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4 – 报恩(4)

它慢慢地退回了路上。凯尔不敢置信,微弱的声音穿过风传到他耳中。

“……我只是……路过而已。”

“啧。”

凯尔不满的声音让黑龙的背缩了一缩,但前者没空管他。洞穴的风是三小时强三小时弱的交替,现在就是风力开始变弱的时刻。当然,越靠近中心,风还是会越变大。

呼啸的风打过他的脸颊,扬起红色的头发。

‘真够吓人的。’

这他妈谁会叫弱风阶段?小说里说那个一百五十岁的长者甚至可以穿过强风建造石塔。

凯尔看回洞穴中央广阔的地下城,风暴中心是堆了一半的石塔,看上去确实没有风,周围也还有别的石头。

‘我得把那些堆上去。’

问题是怎么去到塔边。凯尔看着围绕自己的盾牌和翅膀,往前走了一步。

哐当,哐当,强风猛击着盾牌,就像敲击透明的金属。

看着旁边的黑龙因为这种声响慢慢地看向凯尔。

“……你明明很弱小……”

黑龙能看出即使在盾牌和翅膀的保护下,现在的凯尔也举步维艰。那两个东西无法彻底抵挡这股力量,凯尔的衣服被吹得鼓了起来,而且他时常停下来的样子也能体现出风阻的大小。

但是凯尔还是一步一步地走着。

龙看到他在笑,明明就是个在龙卷风前不值一提的渺小人类,比和他一起旅行的那些猫咪还要弱小,是整个团体里最脆弱的,但是现在却面带笑容地逆风行走。

龙从没见过这个银色的盾,也没见过那样的翅膀。他看了看自己的翅膀,那一对更加漂亮。龙很好奇那是什么力量。

但是,他现在关心的不是那股神秘又圣洁的力量,而是游刃有余地笑着的凯尔。

被他看着的人神色没有分毫改变。

“小菜一碟。”

虽然因为风的阻挡行进艰难又缓慢,但在凯尔眼中这只不过是和煦的气流,和伦教育比克罗斯的时候差点杀人的剑法相比,这算什么啊。

凯尔更加坚信不用努力的回报是最妙的了。

坚不可摧盾不会令使用者有任何身体或心理上的不适,除非在将要破裂的时候,但现在远不到那种极限。

‘它会把盾往后推。’

老实说,凯尔已经被风往回推了好几次了,他一开始把盾张得很大,现在已经开始慢慢缩小。

盾比凯尔想象的好用,这让他很得意,但是走到一半,他也不得不集中精力。

小说说靠近中心的时候会听见一个声音,大概就是那个老人。

凯尔在等,等那个声音出现,风应该也会更强。

“我好后悔。”

他听见了,有点奇怪。

“哼哼,我好后悔。”

挺难过一老人。

“啧啧。”

没有一个古代力量是正常的。泰勒觉得这个声音很虔诚?他不懂。

但凯尔停了下来,包括口头上的不满和肢体上的前进。

“拥有我熟悉的力量的家伙啊,我希望你不会得到这一个……”

“嗯?”

‘拥有我熟悉的力量的家伙?’

凯尔被吸引了注意,风开始变强了,横扫他所在的地方。

哐当,哐当,哐当。透明的盾被击打出更强的声音,但凯尔并不是因此忧虑,鲜红的头发上下起舞。

‘他在说坚不可摧盾吗?’

不然还有什么熟悉的力量?这可不是对泰勒说过的台词,这老家伙也认识盾的持有者?凯尔的心里思绪万千。

但他现在只能继续前进,不然风就会变强。

“我背叛了同伴啊!我是个罪恶的人!只有我活到这个岁数,可悲,可耻啊!”

凯尔一步步艰难前进着,老人的声音不时闯入他二中。

“我好想大家复活,可是我的愿望不能实现,我只能后悔和哭诉,我根本堆不起石塔!”

“烦死了。”

凯尔觉得这哭诉的声音烦得要死,泰勒见鬼吧,这只是个想死的老人,凯尔非常讨厌这种态度,享受现世才是他的作风。

又一次被推回来,凯尔把力量匀到腿上,试图保持中心,再往前走了一步,那个声音又出现了。

“这个力量根本毫无作用,除了保护自己以外什么都做不到!什么都做不到!我只是个废物罢了!”

凯尔无视了他,自保对他来说就是最重要的了,废物又怎么样,活着就好。

只要再走五步就能达到风暴眼。

撞击的声音越来越猛烈,就像被拳击手攻击了一样。

‘可能会裂。’

凯尔觉得风强得不只能把他推后,还能把他割伤,他突然意识到了一点。

“即使风像利刃一样,我也没死。”

拥有古代力量的人话都得这么多吗?

凯尔立刻缩小了盾牌,这让它的力量变大了,现在即使风力加强也无所谓了。

凯尔抓住隐形的把手,持盾前行。

一步。

“恢复真的是诅咒人的能力啊。”

两步。

“我的心总是在跳,可我已经不想再前进了。”

三步。

“好怕死,我好怕死。”

四步。

“我好怕痛,因为我一直在受伤,我更怕死了,痛完了就会死吧?”

