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为伯爵家的废物 – Ch 20 – 见龙(3)

从牢笼出来后,凯尔将龙放在两只小猫身前。

“看起来它受伤了。”
“我好难过。”

昂和洪在一直沉默着的黑龙旁边踱步。小龙便开始露出牙齿冲他们低吼。这可能是它龙生中第一次见到人类以外的生物。

凯尔用手表确认时间,差不多刚好够他们逃走。

“它看起来受伤了。”

昂靠近凯尔,拍打着他的腿,大概是想到了凯尔装在魔法盒里的药剂。她不能直接向他要,于是就用这种方法暗示。

“等一下。”

凯尔带来药剂就是来应对这种情况。不过,他得等魔力限制链被摘掉。只有当同龙心一般重要的魔力摆脱束缚后,药剂才能起效。

凯尔走向监狱的另一边,那是拷打官似乎在守卫的地方。他能听见崔汉在远处打斗,尽管声音并不是很大。凯尔推测崔汉的战斗也很快就能结束。

“我看看。”

凯尔开始用手拍打洞穴壁。他一脚踢开挡路的拷打官,继续拍打每一寸的墙壁。看到拷打官,小龙发出低吼,但它仍待在原地,把注意力集中在凯尔身上。

‘凡尼安的最后一道防线应该就在附近某处。’

像其他史坦家族的成员一样,凡尼安极度担忧他在密室里时被闯入的人发现。他造了一条秘密隧道,以在这类事情发生时作为撤离路线。如果拷打官知道这条隧道,他估计早就用上了,但,真遗憾,即便是那家伙也不知道这条道。

‘那本小说里说,这个空坑洼洼的墙上有一块比较平的地方——,啊,在这儿呢。’

凹凸不平的洞壁上有处大约一个巴掌大的平坦区域。尽管凡尼安看着跟得了强迫症一样,而且不会做任何的锻炼一类的事,史坦家族的每一个人的确学过武术。

‘如果你对那个位置施加足够的力,墙就会打开。’

它不是什么魔法装置。相反,纯靠冲击力让装置移动。凯尔转过头去看向那个刚刚进来的人,问道。

“都搞定了?”
“是的。”

崔汉轻轻地把他的剑在空中挥舞一下,甩掉黏在上面的血,然后靠近凯尔。他的目光立刻转向那条龙,并皱起眉头。这是看到一个这么小的生物被鲜血覆盖时的正常反应。当他盯着施虐者时,眼中闪过强烈的敌意。

“崔汉。”

这就是凯尔要出声喊住崔汉的原因。凯尔在汇报时仍怒视着拷打官。

“如你吩咐,我没去管那些逃跑的人员。我也确保所有强壮的家伙都无法战斗。”
“做的好。”

凯尔称赞过崔汉,又指向墙上的那块平坦区域。

“打这个地方。”

“尽全力吗?”

‘你这是要搞塌这个洞穴吗?’

“不。控制你的力量。假装是要在墙上砸出10厘米的凹陷。”
“嗯——非常轻啊。”
“当然。”

非常轻?听到崔汉说出什么凯尔完全做不到,而他就只用使一点劲的事情后,凯尔快速地走到别处。崔汉明白这是凯尔让他抓紧时间,便立刻用拳头打向那面墙。

轰隆!

“哇哦。”
“哦——”

凯尔把龙捡起时,幼猫姐弟正钦佩地赞叹着刚刚发生的事。

吱嘎——

墙中传出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噪声。一个成年男性大小的区域出现在岩壁一侧。凯尔快速地拿起火把。

“出发吧。”

在凯尔的命令下,小猫们爬上崔汉的后背,而崔汉首先步入隧道。凯尔跟在他后面。那条龙仍安静地呆在凯尔怀里,只在呼吸时发出一点的声音。不过它紧盯着凯尔的眼神依旧是恶意的。

并没有任何被拯救后的感激,它看起来充满对被折磨的恐惧感,以及直指人类的愤怒和怨恨。

“停止这样盯着我。”

凯尔随意地对怀中的小龙说。

“啊。有点喘不上气。”

凯尔上气不接下气地试图跟上崔汉,这个看上去完全不会被跑步困扰的人。

‘我要不要让崔汉来带着龙?’

