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5 – 报恩(5)

灯光从谜语城边缘一栋小房子的首层漏出,这是这片静谧的区域唯一的光源。窗户之中,这幢双层建筑的主人泰勒皱起了眉。

“你怎么了?”
“妈的,呃,等下,现在先别和我说话。”

凯琪,侍奉死神的祭司,正痛苦地抱着脑袋。

她手中的啤酒杯哐当掉到地上,泰勒和三个仆人飞快地靠近。

“怎么了?神又在传递什么旨意吗?”

泰勒担忧地看着她,从某一天开始,死神时不时就会侵入凯琪的大脑,这对教堂的人是保密的,只有在场的人知道。

“啊,烦死了!”

挣扎了一会之后,凯琪跳了起来,迅速地走向后门,她还扶着脑袋,而且也走不利索,但坚定地盯着门的方向。

泰勒让仆人不要跟随,自己推着轮椅跟上。

‘有人闯进来了?’

这个房子虽小,但魔法警报覆盖了每一处角落,因为泰勒的弟弟给他的生活造成了太大的阴影。

他的双腿是在侯爵府自己的房间里被袭击的杀手弄残废的,他不知道还有哪里是安全的地方了。

“凯琪,怎么了?”
“不要吵我!”

凯琪用力地把门砸开,泰勒看到的是平静的后院,花园里只有零星昏暗的灯。

凯琪跑了出去,泰勒跟在她背后。她跑到了栅栏边上,吸了一口气。

“哈!”

这是魔法勘测的终点。栅栏上堆着小小的石塔,只有五块石头。但是十分引人注目。

“……妈的,是真的。”

凯琪骂骂咧咧,泰勒来到她身边,迷惑地看着石塔。

“这是什么?”

凯琪读出了隔壁粉笔书写的信息。

“他说‘想要救赎就推倒。’”

泰勒的表情既疑惑又好奇,凯琪长叹一声,按着太阳穴看着他。

“推吧。不,太奇怪了,但是神说推了它。”
“……什么?”
“他第一次不说屁话。他这几天话怎么这么多?以前一般一年才说一次。”
“他怎么说这个石塔?”

凯琪看着泰勒的眼睛。

“我们命运的转折点。”

死神只会在凯琪睡觉的时候来访,因为死亡和睡眠是最接近的。但这一次她还在喝酒。

凯琪以为是神对她酗酒不满,但她酗酒的原因正是如此,她希望神对她注意。但神的信息并非她所期望的内容。

“他说‘你来做决定,但如果想要平静的生活,就不要推。’”

她看到石塔底部有什么。

“一封信。这就是要给我们的东西。”

她转身看着最好的朋友,泰勒。轮椅阻碍了他的视线,他看得到石塔,但看不见信。

“我没有感觉到石塔上有什么奇怪的力量。”

她不像魔法师那样敏感,但神的力量也让她对诅咒之类危险的事物有一定的感知力。

她等着泰勒的回答。

泰勒看着夜空,慢慢地转向凯琪。

“推了吧。”

凯琪立刻给石塔来了一拳。

石头全部掉了下来,泰勒面无表情地看着。

‘平静的生活?’

他从未拥有过,也不想要那种东西,他要修复他的双腿,然后——

‘我要毁掉我该死的家族。’

泰勒伸手,凯琪把信放到他受伤,他立刻打开了。这封信上有贵族常用的反字迹追踪的魔法。

他毫不犹豫地开信,前两行就引起了他的注意。

【皇太子拥有“治愈之星”的古代力量,对他自己没有用,可以修复人身上任何的损伤,但只能用一次。】
【他想用这个力量交易控制二皇子和三皇子的方法。】

泰勒的手开始颤抖。

“怎么了?”

凯琪的表情因为泰勒的反应凝固了,但她很快又放松了。

“哈哈哈哈哈!”

因为泰勒在大笑,他把信递给了她。

“确实是转折点。”
“你在说什么?”

凯琪接过了信,前两行信息也让她震惊了,后面更是让她抬起了头。

【你的腿可能动不了,但是大脑、手臂、眼睛、嘴巴都可以,你剩下的身体还好好的。】
【自己决定吧,斯坦侯爵的长子,泰勒.斯坦。】

泰勒看着院子阴暗的角落,开口。

“凯琪。”
“什么?”
“把这里留给管家,我们明天去首都吧。”
“行。”

反正她都会追随泰勒,作为死神的仆人,她已经接触了很多的死亡,所以她对生命的意义也十分清楚。

“你肯定可以解决,我相信你。”

凯琪信赖泰勒聪明的大脑和卓越的能力。

“你说得对。我以前肯定可以。”

泰勒的过去式让凯琪盯着他看。

“我应该更小心照顾自己的。”

