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1 – 报恩(1)

时间还很早,即使对于早晨来说也太早了。凯尔拿起伦为他准备的凉水,对着崔汉随意地点了点头。水顺着喉咙流下食道,他才意识到伦刚才说了什么。

“少爷,晚上走那么长的路对您来说太劳累了,我非常担心您。”

他脑子一下就清醒了。凯尔小心地把水放下,开始和崔汉说话。

“一切都处理好了吗?”
“是的,凯尔少爷。”

崔汉把凯尔带回酒馆之后立刻就回去清扫他们的足迹,并且伪造了一串向西的踪迹。

喵~~凯尔低头,猫猫一边吃肉干,一边打着呵欠。他向崔汉介绍接下来要到的城市。

“那个城市叫做谜语城。在我们旅程的中点。”

海尼图斯的领土群山环绕,但是出去之后,从子爵的小城市到首都,一路都是铺好的平路。

‘多亏了这些山才能保持和平,不过对商人来说算是很烦吧。’

即使有很多可以卖的商品,运输也是个难题。不过只要离开海尼图斯就是平路,这对商人来说就算可以忍受了。

这些好路也是罗安王国东部的势力可以快速聚集的原因。虽然东部最高级别的贵族也就是侯爵,但首都的人还是愿意在这边讨论事宜。

“之前花了一些时间,因为我们领土主要是山路,但接下来的旅程就很快了。”

谜语城在距离上是中点,但时间上不是。

“但,凯尔少爷——”
“什么?”
“回来的路上我又去看了子爵的府邸。”
“然后呢?”

崔汉看着凯尔无动于衷的脸,神情有一点苦涩。

“他们似乎陷入了混乱,很多士兵和骑士离开了村子。”
“肯定是去报告了。”

恢复意识之后,他们大概率就是派人通知凡尼安,然后继续调查洞穴里的损失。崔汉好像还有什么想说的。

“但是——”
“有话快说。”

凯尔皱起了眉,直接地打断,崔汉看上去似乎还是有哪里苦涩,难堪地开了口。

“我们离开的路有一部分被炸毁了,草木不生,乱成一团。”

啪嗒。

小猫的零食从嘴里掉了下来。凯尔还是很冷静。

“龙干的。”

崔汉沉默地呆站着,凯尔看见了,笑着站起来。

即使只有四岁,那头龙很聪明,他知道会有人来,所以就决定把逃跑的路炸掉。而且龙对魔力是很敏感的,它应该把那个区域的魔法道具都毁掉了吧。

“它没杀掉那些晕倒的人已经很好了,应该是年纪小,还有在怕吧。”
“这样,我确实感觉到强烈的魔法气息。”
“别因为年纪小就看轻那只龙,你会后悔的。”
据说龙是大型动物里最小气的那些。凯尔又觉得自己放它走的决定是非常明智的。他决定问崔汉一个问题。

“你可以走了,我们走的时候你要继续睡吗?”
“不,我要去帮比克罗斯一些忙。”
“谁?比克罗斯?”

凯尔吸了口气,惊讶地问道。

“哦,你们两个现在很亲近了?”

他看到崔汉脸上僵硬的表情,后者非常坚决地否定。

“不,一点都不。”
“……哦,知道了,行吧。”

凯尔的表情也变得严峻,崔汉安静地鞠了个躬,准备离开房间。在他开门的时候,凯尔下了一道命令。

“啊,顺便去让汉斯准备酒。”
“您说什么?”

崔汉惊讶地睁大了眼睛,视线在闲散自如的凯尔和显示早晨七点的钟表之间来回移动,凯尔从容地回答了无声的质疑。

“没听过宿醉就要喝酒吗?”

崔汉沉默地离开了,但凯尔并无所谓。连洪和昂也在用视线问他是不是真的这么早就要喝酒,但他也无视了,看着镜子。

“完美。”

他看起来非常疲惫,还有点醉。但凯尔满意地点了点头,准备下楼。

‘如我所料。’

现在确实还很早,但对某些人来说并不。副队长站在那里,好像昨晚没有喝醉一样,和某个人进行着严肃的对话。

凯尔看见崔汉僵硬地站在附近,因为那个和副队长说话的人是他昨晚打倒过的骑士。

凯尔走了过去,踢了崔汉的脚一下。

“愣着干什么?”
“啊。”

崔汉因为凯尔的悄悄话吓了一跳,然后露出诡异的笑容,同样安静地回答。

“我以为我的力气足够让他们躺一天了,但是他们居然又起来了。可能我太低估人的肉体了吧,下次可以更加用力。”

凯尔不想看他了,崔汉真的是神挡杀神佛挡杀佛的怪力主人公代表,他都不想去想他接下来会遇到什么样的故事。

洪和昂跟着他下楼来了,小猫们摇着尾巴,得意地看着那个骑士。

‘……我是这里最害怕的人吗?’