这一米长的龙还蛮重的。如果能得到一个名叫“心之活力”的古代力量,事情就会容易很多。

凯尔用胳膊紧紧地抱住小龙,以防自己生气地把它丢掉。在废了老大劲来营救它之后,他可不能把它留在这里。

而龙只是继续看着他。凯尔的黑衣开始被龙血浸染。

在阴暗狭窄的隧道中奔跑几分钟后,崔汉突然对凯尔喊道。

“有一堵墙挡住我们前面。”
“用和之前相同的力击打墙中心。然后我们就能像说好的一样继续跑路。”
“明白!”

小猫们跳下崔汉的肩膀并立刻跑走。崔汉施加了同样的力量在他的拳头中,打向墙的中心。

轰隆!

这面墙几乎在顷刻间倒塌,并且,他们能看到夜空。他们离开洞穴了。现在,凯尔变成领头人,向四周张望。

这就是他们需要魔法干扰器作用于整座山的原因。凡尼安在这个不为人知的通道入口也放置过一个魔法录音装置。他是个考虑周到的家伙。

凯尔不知道这个入口的确切位置,所以魔法干扰器必须对整座山都起效。

没有多少时间留给他们。他们需要在接下来的一到两分钟内离开那个魔法录音装置的范围。但这应该不是什么难事。

崔汉跟在凯尔身后,或留下入侵者的新线索,或抹去一些他们经过痕迹。独自在黑暗森林中生存这么长时间后,他已经成了个制造和追踪痕迹的专家。从秘密隧道入口处跑离,经过大约两分钟,凯尔看向他的表。

“停止。”

在这片区域作响的警报突然安静下来。那个魔力干扰器已经停止工作。

“呼——”

凯尔深深地呼吸一口,来平复自己砰砰直跳的心脏。环绕着他的心脏的坚不可摧盾在每一次像这样的心跳中积累力量,以防万一。

‘我现在还没打算用它。’

不过,凯尔只是当下不打算用这个盾牌。释放了这条龙,并且在下一个城市与崔汉说再见后,他计划着获得古代力量,“心之活力”,来增强盾牌。只有在那之后他才会使用盾牌。

他现在有时间环顾四周,凯尔低头看向那条小龙。随后,他露出笑容。

之前反叛的视线已经消失了,而小龙此时正用钦佩的目光仰头望着夜空。这是它在四年的生命中第一次见到除洞穴壁以外的的景色。凯尔理解小龙的感受,也想多给它一些时间,但他不能那样做。

他将小龙放在草地上,继续看着它。这条龙回望过去,它的眼神再次充斥着怒火与怨恨,还蜷缩起身体,像是准备好要攻击。

“怪不得它会被连着折磨四年。它完全没可能让步。”

这就是凯尔个人而言很喜欢这条龙的原因。它与他不同。作为一个孤儿,被虐待长大,凯尔,好吧,是金绿秀,他放弃了。在那之后,他不想像崔汉那样作为故事的主角,在一个被他称之为家的地方屈服后,他不认为自己有力量与世界抗争。

“嘿。”

凯尔确保那条龙正在看着他,然后拿出一副手套和一些外形像剪刀的切割工具。它两边的刀刃上都有很多魔法封印来方便剪切。他随后戴上绝缘手套。

这个切割器是他用钱哥的名义租下的两件物品之一,可不是什么用钱就能借到的东西。

‘我不知道您为什么需要这个,但,少爷,希望在首都见面时您还活着。’
‘你认为我会死掉?’
‘我所能知道的全部就是您打算引起一场骚乱。’
‘……闭嘴。’

凯尔回想起曾经与钱哥的对话,随即意识到他四周似乎安静得出奇。崔汉用复杂的眼神看着那个切割器,而小猫姐弟从凯尔旁边溜走,躲到了崔汉身后。

小龙依旧只是紧盯着他。

“啧。”

对于他们的反应,凯尔轻咋一下舌头,向小龙靠过去。魔力限制链由一种像橡胶的物质做成,如果是由金属做的,它就不能适配一条仍在生长的龙。这就是为什么它要采用有一定弹性的材料。

他随后抓住龙的脖子。

“嘶——”

小猫们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不过,考虑到做这件事还是越快越好,凯尔忽视它们并继续下去。切割器直直地向龙的脖子探去。锋利的刀刃在月光映照下泛着银光,而小龙才注意到凯尔的眼神。凯尔的眼神无情而又平静。

小龙闭上双眼。

就在那时,他们都听到了什么东西被剪断时发出的响声。

吱嘎。吱嘎。

魔力限制链在凯尔的手上迸出火星。

“你在期待些什么?”