终于,凯尔踏出了第五步。

风暴中心的声音听上去像一场暴雨,即使没有风,那些呼啸声也环绕着他,他还能听见老人的声音。

“我为了活下去放弃了一切。”

这是最后的一句话。

“啧。”

‘活着比其他的一切都重要吧。’

老东西的废话太多了,凯尔不满地啧舌,把盾收回心里。银色的光立刻消失了。

他走向未完成的石塔,蹲下。

稀松平常,看上去和山顶上的没什么两样。

但这些石头都是黑色的,毕竟是远古的石头了,和食人树一样不是什么正常的东西,这里的风也是。

“管它呢。”

凯尔现在已经放弃了自己的美学追求,麻烦,他从口袋里掏出一双手套,开始捡石头。

他一次一块,将石头搭了上去。

没花多久,这是连泰勒都觉得容易的事情,但凯琪没有进来,等在外面,反而受了很多苦。有古代力量的地方都是只能探求者一个人前进的。

“行了。”

凯尔捡起最后的石头,放在顶端,就在这时,一道光闪过,石头都变成了白色。

凯尔站了起来,周围的风开始慢慢平息了。

“……哈?”

凯尔无视了龙疑惑的声音,等着风停,他抱着手臂别无选择地听老人的牢骚。

“我必须战斗,可是我真的好怕痛。他们没有信仰,我到最后才发现没有人是我的伙伴。”

凯尔的注意被吸引了,他想起坚不可摧盾的主人。

‘黑暗森林那些信徒只给我难吃的食物。’

这是他可以知道的信息?他会把它们带到坟墓。老人喋喋不休,凯尔的眉头皱得更深,只有他一个人在受这种折磨,龙看着他安静地站着,犹豫要不要接近。

“我堆石头,我希望可以逆转时间,我想变得快乐,可是我又把石塔推倒了。”

“我好讨厌我自己,我明明背叛了战友,逃跑了,这样的我还只想着自己的幸福啊。”

“唉。”

凯尔发出长叹,这老人也太烦了,他不耐烦。

“人就是自私的。”

老人沉默了一会儿。

“你说完了?”

凯尔的微笑终于出现,但啜泣的声音也回来了。

“呜呜,我姐姐也这么说,她真的很好,是最可靠的人啊,呜呜,我的姐姐!”

……他在哭。

“我要疯了。”

凯尔不耐烦地踩着地面,他不想继续站着了。哭了一会儿之后,老人表达了感谢。

“哎,带着熟悉力量的家伙,你无礼的样子让我想起我哥哥,我好嫉妒你们,可以这么没礼貌。”

然后凯尔终于等到了他对泰勒说过的台词。

“把石塔推倒吧,这就是束缚你的界限。”

凯尔立刻面带笑容地击打石塔。

白色的石头掉在了地上,龙吓得缩了一缩,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凯尔,但接下来的发展让他也吸了口气。

“哇。”

一束白色的光从被推倒的石塔下升了起来。

洞穴在他脚下轻柔地震动,那束光涌向了凯尔。

他伸手抓住了它,在那一刻,光芒变成一支箭,射入了他的心脏。

“呼。”

凯尔长吁一口气,然后低头看衬衫底下,盾的图案消失了,变成了红色的心。

他立刻感到了心之活力对这具身体的作用,它会让盾更加有力,也会让他比一般人更快恢复。

盾是超能力,这就是对人身体的加强能力,所以被一代代传承了下来。

凯尔又拿出了盾。

“和我想的一样。”

他笑了,盾上的图案也变成了心,只是是银色的。他收起盾,准备走。

“你。”

他走向装作无事发生趴在地上看天花板的龙,发出真诚但不抱期待的疑问。

“要和我走吗?”
“……你弱,需要我保护,但是我不喜欢人。”

龙回答着,变得透明,凯尔哼了一声。

“反复无常的小孩。”

他自己也是,和别人说无视他,现在又来邀请。但他都跳出来保护他了,现在也不能无视了。

凯尔看了看不再刮风的洞穴,然后掉头就走,对还是得爬出去。他恢复了洞口的掩饰,看着草地边走边说。

“我看见你的脚印了。”

草地上有四个小小的凹陷,这是龙的爪子。凹陷立刻消失了,龙飘了起来,凯尔摇头。

‘家里人变多了。’

凯尔长叹一声,龙肯定会这样继续跟着他。都懂隐形魔法了,为什么还这么笨?凯尔以为龙都很聪明。

下山之后,凯尔看到了崔汉震惊的表情,后者沉默地审视着凯尔,最后才终于发问。

“您……是滚过了整座山吗?”

‘妈的。’

风搞得他的头发很乱,爬了入口的砂石地之后他的衣服又很脏。

凯尔干巴巴地回答。

“对,滚了。”

崔汉的视线看上去非常担心,凯尔无视了他。

回去之后,凯尔让猫咪跑腿,他用魔法写了一封无法判断字迹的信。

“别让他们看见你们。”

这是他给他们的新希望。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