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2 – 报恩(2)

轻而易举地通过城门之后,海尼图斯家的金龟马车跟着汉斯的指引停在了旅馆前。

“比西城小啊。”
“对,好小哦。”

凯尔对昂和洪点了点头,看向马车外面。

‘它一定不会跟进城里吧?’

崔汉说黑龙总是远远地跟着他们,直到清晨才来丢下食物,然后跑掉。

“很可爱不是吗?像小孩子一样,即使度过了那么难熬的生活。”

‘……没觉得。’

这是凯尔对崔汉热心发言的评论。如果见过那头龙摧毁一座山的样子,崔汉肯定也说不出“可爱”这个词。

凯尔不知道龙的意图,他不是讨厌人类吗?现在这个局面对凯尔来说太沉重了,意料之外的沉重。

他以为这头小龙会远离侯爵的领土,自己搭一个窝,韬光养晦,等到实力增长,在开战前把侯爵府毁掉,他希望如此。

这样海尼图斯的领地就能安稳更长的时间了。

“啧。”

凯尔咂舌,兴奋地看着窗外的猫咪突然吓了一跳,然后靠到他身边,好像是看到了什么奇怪的东西。

“每个房子前面都有石塔诶。”
“好奇怪,超级奇怪。”

凯尔随意地回答。

“这就是石塔城嘛。”

谜语城出名不仅是因为拥有石塔众多的古代遗迹,还有每家每户都会在门口放一个石塔的习俗。

居民只是在窗户外面放了一个小型的石塔而已,那甚至还不到十块石头,但主人会根据自己的个性摆出不一样的塔型。

所以凯尔要住的豪华旅馆前面也有一个石塔。

“我们住在这里吗?”

跟在旅馆主人之后的汉斯迅速回答了凯尔的问题,他把猫咪抱在怀里,看上去十分兴奋。

“是的少爷,我们为崔汉先生预定了两天,然后剩余的人可以继续住下去。”

伦似乎愣了一下,然后拿着魔法盒飞快地跟了上来,汉斯继续。

“我们在石塔节之前到的,所以现在不是很贵。”

石塔节是下个星期的庆典。凯尔不由自主地说出了心里在想的话。

“这里好像也不是石头很多的样子,但是却有很多石塔,很奇怪。”
“我知道为什么。”

‘哈?’

凯尔看向回答了他的自言自语的汉斯。

“有一个古老而且惊人的故事,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太长的话我就不听了。”

凯尔真的不是很关心,但汉斯继续了,大概是觉得这个故事不是很长。侍者见状离开了房间,其他人只好留下来听。

“这个故事,不,传说,发生在古代。”
“古代?”

侍者把门关上了,凯尔心里回响着“古代”这个时间点。

“对,古代。”
“继续。”

小猫们在汉斯的怀里摇着尾巴,非常感兴趣地抬头。伦沉默着拿出魔法盒里的柠檬水,倒了一杯递给凯尔。

凯尔接过杯子,坐在沙发上,翘起腿,用下巴示意汉斯快点说。

“在过去,这个城市突然失去了神的庇佑。”

‘失去庇佑?’

凯尔没听过这种事。

“我第一次听。”
“因为少爷没有学历史。”
“……你最近很爱顶嘴啊,要一直这样吗?”

汉斯飞快地移开了视线。

“好的管家应该告诉主人他们不知道的事情。”

汉斯开始讲解这个古代故事了。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城里的人搭建石塔的初衷好像就是乞求抛弃他们的神明的原谅。”
“有用吗?”

汉斯严肃地回答。

“没有。”

神没有搭理他们。

“显然,没有一个祈祷生效了。所以直到现在,谜语城里还没有一个神庙。”

“既然神抛弃了我,那根本就没有理由去供奉他,对吧?”
“非常完美!我们少爷真是太聪明了,根本不需要学习!”
“……想挨打吗?”

汉斯转身躲开凯尔,看着远处的山,继续。

“啊,总之,石塔替代了神庙,每个石塔都代表一个承诺,对别人或者对自己的承诺。”
“什么承诺?”

汉斯开始解释这个奇怪的规则。

“实现愿望之后,建造石塔的人就要摧毁这个石塔。”

凯尔笑了。

“有趣。”
“真的吗?因为被神抛弃了,所以凡事都要靠自己,他们推倒石塔就是要表明战胜不可抗力。”

凯尔喜欢这个寓意,他想起了房子前的那些石塔。

“所以石塔不是为了寻求帮助。”
“对,这是为了表现自己的意志。”

即使最终没有成功推倒,这样的石塔也很有意义。

“根本不需要神啊。”
“对,您说得对,即使说他们被抛弃了,这个故事也给人很大的希望。”

凯尔随意地下了一道命令。

“往下看。”
“好的?”

凯尔看着汉斯很疑惑,用手指向他的胸。

“猫好像很生气。”
“什么?”

汉斯吸了口气,吓得眼睛都睁大了。猫猫对着他龇牙,金色的眼睛非常不友好。

“哎呀,我们的猫咪大人怎么会这么生气啊?我要不要给你们多一点肉干啊?”