凯尔对这睁大眼睛看着他的小龙揶揄道,然后脱下一只手套递给崔汗。崔汉戴上手套,凯尔把链子递给他,然后从口袋里拿出药剂。

这是最高级别的药剂,就连它也不能说便宜。凯尔对在临走前几天还去索要零花钱这事感到心里不舒服。凯尔轻啧一声,用犀利的目光盯着这条龙。

“你知道我在你身上花了多少钱吗?”

小龙能听到这个他常听的句子。自从出生以来,他几乎每天都会听到。为什么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你都不听我的?看来你还要再吃点苦头。然后他被打了。他们说他不能去为自己思考,只能按他们说的做,然后继续打他。
然而。

“既然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钱,你最好真的给我好起来,你个蠢货。”

小龙没有感到任何痛苦。

凯尔将一半药水倒到龙的背部,并且将另一半灌倒它嘴里。谢天谢地,小龙没有反抗,将其吞下。

几分钟后,凯尔只能感叹它真不愧是一条龙。它的魔力,与龙心脏同等重要之物,是它力量的源泉,开始在它的体内流动。

小龙身上的所有伤口都瞬间消失了,一个大概是魔力的蓝色光环环绕着它的身体,就像清风。

这个突然发生的转变让凯尔想到这个世界上的龙是多么强大而可怕。

“嘿。”

这条龙现在没理由会感到痛苦。聪明的小龙似乎意识到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因为它的眼神重新焕发出生机。

凯尔向小龙迈出一部。幼龙蜷缩着,继续观察凯尔。凯尔忽视它,问道。

“你现在想做什么?”

凯尔一边看着仍旧沉默的小龙,一边露出笑容。

“我知道你能说人类的语言。你是一条龙。世间存在的最强大而智慧的生物。”

凯尔又问了一遍。

“一旦你获得自由,你打算做什么。”
“……我。”

小龙开始张口说话。它的确知道该怎么说人类的语言。它比人要聪明得多,不可能没有在过去的四年里学会人类语言。

“我。”

小龙能从内心深处感受到。以他现在的力量,他能轻而易举地杀死面前的男人。他畏惧站在后方的那个男人,但他也有可能活着逃走。他得到了自己等待已久的力量。

这就是为什么小龙终于说出了他在过去四年里日思夜想的事情。不过,这是他第一次大声说出来。

“我要活下去。”

不管付出什么代价,他都要活下去。

“我要走了。”

他要离开这里。

他吐露出自己内心的想法。

“我不会被驯服。”
“是的。你是对的。”

凯尔说,小龙说的是对的。

“你是一条龙。一条龙欸。你有自由生活的权力。”

即使是一条四岁的龙也比世界上大多数生物要强大。它有足够的力量自己谋生,并且,通常而言,龙族极度的独立而骄傲。它们通常会在两岁大时打算建立自己的巢穴。这与两岁大的人类幼崽完全不在一个世界里。

凯尔看向小龙的眼睛,它仍不信任人类,然后严肃地开口道。

“我不会照顾你。”

凯尔没理由去照顾一个比他还强的东西。如果要让他留下来偿还凯尔的帮助,实在有太多导致凯尔头痛的可能。这可不比昂和洪,这两个来自猫部落的孩子们。一条龙超出了凯尔能承受的范畴。

这条龙不相信凯尔。

“骗子。人类都很会撒谎。”

愤怒又出现在小龙的眼里。然而,那怒火不是指向凯尔。龙天生就有强烈的自尊心。这种愤怒来自于他的骄傲被人类践踏的岁月。

“我想这是对的。我的确也稍微撒了一个谎。”

凯尔轻松地同意小龙所说的,并接着说道。

“想怎么生活就怎么生活。你想做什么?”
“我——”

