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6 – 你(1)

而且不只是三个寻常的家伙。一个是条蠢龙,一个是自己想被逐出教会的疯祭司,第三个是来自斯坦侯爵家的废人。

“唉。”

凯尔只能长叹一口气。他低下头去,又抬起来。然后,他感觉周围安静不少。凯尔觉得这很奇怪,便看向汉斯。

汉斯局促不安地笑着,随后在暗中用手势指向车夫汤姆,还有正从马车车窗向外观察的泰勒。

泰勒脸上露出苦涩的笑容,开口说道。

“如果这对你的队伍来说不方便,我们会离开的。”

公爵家最年长的儿子,也是被家族扫地出门的儿子。下肢瘫痪后,泰勒的生活经历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从有权有势,十分奢侈,落到家人只给他勉强维生的开销。

那些贵族,他们清楚斯坦家族中没继承侯爵头衔的后代都会死去,便开始避开泰勒,将他视为烦人的家伙。他们甚至在凡尼安或者其他兄弟姐妹面前故意无视他,试图以此讨好凡尼安等人。泰勒现在的处境甚至比一个男爵家族的私生子还糟糕。

泰勒知道凯尔,那个伯爵家的废物。用一只华美的金龟作为标志,还是位有一头红发的英俊年轻人。除了凯尔没别人能符合这描述。即便是像海尼图斯这样不加入任何派系的家族,也可能因跟他这样的人产生关联而感到不舒服。在他身体瘫痪后,人们都这样。

听到凯尔的长叹,泰勒回想起现状。但在此时。

“你为什么要离开?”

凯尔走向泰勒的马车,脸上面不改色。

“这又不是我的领地。既然我们都一同旅行,我不会做这么幼稚的事。”

凯尔与泰勒眼神相会,随后快速地向马车内部瞥去。

‘她在那儿。’
那个疯狂的女祭司,凯琪,正从马车内观察他。凯尔读到过她的诅咒是多么可怕。有些人说她的能力跟诅咒的专家,死灵法师,水平相当。

凯尔将视线从凯琪身上移开,伸出手去。

“我是来自海尼图斯家族的凯尔·海尼图斯。”

泰勒凝视着那只从马车外向他伸去的手。随后,他又转回头去看向凯尔坚定而严肃的面容。

咔哒。

泰勒打开马车车门。恰当的礼节是他应该走出马车后回礼。

“走出去对我来说有点困难,因为这双腿。”
“我明白了。”

泰勒又看了凯尔一眼,这人似乎并不在乎什么应有的礼仪,并与他握手。只是快速地握一下。

“很高兴见到你,凯尔少爷。”

‘我完全不。’

凯尔一点也不喜欢这次会面。由于不想被介绍给凯琪,他快速地试图转身。真不幸,泰勒是个超极有礼貌的家伙。

“这是我的同伴,祭司凯琪女士。她是永恒安息之神的信徒。”

永恒安息。这是死亡的一个代称。凯尔忍下另一声叹息,看向凯琪。凯琪像个合格的女祭司一般优雅地向他致敬。

“很高兴见到你,凯尔少爷。我的名字是凯琪。愿夜晚的宁静永远在你身旁。”

‘夜晚的宁静。’那是这种为死神服务的人们经常对公众用的问候语。

‘去他妈夜晚的宁静。’

忘掉什么夜晚的宁静吧,凯尔预感他今晚就不能好好睡觉了。看着文雅微笑着的凯琪,凯尔的感受跟喝了柠檬汁一样。

‘她装得自己很友好,很无辜,即便她认为这是件烦人事。这是她想要被教会开除的第一原因。’

她戏演得真不错。凯尔向依旧保持着规规矩矩的女祭司微笑的凯琪露出笑容,并自信地回答道。

‘我不信仰神。’

凯琪的目光流露出好奇,就像是在问凯尔对一个女祭司说啥疯话呢,但凯尔对此很高兴。凯尔只是想让她一直认为他是个废物。

“你是个有趣的人。”
“我猜我的确蛮有趣的。”

凯尔随意地对她回答道,然后看向马车周围。这对于一位侯爵的长子来说太寒酸了。只有一名骑士,一个也充当马车夫的随从,还有那俩人,泰勒和凯琪。

‘我敢肯定他也没钱了。’