凯尔边想边坐了下来,老板拿了一瓶酒给他。

“少爷,我准备了您昨晚喝的酒。”
“我每次看到你都会想一件事。”
“您请讲?”

凯尔看着紧张的老人,笑着继续。

“我觉得你是个很聪明的商人,说真的。我觉得喝酒对宿醉很好。”

砰。

酒瓶打开的声音让他心情很好,凯尔立刻倒了一杯,一口干掉了。他的脸立刻变红,他故意眯着眼看向副队长,后者仍然在和那个骑士交谈。

“因为经过了很长的跋涉才到这里,昨天我们在庆祝,每个人都在放松喝酒,没有人离开过酒馆。但是为什么子爵府上的人会对这点感到好奇?”

侯爵府的人自称是子爵的吗。那个骑士面对副队长怀疑的眼神露出微笑,严肃地回答。

“昨天有一个贼闯进了子爵的府邸。虽然我和其他骑士在看守,但是还是丢了一些东西。听说伯爵的人也在村子里,就来看看你们是不是也丢了什么。”

‘贼个头。好吧,偷龙也算是偷。’

凯尔直接对着瓶子喝了一大口,和那个骑士对上了视线。

“你看什么?”

骑士立刻鞠躬并且移开了视线。副队长看向凯尔的目光很游离,然后尴尬地咳嗽了一声,自信又大声地回答。

“我们少爷喝酒是因为早上喝酒会更有精神。而且喝酒对缓解宿醉也有帮助。他就是这样的体质。”

凯尔瞪着他,不知道副队长是在嘲讽还是为他找借口,但继续喝了下去。

“明白了,真是有趣的少爷啊。”

骑士也发出积极认可的声音,恭敬地向凯尔鞠躬。

‘这样应该不会怎么怀疑我们了。’

凯尔的团队路过而已。

凡尼安的下属应该会被六颗星星的外套迷惑,这确实能指向真实存在的组织,而且他们还留下了向西离开的痕迹。再说了,凯尔是废物,正常人也不会怀疑他。

“祝您一路平安。”

而且他们也无法在没有作为侯爵的凡尼安或者子爵的陪伴下阻拦伯爵的长子离开,他可是按照国王的命令前往首都的贵族。

‘去见国王的路上还在喝酒的贵族怎么可能是正常人。’

所以当废物最好了,凯尔满意地继续喝了下去。

‘凡尼安肯定不会怀疑我们,即使他了解发生了什么。’

凡尼安和斯坦侯爵大概是最清楚海尼图斯伯爵和神秘组织之间没有任何瓜葛的人,尤其是涉及到这条龙。

凯尔看着骑士离开,开始喝伦放在它面前的蜂蜜柠檬茶。

“伦。”
“我在,少爷。”
“蜂蜜对宿醉好像是最有用的。”
“是吧?”

伦看着凯尔露出微笑,凯尔移开了视线,觉得胃很难受。等他熬过了喝太多的反胃之后,他们继续出发了。

下一站是谜语城,这是东部物流运输的中心,最出名的是城市周围的石塔。

凯尔要找一个未完成的石塔。

“我们今天扎营吗?”

昂咬着肉干问凯尔,凯尔点了点头。

“从今天开始我们会经常露营。”

从这里开始,凯尔的计划会变得很忙。因为他想在谜语城待尽量久的时间。他不再看窃窃私语的猫咪姐弟,转向马车的窗户。

‘心之活力’。

这是能够加强坚不可摧盾的古代力量的名字。它能够恢复并且增强力量。

‘所以侯爵家的长子才在找它。’

泰勒,侯爵的长子,但失去了继承人的位置。他是侯爵家唯一一个有良知的人,但是却因为凡尼安的诡计变得半身瘫痪了。

他翻阅了所有的文献才找到能够治愈自己的力量,记载心之活力的古代文献是很难破解的,他花了很多努力也才读出了几个词。

恢复。石塔。

泰勒在找到这两个线索之后立刻来到了谜语城,因为这里也被叫做石塔城。他现在应该就在这里。按照小说的内容,他会在一个月之后找到这个力量。

‘找到也没用。’