这条幼龙将头抬起,看向天空。它与洞穴中的黑暗不同。它也是黑的,但仍有光亮。

“我恨人类。我想要自由。”
“很好。”

凯尔站起来,然后从他的魔法包里拿出一些中等级别的药水和一个小一点的袋子。他把药水装进袋子里,递给小龙。

“自由生活吧。”

小龙漆黑的瞳孔放大,颤抖起来。然而,它的眼神仍然充满怀疑和怨恨。自然,凯尔没有在意。

“这应该足够了。”

他救出了龙,骗过凡尼安,拯救了村子,也多亏小龙让崔汉懂得了自由的含义。
最重要的是,他不用为这条龙负责。他能从它的眼神中看出来,它不想跟他走。这是一个很好的总结。凯尔用满意的语气对他的同伴们说。

“我们走吧。”

他毫不后悔地转过身背对小龙,开始往前走。崔汉安静地跟在凯尔后面,认真地伪造他们的踪迹。小猫们踌躇一会儿,看到小龙把目光从凯尔身上移开后也跟着他走开了。

一旦猫部落的姐弟转身离开它,小龙抬起头来,盯着他们走远。

“……我恨人类……他们是邪恶的……”

出于某种原因,小龙更加关注那个人类的背影,一个以不快的方式被他熟悉并憎恨的种族,而不是它第一次看到的夜空。

跟在凯尔身后时,洪慢慢地靠近他姐姐,昂。

“唔呐,我想他打算跟着我们。”
“嗯哼。我也这么认为。”
“我会有一个弟弟吗?”
“看起来是这样的。”

小猫们说着悄悄话,但凯尔对他们的想法嗤之以鼻,回击道。

“没门。龙极其骄傲,永远不会屈服于人类。再说,这条龙讨厌人类。”

昂看上去不同意。如果猫能摆出嘲讽脸,那它可能就是昂现在的表情了。昂摇摇头,小声嘟囔道。

“……我不这么认为。”
“……嗯,嗯。”

洪回头看去,然后对姐姐的话表示赞同。黑龙仍然朝他们所在的方向望着。洪现在很有十分确信,这条龙将稍微享受一下它的自由,然后在未来与他分享牛肉。
凯尔对两只互相窃窃私语的小猫命令道。

“去把那个球拿回来。”

姐弟俩跑去拿圆球,这样他们就能吃到更多的牛肉。凯尔连看都没看姐弟一眼,拍了拍崔汉的肩膀。

“做得不错。”

今天应该是崔汉第一次拯救些什么。之前也有过那场和强盗的战斗,但那更像是保护而不是拯救。

当然,发生的事从小说中的从疯龙的怒火中救下村民,变成拯救他在小说中杀死的龙,但这儿最重要的事情是他“拯救”了一个生物。

“凯尔大人。”
“什么。”

喊出凯尔的名字后,崔汉沉默一会儿,最终再次开口说道。

“凯尔大人,如果那条龙认定跟着你就是它想过的生活呢?”
“这永远不会发生。”
“如果。只是假设性的说辞。”

“假设的?”

凯尔思索一会儿,然后轻轻地回答。

“我不会去想如果,或者已经发生的事情。”

但不知什么原因,凯尔突然打了个冷战,并且自从离开小龙后第一次回头看去。谢天谢地,黑龙不见了。

凯尔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然后回到旅店去睡觉。这就是为什么他不知道小龙第一次使用了变隐形的魔法,而且坐在窗前很久才离开。小龙紧紧地抓着凯尔给他的那袋药剂。

第二天,凯尔从清早开始就得处理崔汉的问题。

“凯尔大人。我们将在几天后到达一座城市。那就是中间点吗?”

差不多是时候让崔汉补完他的“报酬”,也就是凯尔曾经说过的事情。

这也意味着凯尔即将要为自己获得另一种古代力量。在小说中,斯坦侯爵家族的长子,也就是被凡尼安赶走的那个人,会在大约一个月后找到这种古老的力量。它是他的最后一丝希望,但,不幸的是,它到头来是一个他无法使用的力量。

【锈木】

<< Previous Chapter | Index | Next Chapter >>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