泰勒可能把钱都用在了将魔法器具布置在谜语城周围上。
既然他从侯爵那里得不到多少帮助,不会有什么应急资金供他使用。泰勒大概在尽自己最大的努力节约开销。

泰勒合上双眼,压抑看到凯尔扫视自己马车时的羞耻感。凯尔这么做并没有额外深意,并开始思考。

‘他们可能正因为我给的信息而往首都赶去。’

他们的目的地显而易见。是去首都,去见皇太子。

“汉斯。”
“是,少爷。”

凯尔模糊地向靠近的汉斯发出命令。

“帮他们摆脱麻烦。”
“遵命。”
“给他们另准备一餐,还有,在我们旁边再搭建一个营地。”

他不想与他们一同用餐,甚至也不共享一个营地。

“以及别找我,你自己负责好一切。”

他不想造成他们彼此接触的局面。当然,他感觉好像事情不会按照他所期望的那样发展。

“遵命。我会像服侍您一样服侍他们的,少爷。”
“随便了。去给我拿点酒来。”

“为什么他突然变得如此热情?”

凯尔只能盯着突然激动起来的汉斯,然后朝泰勒微微鞠躬,道别。

“接下来我就去做自己的事了,泰勒少爷。”
“向你的仁慈致谢,凯尔少爷。”
“这不算什么。”

凯尔从泰勒身旁转身离开,后者脸上浮现出好奇的神情。他随后立刻目不斜视地返回他的马车。当然,他对走在他身旁的副队长下达了一项命令。

“看起来他们只有一名骑士。副队长,你也去关照他们的守卫工作。”
“是,少爷。”

确保副队长跟泰勒的骑士沟通过以后,凯尔回到马车里。谈话内容关乎晚上的守卫工作。凯尔看见在返回马车前,那个骑士脸上流露出喜悦的神色。

哐当。

门关上时伴随着一声巨大的声响。这让所有人都把目光转向带有金龟家徽的马车的车门上,才返回自己的工作中。只有实际上无事可做的泰勒和凯琪一直盯着那紧闭的门。

两只小猫在马车内向凯尔问好。

“我之前见过他们。”
“洪,我当时也在呢。”

这两只小猫通过车窗观望一切。他们慢慢地靠近凯尔,坐在他旁边,然后互相说着话。他们并没有看向凯尔,也没有对他讲话,但很明显这个问题是给凯尔的。

凯尔回答了小猫们的问题。

“假装不知道。”
“就像那条龙?”
“是的。”

小猫们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凯尔看着他们点头,然后交叉双臂,合上双眼。

‘治愈之星。’

这是他在那封写给凯琪和泰勒的信件中所提到的古代力量的名字。凯尔知晓这个力量的原因是由于广场恐怖事件。

‘治愈之星,’是一个一次性的力量,能治愈任何伤口或疾病,变为身体原有的健康状态。皇太子拥有这种力量,已故的皇后将其赋予他。

在广场恐怖事件中,皇室家族一抵达,秘密组织便展开了行动。散布于首都和广场的魔法炸弹同时爆炸。

小说中,崔汉只能阻止其中的一半。这本身是个奇迹,让整个王国的人视他为英雄,但崔汉他回想那些受害者们的余生,对秘密组织的敌意愈发强烈。

‘当时,秘密组织将炸弹安装在一些人身上。’

崔汉,与天才魔法师罗莎琳一同从爆炸中保护民众并帮他们逃走。当时,有一个崔汉没能救下的老人。

在取下炸弹并把它扔开的时候,那个人失去了他的右臂和右腿。这件事让崔汉极度沮丧。看着那人残缺的身体,皇太子想到,‘治愈之星’。这是这个力量如何在小说中被引出的。

自然,皇太子并没有将力量用在那老人身上。相反,他安慰认为自己要对老人的死负责的崔汉,并且将其拔擢为英雄。

‘这挺正常的。’

崔汉不认为皇太子做的是错误的决定。他想把自己的力量给自己用,谁能对此指指点点?当然,崔汉或罗莎琳会将它用在老人身上。

“顺便问问,龙弟弟还在跟着我们吗?”