心之活力无法复原已经残疾的肉体,它只能恢复获得力量之后再经历的伤害。而且它能恢复的损害也是有限度并且有代价的。

泰勒发现这点之后陷入了绝望,他已经没有时间了,这是他最后的希望,不知道什么时候凡尼安就会来把他杀掉。

‘就是在找到那个力量一个月之后。’

泰勒在首都的恐怖袭击中被神秘组织杀掉了。当然,是凡尼安嘱咐的。

凯尔记得这个和原先的凯尔差不多的炮灰是因为泰勒和朋友的友情。

疯祭司,在泰勒被暗杀的事件中唯一的幸存者。她在怒火中杀掉了一半的杀手,但也因此被神庙放逐了。她的背上受了很大的伤,但还是坦然地承认了自己的作为。

‘我选择了人的意志而不是神的意志,这在我来看是正确的选择。’

她继续道,

“所以现在的我是自由的!”

从那之后,别人就称她为疯祭司。她的特长是利用死神的力量诅咒别人,神庙驱逐了她,但神没有。

她在后来的战争中成为了一个名人,尽管不是英雄,但她拯救了很多受伤的人。

‘这次故事应该会不同吧。’

泰勒很可能不会在一个月之后死亡,因为凡尼安会忙着处理龙的事情,还会受到侯爵的责备。弟弟妹妹比被他弄得瘫痪的哥哥更值得防备。

‘而且我会用一个新的希望来替换这个没用的希望。’

即使心之活力对泰勒来说没用,凯尔也不会白白抢走别人最后的希望。

而且他也好奇如果泰勒能活下去,他和疯祭司会创造什么样的故事。他觉得他们能够改变侯爵府,这对凯尔来说是有长期投资的价值的。

凯尔突然想起了一件事,表情僵住了。

‘比克罗斯也被疯祭司诅咒了对吧?’

连虐待别人的专家比克罗斯也因为疯祭司饱受痛苦……凯尔不敢再想这个女人了。他对泰勒会做个关心子民的好人也不敢去想了。

‘别来惹我就好。’

他们和他太不一样了,他们是忠诚又信任彼此的好人。凯尔更喜欢伦和比克罗斯这样的。

“……不,这也很糟糕。”

他觉得伦和比克罗斯也不行。

凯尔感觉有什么在拍他的腿,他低头,看到猫猫金色的眼睛,他们开始说话。

“我听汉斯说啊——”
“汉斯说了——”

汉斯还不知道这两个孩子是猫族的人,所以会在他们面前说很多事情。

“什么?”

孩子们好像已经习惯凯尔粗鲁的说话方式了,继续道。

“如果在石塔许愿的话就会成真。”
“他说石塔很漂亮。”
“我想去,但是如果很烦人的话不去也可以。”
“我想和你一起去,但是如果很麻烦的话不去也可以。”

凯尔看了口是心非的猫猫一会儿,从容地问道。

“你们有什么愿望?”

洪抖了抖在汉斯的照料下变得健康又光亮的毛,兴奋地喊。

“大家,包括新的弟弟——”
“没有新的弟弟。”

凯尔立刻否定,不再听他们说话,马车也突然停了。到了扎营的地方。

“从今天开始又要过野外生活了。”
“是啊。”

凯尔听见汉斯的声音,看着扎营的地点。森林的风从他的脑袋上吹过,他度过了放松的夜晚。

第二天早晨。

“少爷。”
“……什么东西?”

凯尔看着营地边缘的死鹿,汉斯告诉他,这是不久前猎到的。

“有人把它放在了这里。”

凯尔顺着汉斯指的方向看到了地上的标记,谁画了一副刀叉。

好像有人想让他们吃这头鹿。凯尔感到不妙,他看向崔汉和他抱着的猫猫,三个家伙都对他微笑。

‘……不妙,非常不妙。’

真的不妙。

一个会说但不会写的人给他们留下了这头鹿。这个人还让守夜的崔汉眼睁睁地放过了。

‘……是龙吧。’

他看向看着自己的家伙们,严肃地警告。

“我们要假装不知道。”

喵喵——
喵——

姐弟俩似乎在嘲笑他,但凯尔装作不知道。但是每次只要他扎营,就会有新的食物被送过来,野猪,兔子,水果……凯尔很肯定龙在跟着他们了。

然后他们到了谜语城。

【派】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Bookmark(0)

No account yet? Register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