都是因为他放下了防备,才会变得残疾。

泰勒抬起头看回房子的方向,过去的几个月里,他都在这里追逐不知真假的线索。或许,比起继续绝望,现在真的更应该离开。

死神不会说谎。他也需要转折。

“如果要见皇太子,那得赶上皇室的活动,我们要快点了。”
“行,赶路吧。”
“可以吗?我们在首都会遇上很多人。”
“他们能怎么样?把我开除?那就好了。我只担心你。”
“谢谢。”
“不用。”

他们对彼此微笑,凯琪举起那封信。

“这是我们的恩人啊。”

他们还不确定这个人会不会给他们带来实质的恩惠,但直觉让他们相信如此,甚至还有要报恩的预感。

他们已经彻底酒醒了,安静地看着彼此,他们看到了希望。

红色的猫咪在另一幢屋子的屋顶看着,悄悄对他的姐姐昂说话。

“姐姐,现在可以回家了吗?”
“对,工作已经完成了,回去吃肉吧!”
“好耶!”

猫咪在屋顶飞驰,往住所的方向。

新的一天,凯尔抱着手臂站着,皱着眉打量面前的人。

他要穿的衣服比平时更加奢华。

“少爷!即使汉斯不在,您怎么可以在山上打滚呢?”
“我这个副队长应该保护您的!”
“哎呀,少爷,你让伦这一把老骨头非常伤心啊。”

因为这些烦人的关心,他才穿上了麻烦的衣服,当然,这还是衬得他很好看的。

他现在烦躁的原因还有一个。

“要走了吗?”

那个原因就站在他面前,凯尔看着崔汉,后者只背着一个小包和自己的剑。

“是的。”

他没有给崔汉送别宴,他们俩都没有这种期望。

所以告别也非常简单。

凯尔,猫咪,崔汉,伦,比克罗斯,副队长。就这些人了。当然,最后一个人的出现有点奇怪,他也和凯尔一样皱着眉告别。

“唉。”

凯尔叹着气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小包,丢给崔汉。后者轻而易举地接住了,并且认了出来,这和凯尔给黑龙的包是一样的。崔汉打开,发现魔药和道具,他抬头看凯尔,后者大咧咧地开口。

“怎么?还想要什么?不要就丢掉。”

崔汉没说什么,凯尔则想说什么说什么,转身准备回房间了。
“再见。”

凯尔的表情很冷淡,他觉得没有理由再见崔汉,除了在首都会不可避免地碰见,然后他会把伦和比克罗斯送走。在那之后,他就再也不打算联系崔汉了。

“我很快会回来。”

崔汉高兴的语调让凯尔不寒而栗,但他没有回头。崔汉也预料到了,他的视线回到其他送别的人身上。

“在首都再见吧!”
“哼,我会好好训练,下次在首都就由我来当少爷的私人护卫。”

汉斯的告别非常愉快,副队长则有点苦涩。

“我的刀会一直锋利。”
“过会儿见。”

比克罗斯和伦也发出了道别,猫咪则用肉垫拍他的腿来表达。
最后是黑龙,他白天就用隐形魔法趴在营地里,晚上则是在凯尔窗边。他向崔汉发送了一些看不见的魔力。

“我已经充分收到了大家的好意。但我还没有为你们做什么。”

崔汉把魔法包放进口袋里,开始微笑,凯尔没有看见,但其他人是第一次看见崔汉露出这样耀眼的笑容。

“大家,首都见!”

崔汉恭敬地告别,然后走出了旅馆。像他这样独处了十年,比死还糟糕的人,现在也有了可以回来的地方。还有需要回报的人。

‘我得好好完成这个任务。’

崔汉离开了大家。

第二天的早晨,凯尔也要离开了。

“少爷,我们准备好了。”
“嗯。”

凯尔点头,伦迅速关上窗户,让马车出发。

“你们在看什么?”

凯尔看着坐立不安的猫咪,他们躲避着他的视线。凯尔笑了。

“怎么了?遇到龙了吗?”

他听见吸气的声音,无视了。崔汉是送走了,现在又有一头龙跟着,但他也没功夫担忧。

移动了一天,他们打算扎营。

“您好,请问我们可以在你们的营地停留吗?”

一辆马车停了下来,马车夫走近副队长。

“请问您是?”

副队长已经看见了盔甲上的红蛇,明知故问道。马车夫向他们鞠躬,自我介绍。

“我是汤姆,斯坦侯爵的仆人。”

‘不。’

凯尔差点想大叫,他看着那个寒酸的马车,上面没有纹章。他能透过打开的窗户看见泰勒的脸。

“我是泰勒.斯坦。看见海尼图斯伯爵的纹章所以来请求帮助,不知道有没有给您添麻烦。”

泰勒觉得海尼图斯家的营地会给他带来保护吧,凯尔并不高兴。

他已经见过泰勒和凯琪了。他想起了现在大概在给他抓蛇或者鹿的龙,更加不爽了。

‘妈的。’

送走一个,多了三个。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