凯尔用点头来回答洪的问题。

‘既然事情变成这样,我不如用那条龙为我创造利益。’

他最初的计划是救出他,然后就拜拜,但如果那龙要像一条小狗一样跟他在城里转悠,他还是要好好利用他。这几晚,他还已经认真思索了如何用上那条龙。

凯尔知道崔汉在小说中找到的五个魔法炸弹的位置,但他不确定最后爆炸的其余那五个在哪儿。
那五个位置确定的魔法炸弹是通过罗莎琳天才级的魔力探测能力来一个个找到的。

但现在,凯尔有了个比罗莎琳更擅长探测魔力的存在,像只迷路的鸭子一样跟着他。

“不如让它努力干活。”

小猫们被这话吓得一哆嗦,但凯尔在想他要让小龙在首都做的事情,并没有看到。对这一切毫不知情的小龙在第二天清早又把一头野猪送到了营地。

熬夜规划完需要首都完成的事情后才睡觉的凯尔,在出去检查野猪之后,才注意到一种古怪的气氛。

昨晚他在马车里用餐,睡觉,尽最大可能不跟泰勒和他的同伙来往。这就是为什么他不能理解这种古怪,而且还有点,阴暗的气氛。

“汉斯。发生了什么?”

汉斯面带一种尴尬的笑容,向凯尔问好。汉斯,还有凯尔团队的其他人,很快就打消了对这天上掉馅饼的怀疑。

尽管凯尔一点都不清楚伦对此事的看法,既然凯尔和崔汉都说这没问题,他们便接受了。比克罗斯很容易被说服,因为他总是对每天早上能看到最高品质的食材感到激动。

“哈哈,少爷,您终于醒了吗?”

汉斯慢慢地指向泰勒和凯琪,然后靠近凯尔。

“您看,我觉得泰勒少爷有点误会。”
“误会?”

凯尔能看到野猪,还有轮椅上的泰勒,以及在泰勒后方推轮椅的凯琪。他走向野猪尸体,并站在轮椅旁边说道。

“有什么事吗?”

像往常一样,那条龙给的野猪极其硕大。它比老虎还大,这样的野猪能让比克罗斯激动好一阵子。
以及,还像往常一样,野猪的旁边有一幅画。小龙一定是觉得画叉子令龙头疼,因为他这次只画了那把刀。

“……凯尔少爷,我很抱歉。”

这是什么鬼话?
泰勒脸上带着歉意的笑,转身离开野猪。

“好像我的一举一动都被监测着。”

一举一动?凯尔可以听到女祭司凯琪在泰勒身后喃喃自语。她很生气。

“我们是偷偷离开的,怎么会这样?是有人能躲过我的探测吗?这太过分了!”

‘你这个级别的人怎么能察觉到龙呢?’

凯尔已经想明白到底发生什么了。

某种东西,或某个人,能抓到这么大的野猪,还能把它留在营地并且不被祭司凯琪或其他人发现。这样的力量与隐蔽性只可能是专家所有。这强大壮举的旁边被画了一把刀子。

它对凯尔来说就是把小小的刀子,而他们似乎将其视作是一把可怖的大刀。凯尔回看向泰勒,后者正用混杂绝望与悲哀的眼神看着他。

“……凯尔少爷。这个事件……”
“比克罗斯。”

凯尔对比克罗斯喊道。

侯爵的二儿子,凡尼安,现在大概忙得要死。为什么这样的人会把注意力放在残疾的长子身上?凡尼安不知道,‘治愈之星’,在首都里。

“是,少爷?”

已经备好厨刀,站在一边的比克罗斯带着兴奋的神情回应道。

“看起来我们早餐要吃肉排了。”
“少爷,似乎这次又会是最高品质的肉排。”

泰勒用一种呆呆的表情盯着凯尔,突然开始说道。

“这次又?”

凯尔点点头,回答说。

“我们队伍中有个人一直在为我们提供食物。”
“……那是谁?”

凯尔用鼻子轻哼一声,然后回答。

“他害羞得出奇,你不可能见到他。”

凯尔看到一棵离营地没多远的树上的树叶在上下晃动,并摇了摇头。凯尔摇头的举动令泰勒和凯琪都因尴尬而脸颊发红。

“嗯……我,我了解了。看上去是我们误会了。”
“这不是你们的错。比克罗斯是位杰出的厨师,所以请在离开前先享用一些肉排吧。”

比克罗斯停下抚摸肉排的动作,抬头向凯尔看去。由于泰勒继续说起话,凯尔并没有看向比克罗斯。

“凯尔少爷,我听说你在往首都前进。如果你不介意的话,我们能跟在你后面吗?”

