——

空气中传来一阵微小的震动。同时一阵黑眼从凯琪的指尖冒出,包裹住了他们三个人。

这就是神力吗?

凯尔感受到那股包围自己的力量时有一种很奇妙的体验。这和远古之力显然不同,不过在这漆黑的外表下,它其实十分温暖。

“我,凯琪,永夜之女,和泰勒.斯坦,借用暗夜之名发誓。以生命起誓,若有违反,将会被无尽的黑暗吞噬。”

凯琪睁开了眼睛,看向凯尔和泰勒。

“我,凯琪,和泰勒.斯坦,发誓将会将今夜的谈话保密一辈子。除了凯尔.海尼图斯意外,不会向任何人提起。”
“绝口不提。”

泰勒重复了一遍后半句话。凯琪在听到泰勒的声音后闭上了眼睛。那股黑烟再一次包裹住了他们三人,然后——

呜——

又一次震动之后,烟雾消失了。宣誓的仪式已然结束。

“很简洁。”

凯尔可以感受到自己的手上有一股神秘的力量。那和远古之力有点相像。他能肯定这和誓言有关。

“你现在感受到的就是誓言的力量。当我们违背誓言的时候,凯尔少爷就会立刻得知我们死亡的讯息。”
“这样啊。”

凯尔很轻易地就接受了她的解释。不过因为手上的触感,他倒也没有其他理由可以解释这个了。他开始感受神力与体内远古之力的区别起来。
泰勒将他带来的酒瓶放在了桌子的中央。

啪。

“凯尔少爷,喝一杯吗?”
“喝一杯?”

凯尔藏起了希望他们离开的意图,询问他们的意思。泰勒点了点头。

“是,酒。在这种好日子就该喝点酒。”

泰勒想和凯尔喝一杯,虽然是最近才信任他的。凯琪从他的举动中似乎看出了些什么,然后笑着把手放进了她神官服宽大的袖子中。

“Tada——”

她从袖子中掏出了三个酒杯。

“嚯。”

凯尔看着那些酒杯,那瓶酒,和无信仰的女祭司。他没办法想象这个人居然随身在袖子里带酒杯。

“祭祀女士。”
“怎么了?”
“你太神奇了。”

她是一个真正的酒鬼。凯尔从她手中拿起一个酒杯,泰勒紧接着斟满了酒。当三杯全部倒满后,凯琪问了凯尔一个问题。

“凯尔少爷,一个女祭司喝酒难道不奇怪吗?”

凯尔歪了歪头,反问道。

“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凯尔才不在乎她到底喝不喝酒。

“哇啊,那我可太喜欢你了。”

凯琪猛拍了一下自己的膝盖,表达了自己的敬佩之情。她接着有些不好意思地问凯尔。

“凯尔少爷,你有没有考虑过拥有一个个性超棒的姐姐?”
“没有。”

凯尔坚决地否认,但泰勒很快速地接了一句。

“……那一个超棒的哥哥怎么样?”
“也不考虑。”

凯琪和泰勒倒是没有因为凯尔的回答感到沮丧,反而开怀大笑起来。凯尔不知道自己的回答有什么好笑的,但依旧举起了酒杯。

“干杯。”

当。三个酒杯碰在了一起。这是新月之夜。在没有月亮的夜晚,这比月色深沉的酒液,形成了一条纽带将这三人联系在一起。

第二天早晨。

“少爷,我们是不是该出发了?”

凯尔不知道汉斯是反应迟钝还是觉得这样比较好玩。副管家汉斯从凯尔那儿听说了情况,不过依旧假装没看到凯尔马车中角落里的另外两人,并大声地询问凯尔准备什么时候离开。

“我们走吧。”

当然,凯尔也如往常一样给出了离开的指令。

两小时。他们将会在两小时后到达首都的城门口。

【赌徒】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