汉斯把猫放下,开始微笑。他不知道他们是兽人,所以只会以为他们是因为肚子饿了才会生气,但猫咪生气的理由是其他的。凯尔想起来了。

“我听汉斯说啊——”
“汉斯说了——”
“如果在石塔许愿的话就会成真。”
“他说石塔很漂亮。”

哈哈。

昂似乎很生气,一直用肉垫捶着地板,洪则在用尾巴。他们对汉斯说谎的事情非常生气,但后者却没有领悟到。

“哎呀,宝贝的猫咪大人啊,我现在就去给你们好吃的零食!少爷,我可以去吗?”
“别回来了。”
“我很快会回来的。”

汉斯嘴上这么说,但还是得去确认凯尔的事宜都安排妥当了,所以迅速地离开了。

“伦,你也可以去休息了。”

伦还在房间里,他转向凯尔,微笑。

‘感觉不妙。’

凯尔真的很讨厌他的微笑,现在更让他不安。伦靠近他坐着的沙发,开口。

“崔汉先生两天后就会离开吗?”
“对。”

凯尔突然愉快地笑了起来。

“怎么?不想他走?想和他一起走?”

伦温顺的笑容变得更灿烂了。

“我怎么会离开您呢,少爷?我会一直在您身边。”

凯尔汗毛直立。

“我只是觉得崔汉先生不能和我们一路去首都很遗憾罢了,我要在他离开前多说说话啊,比克罗斯肯定也会很伤心。”

凯尔听完之后表情放松了一些。他不想太关心这个,因为很烦,但他们三个多少算是建立起了友谊,这很好。

崔汉很难理解,但如果他真的讨厌某人,应该不会和他说话。凯尔想到自己的计划,忍不住得意地笑了起来。

“你们会在首都再见的,到时候就可以一起行动。”

‘你们三个会一起离开去罗莎琳的王国,怎么样,完美吧?’

凯尔没有把心里话大声说出来,伦看着他的笑容,也笑得更愉快了。

“我很期待和崔汉先生在首都重聚,我只希望大家都能平安到达。”

凯尔信他个鬼,他会希望别人平安就怪了。

猫咪也不爽地看着伦,他们不喜欢他老是想背着凯尔教他们那些早就会了的暗杀技巧。

“……你走吧。”

凯尔把他赶出了房间,没有费很大的力气。

“汉斯是骗子!”
“我信任过他!”

猫咪们终于开始发泄了,但凯尔无视了他们,看着窗外。

他看的是城市边缘的洞穴,未完成的石塔和心之活力就在那里。洞里应该有一座小房子。

‘那个家伙是活到150岁了吗?’

这是一个活到老死的古人留下的力量,那家伙可觉得这是一种诅咒。凯尔站了起来,理了理衣服,打开了门。

“哎呀!”

汉斯刚好站在外面,怀里抱满了肉干,凯尔开口了。

“去看石塔吧。”

猫咪的耳朵动了,凯尔在心里笑他们完全忘了生气的样子,准备叫一起去的人。

“就我们和崔汉,带上昂和洪。”

那个一百五十岁才死的人想在来风洞里建一个石塔。

‘上次是树,这次是风?’

洞的中心有来历不明的飓风,老人花了一百多年在风暴中心建这个石塔,但他还是失败了。

是他自己总是在快完成的时候把石塔推倒,老是这个样子,最后在堆到一半的时候死了。

他到底有什么愿望?凯尔不关心,他今天的焦点只是石塔。

‘我要做的话会弄好看一点。’

他就是这么想的,当然,他还会关注某些特定的人。

过了一会儿,凯尔,猫猫,崔汉和汉斯来到了遗址的入口,他们没有坐有家族图徽的马车,凯尔还戴了一顶帽子,说自己不喜欢阳光。

‘他们还真在啊。’

一进来他就看到自己想找的人了,凯尔鬼鬼祟祟地躲在崔汉和汉斯身后。

隔着一点距离的地方有一对穿着朴素的男人和女人。男人坐在轮椅上,女人推着他,正在往这里走,是准备离开了。

他们没有注意到凯尔的眼神,那个男人把头转向女人,问道。

“你今天为什么想来这里?”
“我不知道是神的旨意还是什么鬼,但我最近老是梦到非要来这里不可。说未来对我们大有帮助的贵人会出现在这里,但是根本也不知道那个人会做什么。”
“这世界上还有神无法预测的人?”
“谁知道啊?神说的话一般都是屎屁。完全屎屁。”

短棕色头发的女人抱怨道。

“屎屁?你在说神说的话诶。而且你能听到神的旨意这件事不是要保密吗?”

和她说话的那个人是斯坦侯爵家的长子,泰勒.斯坦。

“反正谜语城又没有牧师,谁关心神的话啊?神给饭吃吗?怎么会有人来帮助我们……反正这就是胡说,吃饭去吧。”

烦躁的女人是泰勒的好朋友,凯琪,后来会被称作疯祭司的女人。泰勒神情严肃地回答她。

“凯琪,我突然想喝啤酒。”
“真的?我超想吃烟肉。”

他们严肃地看着彼此,泰勒竖起一根手指,认真地回应。

“完美的契合,走吧,快走!我请客!”
“哎呀,你请?那就让这个祭司忠诚地护送你到那里。”

他们笑着离开了。

因为太远了,凯尔听不到他们的对话,但是他尽力记住了他们的脸,即使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很开心。

‘记住了,绝对要避开。’

既然他们不知道他是谁,凯尔下定了决心,绝对不要扯上关系。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