‘我就知道事情会变成这样。’

这跟凯尔预想的一样。

“不要拘谨,做你想做的事就好。”

他们不可能仅通过接下来的旅程察觉到凯尔就是那个给他们写信的人。既然事情变成这样,不如把他们一路送进首都,卖个人情。
只要利用得当,他们俩也会是很有用的。

“谢谢你。在到达首都附近之前,我们就受你照顾了。”

凯尔因泰勒的话露出一丝微笑。

‘至少他不是个完全不讲道理的人’

首都附近。与残疾的他有交往时,泰勒只在不会使凯尔或海尼图斯伯爵惹上凡尼安或斯坦侯爵的地方寻求帮助。如果他们一起进入首都,会有各种各样的麻烦。

“这一点我们稍后再议。”

自然,凯尔的想法与他不同。魔法盒里还有不少的好宝贝等着被凯尔使用。

“当然。请告诉我们对你来说最方便的安排,少爷。”
“没问题。”

泰勒和凯琪用好奇地盯着用漫不经心的语调来回答他们的凯尔。然而,凯尔避开了他们的目光并开始对汉斯讲话。

“把我的早餐带到马车里。”
“遵命。”

凯尔朝马车走去。就在这时,有人叫住凯尔。

“凯尔少爷。”

是凯琪。她皱起眉头朝凯尔走去,看起来有点头疼。凯尔注视着凯琪走近他,嘴里泛起苦涩。

“我能为你做些什么,祭司女士?”
“你真的不信任何神吗?”

‘她到底见鬼的想要什么?’

“是的,一个都不。”
“……我明白了。”

听到凯琪的回答后,凯尔飞速走向马车。前者目送凯尔离开,泰勒走近她。

“有什么事吗?”

凯琪鲜少与神庙人员或她朋友以外的人主动沟通。那也是为什么泰勒觉得看到凯琪皱着眉头走向凯尔是件怪事。她摇摇头,皱着脸答道。

“这很古怪。”
“什么东西?”
“嗯,像这样。”

凯琪摸了摸后脑勺。

“我有种不舒服的感觉,好像死神带着一种同情的表情摸我的后脑勺。”
“……那会是什么感觉啊?你没睡好觉吗?”
“可能吧。”

凯琪依旧在她每一次看向凯尔时产生这种感觉。过去唯一一次出现这种情况是在神庙强迫她做一大堆苦力活来建造一座新庙时。当她累瘫在地上,死神关切地俯视她,她也曾有过同样的感觉。

‘凯尔少爷不可能跟那座造孽的神庙一样把我们使唤得团团转。’

凯琪最终认定泰勒说的没睡好觉就是原因所在,并试图把这种感觉赶走。

凯尔的队伍因此扩大。一路上没出岔子,他们继续向首都前进。

每一次凯尔坐烦了,踱步走出马车,泰勒的队伍仍会向他看去,但他们之间并没有任何交流。

他们继续像这样旅行着,直到抵达一个离首都有一天路程的旅馆。

“凯尔少爷,你很喜欢酒,对吧?”

泰勒和凯琪过来见凯尔。

“有什么要我帮忙的吗?”

凯尔想知道为什么他俩这么晚来找他,但他的表情并没有显出古怪。泰勒为凯尔的风度微微一笑。

“凯尔·海尼图斯,一个一天没有酒精就过不下去的废物。”

当泰勒仍有可能是侯爵的继任者时,他也得到了有关所有贵族的信息。凯尔的信息这么另类,他不可能忘记。

“但我不认为这就是全部。”

然而,凯尔与完全不符合这情报。
他整天呆在马车里,来让他们感到平静,并慷慨地尽可能给予他们最好的待遇。他的下属也信任他,追随他。
最重要的,他像对待正常人一样对待他们俩。

“你与传闻所说的截然不同。”

他们现在就在首都跟前。泰勒和凯琪需要在第二天一早悄悄行动。当然,进皇宫时,他们必须自信而光明正大地走进去。
但在那发生之前,他们还有很多东西打算要调查。
然而,他们决定采取与原定计划不同的方案。

他们已经观察凯尔·海尼图斯一周了。这个人现在也在泰勒和凯琪思考的范围中。

“凯尔少爷。你不介意在我们走之前和我们喝一杯吧?”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